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拆了收费站的洛溪桥 值得建个小型博物馆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3月24日        版次:GA02    作者:王则楚

    来论 □王则楚(省政府参事)

    矗立在广州洛溪大桥桥南29年的收费站前日开始拆除了,施工人员说,剩余工程将争取在一周内结束。我心里认为,普通收费公路这样一种公路建设的模式,随着洛溪桥收费站的拆除,将一去不复返,成为一段中国公路建设的历史。

    “贷款修路,收费还贷,还贷结束,还路于民”,这种模式曾经大大促进了广东公路建设。在改革开放初期,“路通财通”,随着公路建设速度的加快,广东的经济也得到了快速发展。广东成为中国GDP总量第一的经济强省,应该讲,收费公路在广东快速发展里是有自己的功劳的。

    但是,到了上世纪90年代后期,随着轿车进入百姓家,路桥收费站过多过密,已经引起了老百姓的强烈不满。记得当年走广深公路去新塘,要路过收费站,还要洗车,才能过去。经过收费站的新塘的中巴售票员就是不买票。当大盖帽来查,要他们出示驾驶证、行驶证时,那位女售票员还顶回去:“你以为你是真阿S啊?”国家也对收费站过多过密开始整改。收费公路的高收益引起了社会的关注。

    这时候,洛溪桥的收费也引起了住在广州大桥边上的我这个民盟盟员的注意,曾任民盟主席的张澜就是历史上四川保路运动的领袖。路权是一个国家的行政权,外国列强侵略中国,首先就掠夺中国的路权,中东铁路、胶济铁路都是我们心里的痛。收费公路促进了公路建设,但很明显,它像鸦片一样,一旦吸上了,就会上瘾,慢慢的一修公路就想着收费。这就是广东收费公路发展到21世纪的状况,如果没有监督,这种状况就会恶性膨胀下去。洛溪桥就是值得我去监督的一个案例。

    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在媒体的报道和霍英东先生的支持下,在广州市人大、市政协和市政府的支持下,省审计厅严格审核洛溪桥的收费情况,终于在2005年的7月1日,广东省人民政府取消了洛溪桥的收费,成为全国第一条取消收费的收费公路。这表明了广东省人民政府的态度:广东公路不会因试行收费公路而上瘾,我们一定会及时收手,让公路还其公益性的本质。

    随着《公路法》的制定,随着国务院《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的实施,随着燃油税的开征,国家在不断规范公路建设的管理。广东一方面在市民不断的监督底下,进一步推进取消收费公路,如促成花都区的普通公路整体取消收费;另一方面政府通过年票制统贷统还减少收费站的设置,再通过年票的互通互认进一步减少收费公路的收费。这两年针对全省各地违规实行年票,再次形成取消年票的一个舆论监督的局面,终于在20 17年全省取消了收费公路的年票制收费。

    面对因完成了历史使命而被拆除的洛溪桥收费站,我无限感慨:不管是谁,没有人民的同意,公路的路权决不能继续由他们长期收费下去。现在,不是依然有人还在为华南快线的三期建设尽快立项呼吁吗?我们完全同意,但我们要坚持的是,华南快线三期必须由政府建设,免费给市民使用。我们要不断推进国家燃油税首先用于公路建设维护,逐步推进高速公路收费的取消。

    为了记住这段公路建设的历史,在拆除收费站的时候,最好保留一个有代表意义的收费站。洛溪大桥在收费站拆除后还要扩建,应该收集所有有关资料,包括霍英东捐建的石碑,修建个小型博物馆,让后人不会忘记这段即将尘封的故事。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