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学借书”APP:这才是真共享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7月20日        版次:GA02    作者:兽兽 老唐

    茶煲家系列漫画 □老唐

    众议苑                                                                   兽兽(作家)

    如今,一种新的“共享图书”方式在广州小学生圈里流行起来,这款分享软件叫“同学借书”,开发者是四位小学生的爸爸们,他们的初衷很简单———让孩子的图书“动”起来,让孩子享受分享阅读的乐趣。作为一个基于班级小圈子的分享平台,所有注册成员汇集在一个班级里面。小朋友只要在书库中找到感兴趣的书,确定借阅后,可以在平台上完成操作,系统会给拥有书的同学发送提醒信息,经图书的拥有者同意后,便可完成线上操作。

    据报道,这款APP上线后就赢得了良好的口碑,通过家长们口耳相传,目前注册用户已遍及广州约30所学校,甚至有北京的小学也加入进来,动员学生安装。这款APP不仅有图书分享功能,还通过软件设计提供“捐书”功能,让其他地方,尤其偏远地区的学生,也能读上城市学生手中的读物。应该说,比起时下火爆,各种冠以“共享经济”,实为变相租赁的产品,“同学借书”这款APP更能体现“共享”的本质和真意,那就是互惠互利,免费。在设计理念上,这款APP通过交流来促进阅读,不仅符合小学生学习心理,也有助于青少年树立起利他、共同进步的价值观。

    作为一个阅读者,我觉得“同学借书”不仅对小学生有益,对于成年人改善阅读和藏书习惯,也不无启发。古来中国的读书人中流传一句话,叫“独学无友”,还有一句,叫“转益多师”。在阅读上互相促进、互相鼓励和互相交流,就是“转益多师”的一种方式。对于个人藏书者而言,如何组织和管理越买越多、越存越多的纸质和电子图书资料,就成了一个大的问题。

    以我自己为例,目前的阅读状态,可以用网上流行的一句俏皮话来形容,即“买书如山倒,读书如抽丝”。说是“书虫”,不如说是“囤积癖”,还发生过从书友那儿借同一本书两次的糗事(他忘了我也忘了)。如何减少这样的囤积?可能还是得靠袁枚《黄生借书说》里的那句老话:书非借不能读。

    为什么借来的书,往往读得更快?因为一来有还书压力,若是借图书馆的书,超期还要扣钱;二来借阅有限制,若不还旧书,就借不了新书;第三,过去在大学图书馆借阅,往往同一本书,同系同班的同学,大家都急着用,不尽快读完,别人会给压力。可以说,借书作为一种“良性的压力”,对于促进阅读,确有帮助。

    不仅如此,“同学借书”APP还在其他几方面降低了爱书读书人借书的顾虑。一是借书者担心别人弄脏弄坏自己的书。为此开发者设置了奖惩机制,若一位同学随意破坏书,被其他用户记录在案(类似信誉度点评打分),以后没人愿意借给他。二是书友之间的借还,常常有人有意无意“忘记”还书。当然,打借书条是一个办法,然而借出者若疏于管理,天长日久,也会成一笔糊涂账。“同学借书”APP用电子登记的办法,也有利于加强督促和管理。

    而在我看来“同学借书”APP最大的优点,是它通过共享软件的聚合功能,让有相同兴趣的学生就感兴趣的主题和图书进行交流。毕竟,书是拿来读的,加快书籍的流通,让手中的书“动起来”,并不等于书被很好地使用、阅读和消化。这样的情况下,通过软件结成读书小圈子、阅读小组,以交流促进阅读,就显得尤其重要。一方面要大量阅读,另一方面也要读书得法。关起门来读书,不同人交流,很可能误读而不自知。如此,书中到底有“黄金屋”,还是万丈深渊无底洞,真还不好说。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