‌·

极飞科技CEO彭斌用科技的力量来推动农业的现代化和智能化:

做农民心中的“钢铁侠”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年03月09日        版次:GA07    作者:尹来

    彭斌做无人机,让爱好变成了事业。南都记者 谭庆驹 摄

    在“中国农化第一展”———中国植保“双交会”的现场会上,彭斌发了一条朋友圈:做农民心中的“钢铁侠”。会场上,极飞刚刚发布的3款P系列植保无人机受到了参会者极大的关注。

    今年已经是极飞成立的第12个年头,进入农业领域的第6个年头,到2017年9月止,极飞的营业额已经超过两亿人民币,作为极飞科技创始人兼C E O的彭斌在极飞科技年度大会(X A A C )信心十足地表示,“这次发布新产品之后,年底营业额有望突破3亿元!”

    从整个农业植保市场来看,这些数据并不起眼,但纵观眼下国内的无人机植保领域,极飞确实已经具备了当国产“钢铁侠”的实力。

    创业

    希望找到一个安放自己野心的地方

    彭斌是一个航模爱好者,所以,做无人机这件事,让他的爱好变成了事业。

    2007年,他创立了极飞科技,那个时候他还没想过“无人机”的概念,更甭谈商业模式,只是一个航空爱好者造出来的航空模型,把它卖给发烧友进行组装玩乐。

    2012年,无人机的市场突然火了。“在此之前,无人机就像个小孩,特别任性,有无限可能,什么都行,也什么都不行。2012年,它逐渐成熟了,也需要做出抉择了,就像一个长大的孩子,需要填大学志愿。”彭斌说,这时候他把目光投向实用领域的冷门志愿,在长长的名单中,初步筛选出农业、林业、物流、警用、电力六个领域。

    “飞翔是我的爱好,看着无人机飞起来的感觉特别好。”当爱好变成了事业,情况会变成什么样?面对记者的问题,彭斌笑了,“也不是不爱了,但爱好的点是有些变化。以前是单纯喜欢飞行的感觉,现在是想改变这个行业。”彭斌说,创业这么多年,无人机对于他而言,早已不是一个娱乐性的产品,而是可以改变世界的工具。“可以说,我的爱好转换了。”

    实际上,彭斌从不讳言过往创业路上走过的“弯路”。极飞科技曾经试图成为过一家大而全的“商用”无人机公司,也曾经在物流无人机上做过积极的尝试。“我们当时和顺丰合作,已经做了5万多个架次的试飞。”但最终,一条路都没有走通。

    A轮融资后,极飞几乎一直处在“消耗”的状态下,鲜有的销售,于事无补,数据也并不好看,2000万美元的资金只能够支撑他们到2015年年底了。

    在这个最尴尬的时间,留在极飞面前的还有“农业”这一条路。当时极飞农业无人机项目在新疆的落地推广还算顺利,所以极飞把研发火力集中到了这款产品上。

    “所有创业者在初期,都是打满鸡血的,感觉自己无所不能,我们当时就那样。”回首当初,彭斌用“年少轻狂”四个字概括了当时的自己和当时的极飞,可他又话锋一转,“不过,创业者都是有攻击性的,我们要做的,无非是找到一个可以安放自己野心的地方。”

    尝试

    把梦想放在希望的田野上

    开始,彭斌和几个创始人只是在无人机上加装“矿泉水瓶子+汽车雨刷喷头”来验证无人机植保的可行性。随意捆绑的绳子、一层又一层的胶带,他们活生生将一台无人机改装得像小学生的手工课作业。

    当方向确定,产品也整合完成后,最后一搏的极飞面对的却是一个没有现成销售渠道,甚至没有直接客户的市场。“2014年的时候,我们卖过一年植保无人机,但发现大部分买无人机的人其实只是为了去拿国家的补贴,他并不是为了做植保、打农药、挣钱。”

    买东西的人,却没有用的需求;有需求的人,却不会来买价格较高的无人机。彭斌敏锐地察觉到这个市场的不正常所在,而这正提供给了他可以改变的可能。

    “我就想,能不能我们建立自己的服务团队,以重资产的运营模式来打开和培养市场。”于是,极飞科技成立了一个子公司“极飞农业”,专门给地里的农民们做植保。

    就这样,极飞的植保无人机在农田里一点点地“生长”起来。即便是C E O的彭斌,也有过在新疆农田里打农药的经历。

    酷爱航拍的他最初用遥控手飞了一次农田,汗水和四处飘散的农药不仅浸湿了他的短袖,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神有问题,枯燥的往复飞行更让他提不起兴趣,“没有年轻人会愿意干这样的活的”,这一次也让他对无人机自动化的需求理解更深刻。

