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别忘了先贤给南粤文化“带的盐”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5月19日        版次:GA02    作者:曾德雄

    众议苑

    曾德雄

    (广州市人大代表)

    5月17日,南粤先贤馆正式与公众见面,这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南粤先贤馆30多年前就提议创建,记得在广州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就听单位的领导和同事谈起过,主要是一些研究岭南文史的专家,他们在做跟先贤馆有关的课题,好像在研究具体的实施方案,比如人物的遴选,等等。

    我还没有进去参观过,只是前两年跟市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们一起去“视察”过,那时还是一片工地。虽然不知具体是哪些人物,但有一点是明确的,那就是以人物来展现岭南地区的历史文化,毫无疑问更具象、更生动,对于公众了解岭南文化是个相当不错的途径。此外,广州正在建设博物馆之城,南粤先贤馆的建成无疑对之大有助益。

    不同的人去参观肯定会有不同的收获,我最感兴趣的是岭南在中国版图上的位势演变。以广州为例,历史上广州在中国地理版图上的地位发生过很大的变化。鸦片战争以前,广州偏居一隅,属于岭南瘴蛮之地,不入中国社会的主流,不仅地处偏远,习俗亦大异,恰如宋人咏广州诗句云:“地穷山亦断,烟水是封圻。外国衣装盛,中原气象非。”但鸦片战争改变了这种局面,鸦片战争对中国文化的冲击和改变是全方位的,其中之一是彻底改变了我们的地理想象,中国已然不再是“天下”,而“天下”却已变成“诸国同时并域”,中国只是其中之一而已。与此相关,建筑于“天下”地理想象基础上的“天下无外”、“人心无外”的传统“大一统”皇权观念就失去了现实根基,“无远弗届”的君权独尊也变得几近痴人说梦。

    与此相应,广州在中国地理版图上的地位也完全发生了变化,不再地处偏远,反而因其地理位置的特性由从前的边陲蛮荒之地一跃而成为接触、吸纳西方外来文化的最前沿。如果说鸦片战争打开了中国的国门,中国从此开始了对外开放的漫长历程,那么广州就由从前“孤云远帝乡”、“天遣南游天尽头”的偏远蛮荒之地一变而成为中国对外开放的桥头堡,西方文化,包括西方科技、教育、医学、建筑、宗教、新闻、艺术、饮食等等,无不先登陆广州,然后再在内陆地区扩而广之、发扬光大。

    现在广州的城市定位又有了新的变化,定位为枢纽型网络城市、国家重要中心城市、全球资源配置中心、全球重要节点城市。这些变化显然是因为中国的全方位开放格局已经形成,广州作为对外开放桥头堡的地位变弱,但作为国家重要的中心城市代表国家参与全球竞争与合作的责任却大大增强。对广州的关照已然不再是中国视角,而变成了世界视角。

    从广州城市定位的这些变化,全球化以及中国参与全球化的脉络清晰可见。这样的历史脉络相信在南粤先贤馆的那些人物事迹身上都会得到生动的展现,我想这恐怕正是那些先贤们想要告诉我们的———只有读史才能明智,只有鉴往才能知来。

    茶煲家系列漫画 □老唐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