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最长命的临建”到“最短命的亚运广场”,如今“双鱼”雏形初露

还记得17年前的宏城广场吗

作者:魏凯 赵安然 谭希莹 黄集昊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4年12月15日 星期一    编辑:南都   版次:GA01   版名: 广壹周
字号:T T
最初,它以广州最长命的临时建筑而广为人知,从19 9 7- 20 0 9年,它是地面上三栋两三层的低矮建筑,每天有数万番禺新移民在这里等楼巴顺带逛街;接着,它又变成了广州最短命的亚运公园,2 0 10 - 2 0 12年,它是一片绿化广场,有假山水池和国旗广场,还有孔子和苏格拉底下棋的雕塑;现在,它即将成为高端商场,里面会有世界级的奢侈品牌,也会有水池喷泉和下沉广场,名字也从过去的宏城广场改成天环广场。

    2014年12月11日,从空中俯瞰正在建设中的天环广场,“双鲤鱼”形态呼之欲出。南都记者 张志韬 摄

    最初,它以广州最长命的临时建筑而广为人知,从19 9 7- 20 0 9年,它是地面上三栋两三层的低矮建筑,每天有数万番禺新移民在这里等楼巴顺带逛街;接着,它又变成了广州最短命的亚运公园,2 0 10 - 2 0 12年,它是一片绿化广场,有假山水池和国旗广场,还有孔子和苏格拉底下棋的雕塑;现在,它即将成为高端商场,里面会有世界级的奢侈品牌,也会有水池喷泉和下沉广场,名字也从过去的宏城广场改成天环广场。

    站在天河路上望去,宏城广场的建筑外形已经初显,广场顶部网状钢结构形似首尾相连、神态灵动的双鱼。它的设计者英国贝诺建筑设计所在其官网上解释,双鱼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象征富足和繁荣,把它们放在广州新中轴线上,寓意“如鱼得水”。

    仅仅17年前,这里还是一片普通的两层建筑群,但现在它已经立志成为广州高端商场的新地标。城市急速变迁的浪潮已让人难以想起它曾经的容貌。

    在时间的长河中,这一块面积不过5万平米的土地上驻足的人来了又走,新移民在这里等待回家的楼巴,投资客在这里收获了人生第一桶金,市政府将其视为经营城市的宝贵资源,地产商则计划在这里打下财富的金山。

    趁着宏城广场即将落成,南都记者通过寻访宏城广场在历史和现实中的当事人,带你重新认识这块土地。

    1997年

    炒铺客挖到第一桶金

    三名投资者从城建手中拿到地块开发权,建成临时商业广场放租

    上世纪90年代,作为建设广州天河体育中心的回报,宏城广场地块划拨给了当时的广州城建集团(后改名“越秀地产”)。城建集团原本计划在此兴建78层超高层,但因亚洲金融危机的忽然爆发,广州房地产市场陷入困难,超高层的规划方案搁浅。最后,由三位私人投资者从城建集团手里拿到地块的开发权,建成临时性的商业广场对外放租,项目于1996年11月动工,次年竣工,最终建成两层建筑、超过200家商铺的临时商场。

    尽管只是一个临建,但当时宏城却有着全新的理念———休闲购物模式。整个广场按照欧洲小镇的设计风格,规划了A、B、C三个主题区,A区是做饮食,B和C区是做零售,其中C区的面积最大,有纯购物的商铺,有特色经营的小店、有风味的美食,有休闲的长廊。建筑前面则是一个大广场,可以举办大型活动,后面则是大型停车场。

    数年后,当时的投资者之一、现天河电脑城的老板范国强曾表示,“我真正的‘第一桶金’是投资500万元搞宏城商业广场,半年后就收回了投资”。然而,一位当年曾全程参与宏城策划招商活动的地产人士告诉南都记者,当年起步期招商非常艰难——— 虽然和天河城相比租金较低,但周边除了天河城外没有别的商场,缺乏成熟的商业带和足够人流,临建商铺本身配套也很简陋,连天棚也没有,只是后来随着经营情况好转才逐步加建,对这些没有产权保证,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清拆的铺位的投资前景,对外招租难度可想而知。

    为此,他还专门跑去东莞虎门去招商,因为那一带的服装批发和零售都特别多,能吸引一小部分人来广州这个市场,经过初期的培育和拓荒之后,再加上后来正佳广场等周边的商场逐渐形成了规模效应,宏城广场才慢慢火了起来。

    事实证明,宏城广场堪称是商铺投资客的乐园。上述人士回忆,宏城广场开业以后商铺租金慢慢涨到每平方米约400元-500元,比旁边天河城每平方米800元、正佳的每平米700元都要便宜,但天河商圈形成规模后,客流规模和天河城和正佳相当,最初入住的200多个档主们因此赚得盆满钵满,光每个档口的转手费就赚了七八万元。

    2000-2009年6月

    四万新移民的中转站

    开发商选中这里派单拉客,看楼客、新移民在此坐楼巴中转

    宏城广场能从最初的普通停车场发展成城郊楼巴中转站,除了停车场面积大、靠近地铁等地理优越之外,也和广州房地产大气候的发展有关。

    进入新千年,广州房地产市场开始从亚洲金融危机的低谷中复苏,此时番禺华南板块的楼盘以其低价的优势迅速崛起,大量的楼盘促销开始在宏城广场上演,开发商在此派单、拉客,把这里作为推广楼盘的桥头堡,用一辆辆的楼巴把看楼客送到小区门口,临走还会送小礼品、送会所活动券,送环保袋,甚至还有免费的点心和游戏活动。就这样,来宏城广场坐车看楼的人越来越多。

    历史资料显示,到了2000年左右,宏城广场的物业管理公司为维护秩序也开始设置楼巴停车专区。当年市交委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专区占地面积约4500平方米,共设45个楼巴停车位,高峰期共有190多楼巴车在这里停靠等客接驳来自番禺、白云以及黄埔、广州开发区、增城新塘等广州东部板块的五六十个楼盘的楼巴,宏城广场成为楼巴集散地也由此开始。

    到了2002年,宏城停车场的楼巴就已进入繁盛时期。免费的车来车往,有的还提供免费的矿泉水,因此,尽管每趟楼巴往返一天至少6-8趟,多的十余趟,但每趟都爆满,高峰期宏城停车场每天接送人次约在3.8万-4万左右。

    “我至今还记得2005年自己第一次在宏城广场坐楼巴去番禺看楼的情形”,家住番禺城市花园的杨先生说。当时因为周末坐楼巴看楼的人太多,他和朋友还特意挑了个工作日的下午去,坐上一辆中巴改成的楼巴,花了约40分钟才到楼盘,前后看了三四次之后,他终于下定买楼,成为番禺新移民的一员,此后每天早出晚归先坐楼巴再转公交,宏城广场成了必经之地。

    对于像杨先生这样的番禺新移民而言,宏城广场有着特殊的意义:这里曾是他们每天进出城的中转站,也是连接家庭和单位的中点。每个工作日的上班高峰时期,楼巴载着新移民来到市区,而下班则正好相反。人们每天重复着这样的迁徙:从自己的居所出发,开始着一天的新生活,下午又结束一天的工作,回到自己温馨的家。他们或在此中转,或在周边的写字楼工作。上班途中拿一份报纸,下班则在车上打个盹。这样的情景直到2009年7月宏城广场拆迁之后才消失,原来汇聚在此的楼巴就此各找出路,过去的盛况也就此消失。

    2009年7月至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