    于是,极飞开始设计出第一台,无需手控,自主精准飞行的植保无人机;再到通过无人机测绘,免去作业人员围着农田跑的人工测绘;最新推出的“云RT K”技术,更是免去了部分基站架设的工作……硬件的多次迭代也让极飞的无人机在农业植保领域越来越专业,也越来越简单好用。

    在经历过2015年和2016年两个农业生产季之后,2016年10月,极飞的植保无人机终于有人青睐。越来越多“90后”组成的植保团队参与了进来,他们被极飞称之为“新农民”。

    “把有活力的年轻人引回到农村去,才能把新的资源、新的资本都带回农村去。”彭斌认为,极飞就如同一把打开农业智能化的钥匙,给未来农场带来了无限可能。“我们已经是第四个年头在农业领域了,虽然现在看,无人机在农业植保服务领域才占比1%,还是很初期的市场,但回看3年多,每年市场都在高速增长中,我相信,再有两三年时间,农业植保无人机市场还会有大爆发。”

    发展

    植保无人机的“未来农场”

    在2017年广州极飞科技的新品发布会上,打出了“未来农场”的概念。这无疑彰显了极飞对于国内农业市场具备无限大可能的积极态度。

    在5个多小时的发布会上,彭斌站在台上,一口气发布了极飞的3款新飞机,以及大量的配件产品和技术升级,他每发布一款产品都会引来底下一片打call声。

    他还正式推出了农事服务的人工智能引擎。农民只要拍一张病虫害的照片并上传,人工智能就可以立刻识别出来,并指导农民生产。

    “极飞农事服务目前仍是一个孩子,仅仅完成了对20万张照片的深度学习。”彭斌对于这个“Baby”显然给予厚望,2018年,极飞将拿出2000万元,向他们的用户、农民购买2000万张照片。“相信经过更加大量数据学习的农业人工智能,一定会有更大的进步。”

    为什么一家农业无人机公司会想做这么多飞机之外的事情?或许是因为即便是当了这么多年的CEO,彭斌依旧没有忘记自己内心的情怀。“情怀就像梦想一样,是必须要有的,如果一家公司没有情怀没有梦想,就没有远处的着眼点的。情怀就是长远的价值观的输出。”

    “创业者都是想改变一些什么,创业不仅仅是赚钱,只为赚钱那就只是做生意,我们过往总认为,农业是个还相对较为落后的产业,农村的人口越来越少,年龄越来越老化,可农业还是我们整个国家的根基所在。所以,极飞是希望把更多智能化的产品应用到农业里面去,用科技的力量来推动农业的现代化和智能化。”

    彭斌一直深信无人机给农村带来的积极影响,例如缓解农村劳动力缺乏、提高农村机械化程度、利用大数据帮助农作物生长等,并努力推动这种积极影响的产生。但他同时也关注,用户的短期收益和市场盈利能力。“极飞会不停跟大众和客户讲未来怎么样,但也要给他们带来短期的利益回报,比如他用我们的设备在农田里能够服务好农民,挣到钱、改善他自己的生活;经销商能够代理产品挣到钱,这才是他能坚持跟你谈理想和情怀的原因,这两者的平衡就在这里。”

    而今,随着行业巨头的进入,植保无人机的市场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彭斌却觉得,越有竞争者,说明市场越受人追捧。“仗是要打的,谁管理得好,谁就能赢。”

    他是谁

    彭斌,80后,广州极飞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自小喜欢航模与机器人,并成功从航模发烧友转变为无人机从业者,带领极飞向农用无人机领域发展,深信无人机对生产生活带来的积极影响。

    他的雄心

    我们过往总认为,农业是个还相对较为落后的产业,农村的人口越来越少,年龄越来越老化,可农业还是我们整个国家的根基所在。所以,极飞是希望把更多智能化的产品应用到农业里面去,用科技的力量来推动农业的现代化和智能化。

    本版采写:南都记者 尹来 实习生 叶芷晴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