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缺乏安全感时我如何打开的哥的话匣子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6月27日        版次:GA15    作者:赖河

    都市笔记 赖河(公司职员)

    平心而论,坐车的总是比开车的要舒服,当然前提是开车的人技术要好,兼且要有十足的服务意识。就像吃遍大江南北,终究还是觉得粤菜最合口味,坐遍五湖四海的出租车,终归还是喜欢北上广深等大都市里的的士,为着车新,人好,技术高超兼且童叟少欺。

    在广州打的那么多年来,发现司机也是颇有区别的。早些年坐的士,经常遇到听粤语老歌的老司机,翻来覆去地播自己的那张老碟,无外乎谭咏麟、许冠杰之类的,兴头上来,还会给我这种小年轻扫盲,好让我带耳识泰山。那个时候就惊觉好像每个人关于音乐的记忆都停留在了一二十岁时候听的曲目上,再难转移,一问才知道原来他们也迷惘谁是王菲和周杰伦。

    这两年坐广州的士,不时遇到些二三十岁出头的小青年司机,多半不爱听歌,多半在玩手机微信,如果你不主动,对方可以全程大半小时边看手机边演哑剧。偏偏我又时常一个人在珠江两岸来回东奔西跑,遇到这种情况我多少会有点发毛,时常觉得没有声响就没有安全感,就会想到什么就扯什么:涨价的石油、贬值的钞票、买不起的房子和生不下来的孩子,巴拉巴拉百无禁忌。

    对于一再装酷,闭口不言的司机,我的绝招是扯出广州共享汽车与出租车水深火热的残酷竞争。这时候情况会变得有点像踩到了一条隐形的尾巴,就算是演惯默剧的卓别林在开车,也会瞬间爆发成栋笃笑上身的黄子华,于是我就收获了我的绝地大反攻,司机小哥手舞足蹈,眉飞色舞巴拉巴拉地开讲,从政府管理、法规缺失到垄断竞争喋喋不休,我调整位置洗耳恭听,余程30多分钟都很有安全感。看来在现今时代,每个孤独的个体都憋着一肚子的苦水,别伊不抗议,就当伊是省城里踽踽独行的哑巴。

    当然,偶尔也会遇到这一招没用上的情况。前几个月和总经理出去应酬,因为老总早些年打拼的时候把胃喝坏了,同去的女同事则是逢酒必过敏的体质,于是接酒杯子这种重任就落在了我头上。不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而是经验尚浅还不懂得推杯换盏、左右逢源,于是一个人喝了至少大半瓶白瓷瓶子装的国酒佳酿,酒席散去的时候,自己拦了辆的士回住所。

    闷了一身的酒气,只能处于大脑短路言语缺失的状态,司机倒是主动发问了,喝醉了吗?我没多想就随便答了两句,差不多吧。下车的时候,我先出了车门,再透过窗子把一张百元钞票递给他,不想那司机收了钱后迅速一脚油门踩到底,留下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车子与钞票一同朝着灯火璀璨的珠江对岸绝尘而去。我站了一会,脚步凌乱地扶着路边大树找个地方坐了下来,然后在新港东路的花基边开始翻江倒海地清空肠胃,感觉喝下去的1000多元钱像浑浊的瀑布一样径直倾泻出来,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像硬币在叮当作响。

    我想我错了,在这么缺失安全感的关键时刻,我怎么就不记得和司机扯他那共享汽车的残酷江湖了呢。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