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限外”谣言为何屡禁不绝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2月07日        版次:GA05    作者:陈扬

    陈Sir扬言(第1912期)

    “限外”不管是“限时段限路段”还是“一刀切”,都必须更精准解决外地专车对广州交通大局的干扰。

    最近,一个关于“广州终于限行了”的帖子再度疯传朋友圈,文章假模假样附上“2016年外地车牌限行规定”图片,甚至以“广州市人民政府2015年12月2日”的落款为最新卖点。对于这个影响范围极广的谣言,有城中记者询问了广州市交委意见,得到的回复是:市交委主任陈小钢数日前已在会上提及相关情况,目前没有更多内容发布。而这所谓“相关情况”,也就是今年2月,陈小钢表示“广州存在限行可能,但不会突然宣布”,“因为有信心通过跟市民充分的交流,形成共识后再实施”。那么问题来了,“限外”谣言为何屡禁不绝?

    不知道是事有凑巧还是纯属偶然,本月4日下午,广州市重大城建项目公众咨询监督委员会就广州交通拥堵情况召开研讨会,讨论修改《关于广州交通拥堵情况的专题报告》,21名委员参与现场投票表决,结果20票赞成1票反对,建议实施有条件的“外地车错峰出行”,将形成专题报告呈交市政府。总而言之,看起来广州离“限外”又迈进了一步。

    从表面事实看,广州“限外”议题来自两件大事,第一是限牌。没有限牌就没有限外,这是显而易见的。而且高价拍到车牌的市民对于挂外地牌的车辆在广州通行无阻忿忿不平的情绪谁都可以想象得到。第二是专车在广州的井喷式增长———很多专车司机开的就是挂外地车牌的私家车。据媒体报道说,有证据表明,专车中的外地车剧增与广州近期的拥堵加重有着明显的直接关系。这个现实,也使饱受塞车之苦的市民对于限外发出了更加强烈的呼声。

    假如挂外地车牌的专车是造成近期广州交通拥堵情况恶化的祸首,那么,限外必须精准打击,而不能对外地车一刀切、一锅端。我的理由很明确。事关低下阶层民生的批发市场和事关广州光辉未来的总部经济都经不起“限外”这个重大的打击,且不说广州作为省会城市对全省人民所肩负的义务。必须重申,如果广州禁绝了每一辆进城的外市籍机动车,广州也就堵死了自己发展所有的道路。

    据我所知,互联网打车平台在广州虽然大行其道,但目前还没有获得合法身份。如果精确瞄准打车平台中的外地车问题,广州交通管理当局与各种互联网打车平台之间的谈判空间还是非常巨大的。当然,“谈判”不一定是很精确的表述。换言之,如果禁绝所有互联网打车平台,则专车中的外地车对广州交通造成的困扰将不复存在,“限外”就成为了多此一举;假如给互联网打车平台在广州以生存和发展的一席之地,那么,责令其经营者自行禁止外地车加入必须成为先决条件。否则,“黑狗得食白狗当灾”的逻辑是荒谬的。

    交委主任曾经表示要通过跟市民充分的交流,形成共识后再实施限外。这里面有个问题,一般来说,广州市民一般都会本能地站在自身眼前利益的立场上来选择自己的立场,最直观的想象就是“假如没有了外地车广州就不堵了”。至于外地车都进不来广州的生意会更好做还是更难做,城市的竞争力会更强大还是会被削弱,这在市民的考量中都很难有太大的权重。公咨委最近的投票一边倒就是一个证明。其实,“限外”不管是“限时段限路段”还是“一刀切”,都必须更精准解决外地专车对广州交通大局的干扰。□陈扬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