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前记忆靠抄书 现在全凭手绘图

●广东药科大学“神课”,爆出一票手绘解剖图“大神”●即便从来没有学过画画的学生,也常常给人以惊喜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4月20日        版次:GA14    作者:尹来

    广东药科大学基础学院人体解剖学开出一门“神作业”,学解剖还非得画画才行。更没想到的是,“神作业”还做出了“神人”,学生的解剖美术作品堪比教科书。广东药科大学人体解剖学教研室副教授张黎说,画得不好不影响作业评分,“毕竟,我们是学习解剖,并不是考画功。我们每份解剖图上都需要学生标明部位名称,你标注准确了,就可以过关。”另外,张黎发现,其实真正画起来,即便是从来没有学过画画的学生,也常常给人以惊喜。

    背得滚瓜烂熟

    却没办法找到正确位置

    广东药科大学基础学院人体解剖学开出的“神作业”,是手绘各种人体解剖图。“现代医学教育分理论和实验两种。理论课是抽象的知识体系,学生最需要的就是记。我们以前惯用的学习方法就是抄书,但这可能会与实际脱轨。”广东药科大学人体解剖学教研室副教授张黎说,他的课堂上就曾经有一个同学,将胸骨角的定义背得滚瓜烂熟,但现场考他,他却没办法在自己的身体上找到胸骨角正确的位置。

    “自己手绘一遍就不一样了,通过绘画的形式,学生对器官和人体的感受会更为直观,教学质量也明显提升了”。张黎说,这份作业经常是在预习时布置,人体很复杂,实验课的上课时间也有限,让学生们提前画一画,能很好地提高课堂质量。

    张黎自己也开了一门叫《人体表面解剖学》的大学城互选课。因为上课形式活泼,内容生动,张黎的课在大学城从来是一“位”难求。2014年《人体表面解剖学》就成为大学城互选系统所有课程里选修人数最多的一门。2015年该门课程再次开放70个外校名额,结果,一下全被抢光了。在这堂课上,不少学生是其他学校或非医学专业的,但张黎也鼓励他们尝试手绘人体的解剖图。

    没有美术基础

    画得不好不影响评分

    上解剖课居然还要画画,那没有学过美术的人画得很难看怎么办?张黎老师笑笑说,首先,画得不好并不影响作业评分。“毕竟,我们是学习解剖,并不是考你的画功。我们每份解剖图上都需要学生标明部位名称,你标注准确了,就可以过关。”另外,张黎发现,其实真正画起来,即便是从来没有学过画画的学生,也常常给人以惊喜。

    广东药科大学预防医学大一学生叶沛林从来没有学过画画,学习这门课八周时间,他作业本上的每一份解剖图都画得像模像样。“他画的人体器官比例形状都掌握得不错,图形十分准确。”张黎评价说。叶沛林说,一开始画时确实不太熟练,“一般会先看一遍书,记住大致的结构、位置,然后动手画。”经过八周的“历练”,现在大概只需要10到15分钟,他就能画出一幅简单的解剖图。临床医学大一学生叶倩怡也没有任何绘画基础,她表示,第一次画的图“完全不像”,扔掉两三次后,解剖图便慢慢有了样子。“现在自己做作业画画也很开心,耐心被培养出来了”。

    两位同学都表示,平日并不会把画画当成一种消遣,但画解剖图让他们都觉得很有趣。“我自己当年读书的时候,也是晚自习拿着红蓝铅笔,在作业本上用点和线条勾勒出人体结构,我还记得每次画晚了只能翻墙回宿舍。”张黎笑着说,每一幅自己手绘的人体解剖图至今都记忆犹新。“我觉得我这个不仅仅利于教学,这些孩子说不定能发现自己新的天赋。”

    背景

    人体解剖学绘图大赛吸引外校外专业学生

    不过,张黎的这项“神作业”也遇到了不少异议。“每年我上第一节课,在课堂上宣布这个作业的时候,台下学生都是一片叫苦连天。对阅卷老师来说,也增加了他们的工作量,会有些老师觉得麻烦。但坚持做下来之后,大家都会发现教学质量的明显提高。”

    从2015年开始,不仅仅是作业,广东药科大学甚至举办起了人体解剖学绘图大赛。第一届就收到了110幅作品,经过学生评委和教师评委的共同评判,最终有50名学生作品获奖。2016年,举行了第二届人体解剖学绘图大赛,这次,不仅是本校学生,不少外校外专业的人都赶来参加。“广州大学有位学机械电子的学生,画得也很好,还有广工桥梁设计专业的学生也来学。”南都记者在获奖作品中看到,来自华工医学影像2015级的黄谋潇就以一幅人体正面解剖图获得优秀奖。他的解剖图还颇有意境,画了一个人仰天长啸的姿态,该图被取名“无奈”。

    背景

    书本上的解剖图 并非就是唯一的

    解剖图难道不应该是教科书式的,还可以画得有意境吗?“其实我画的时候就会带进我自己对于这个器官的理解。”在本届人体解剖学绘图大赛中获得特等奖的广药预防医学大二学生秦鸣妍就认为,解剖图也并不意味着就要跟书上画的一模一样。“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我夸张画一些器官,是希望能表达这个器官对于人体的重要性和它的功能性。”秦鸣妍说,自己画这幅图时正是考试前期,面部对于她来说是最复杂难记的,第一天她通过自己的记忆勾画出整个轮廓,第二天上色,到了第三天完成整个作品,所有知识点也随之记忆下来了。

    张黎对学生的这种理念表示了赞同。“人和人有差异,器官也是一样。胃这一个器官其实都有三种形态,不同人的颅骨都长得不一样。所以,解剖图不一定要逼真和像,就算逼真和像都未必准确。”张黎说,解剖图最关键的是结构要准确,在此基础上,鼓励学生画出实际情况,画出差异性,这样反而是最好。“我们现在就打算,到第三届绘图大赛时,能否让学生来进行创造,而不是只对照书本。”张黎说,把解剖图画得更有美感,更有接近性,也非常适合进行大众科普。“我们现在经常说医患关系紧张,紧张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患者并不懂医学知识。如果这些科普性的东西做到位,患者也更容易理解,为什么要在这里动刀,为什么要做这个手术,这样效果会更好。”

    采写:南都记者尹来实习生王彤 通讯员 黄林幸

    本版图片(小图)均为学生作品。

手机看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