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200户一格 广州全城网格化将划分为2万多格

社区管理流程将再造,市长陈建华敦促职能部门及时提供各类信息以便为市民 服务,否则不对该部门发放财政拨款

作者:裘萍

字号:T T
昨日,广州市召开城市社区网格化服务管理试点工作总结暨全面启动大会视频会议,标志着广州市开展试点近两年后,在全市全面铺开社区“网格化”服务管理。广州市市长陈建华为建立基础信息库做动员,他喊话各职能部门“不提供信息,就不发放财政拨款”。

    南都讯 今后,广州全市近500万户居民将以200户为单位划分成2万多“网格”,进行社区“网格化”服务管理。昨日,广州市召开城市社区网格化服务管理试点工作总结暨全面启动大会视频会议,标志着广州市开展试点近两年后,在全市全面铺开社区“网格化”服务管理。广州市市长陈建华为建立基础信息库做动员,他喊话各职能部门“不提供信息,就不发放财政拨款”。

    为何是越秀不是黄埔越秀经验可流程再造、更易学

    网格化管理,是将城区行政性地划分为一个个的“网格”,使这些网格成为政府管理基层社会的单元。社区网格化服务管理已经在全国300多个城市进行试点,广州自2012年下半年开始在越秀、黄埔等区开展试点工作。

    越秀区区长王焕清介绍,越秀全区222个社区按照200户一格的标准划分1928个网格,把社区老人证、计生证、失业证等10大项78小项社会服务内容和公共设施、市容环境等12大项121小项管理实务全部入“格”。形成发现告知、调度派遣、事件处理、跟踪回访、评价结案等“五步闭合”管理流程。

    黄埔区区长张火青介绍,黄埔区以五六百户为单元全区划分293个网格。“网格化”管理对区内房屋、路面、管线等城市部件和“两违”、“六乱”综治维稳、消防安全等事件管理作用巨大。

    “我们比较倾向于越秀的做法而非黄埔,因为黄埔做法是大网格,没有精细到户,达不到要求。”陈建华称,他到黄埔调研,600户一个网格,网格员叫不出网格内居民的名字,要靠查资料。“按一户四口计算,2400人,给三年也记不下来,这还没算来穗人口。”他称,越秀区六榕街的网管员一个月内就基本把网格内的户主都记住了,三个月基本可了解每户的状况,半年则可以数出每家每户的家庭成员。甚至有多少外来人员,多少住出租屋,租金多少都清清楚楚。他称,越秀区基本上学习了成都温江区的经验,建立入格事项统一协调处理机制和网格信息统一动态管理机制,彻底改变过去被动应对问题矛盾的管理模式,提高社区服务管理质量和效率。“越秀区试点经验容易学,有流程再造,更具代表性,跟传统管理方法完全不一样。”他称。

    “全市出租屋管理人员都有1万多人,他们都可以承担网格员工作;辅警在社区和街道也有1万多人,还有其他社区工作人员,相当一部分可以承担网格管理工作。”陈建华称,7月10日马上要进行垃圾分类第三次动员大会,这就赋予网格员指导分类的责任,消防、计生、健康等都要纳入网格。

    “踢足球不一定能组织得起来,参加世界杯水平差一点,但是打打乒乓球,搞一些文艺活动,通过组织网格居民都可以实现,要培养居民以‘网格’为荣,为‘网格’争光。”他称,通过网格管理也可以重塑街坊关系。

    喊话职能部门不共享信息不给财政拨款

    网格化服务管理的重要支撑是“一个数据平台”。“这个平台有的社区已经建了,有的还没有,这样就陷入信息碎片化;而且现在城管有城管系统,公安有公安系统,交通有交通系统。”陈建华称,越秀区在街道试点的时候,有些职能部门不愿意配合提供信息。“市政府常务会议讨论商量出一条原则,凡是不提供信息的部门,一律不提供财政拨款,涉保密信息部门除外。政府财政购买职能部门的服务,你不提供服务,政府就不购买了。这也是没有别的办法,也不用设立新制度,只要部门不共享信息,说要单独做,那你就单独做,你的财政拨款就没有了。”他反复强调了三次。

    然后,他又借机给广州超算中心做起广告。“1600万人,这么多信息怎么处理?请大家放心,我们广州有世界排名第一的超算中心,每秒计算11亿次,2秒钟就可以把广州市人头算一次。所以大家大可对科技硬件放心。”

    批评基层领导很多基层领导都有工作惯性

    陈建华称,网格化服务管理是社会治理方式的一次革命性创新,对于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自我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全面提高社会治理水平,促进和谐社会建设,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传统的管理方式是一管到底,不管群众需要不需要,反正我打你痛,我管你被我管,这种方式要变革。”他称,千万不要以为社区里建了无线网络,或者设了几个“通”就叫智慧城市了。恰恰相反,智慧城市建设如果跟老百姓的工作生活没有关系,那就是空中楼阁,是在沙滩上建的大厦,没有用。只有通过网格员的具体服务,打通联系群众的“最后一百米”,智慧城市才能落到实处。整天说密切党群关系,说再多都是空话,通过网格员让百姓感受到党和政府在提供实实在在的服务更重要。

    “我们很多基层领导工作有惯性,思维有惯性,以为我干了几十年,很熟练了,但恰恰是你的思维惯性让你的工作方式、内容充满惯性,阻碍了对新的管理方式的接受,我想大家还是要用心做些调研,把思想观念转变过来,把管理变服务,密切联系群众就到位了。街道和社区是搞服务的,不是当官做老爷的。”他称。

    工作开展

    200户一格设1名专职网格员

    昨日的电视电话会议,由广州市委副书记李贻伟主持。广州市市长陈建华出席做动员。市环保局、政务办等60多个职能部门参加主会场会议。各区通过视频收看会议全程。

    会议印发了《广州市推进城市社区网格化服务管理工作总体方案》(讨论稿)(以下简称《总体方案》)。《总体方案》提出全市建立统一的基础网格,原则上按照每个网格200户左右的统一标准划分。据悉,广州目前约有近500万户居民,这意味着,今后,全市将划分近2.5万个“网格”进行服务管理。

    与此同时,按照“采办分离,一格一员”原则,每个基础网格配备一名专职网格员。专职网格员可通过整合现有街道聘用人员队伍,将部分符合条件的人员转为专职网格员,不足部分向社会公开招聘。

    网格员负责网格巡查和入户采集,排查问题隐患并及时上报网格事件;收集社情民意,提供力所能及的便民服务。

    公共服务基础设施、城市管理、环境保护、社会治安管理、平安创建、消防安全、矛盾纠纷调处、特殊人群管理、来穗人员服务管理、计划生育服务、重点保障对象服务管理等优先纳入“网格”服务管理事项。

    陈建华建议,两个相邻网格可以合并,这样两个网格员可以分饰A、B角。若其中一个请假等,另一个网格员可以兼顾两个网格的工作。

    人口、房屋等建共享信息系统

    《总体方案》要求建立基础信息数据库。打破“信息孤岛”,建立跨区域、跨部门、跨层级的基础信息数据库,充分发挥全市人口、法人(机构)、城市部件(房屋等)公共信息以及公共地理信息等四大基础信息数据库的作用,共享公安、人社、民政、卫计、国土、城管、气象、来穗人员服务管理局等部门社会服务管理的信息资源,将网格内的人、地、物、事、组织等信息全部纳入数据库管理,实现社区管理和服务数据统一采集、动态管理。数据库按照“谁提供、谁负责”原则及时更新。

    以信息资源数据库为基础,建设全市统一的网格化服务管理应用系统,并逐步建设涵盖平安法治、社情民意、公共服务、城市管理、社会管理等子应用系统。

    《总体方案》要求整合全市现有的信息应用系统,逐步实现已建成的社区网格化管理应用系统与政府门户网站、电子政务、部门热线、市民网页和网上办事的交互式信息融合互动。强化信息安全,按照“权属管理、及时更新、共享校核、安全可控”原则,科学规范设置市、区(县级市)、街(镇)、社区四级网格化服务管理信息平台和网格员采集重点的使用权限,确保公民隐私和企业信息安全。

    广州市副市长贡儿珍要求,广州市科信局尽快出台信息化技术框架和目录,为举出网格编码、城市部件编码、基础信息数据库和信息系统建设设定统一标准。《总体方案》要求在今年12月前完成划分基础网格,整合本级基础信息数据库,组建专职网格员队伍等基础工作。

    市长说

    我们比较倾向越秀的做法而非黄埔,因为黄埔做法是大网格,没有精细到户,达不到要求。

    踢足球不一定能组织得起来,参加世界杯水平差一点,但是打打乒乓球,搞一些文艺活动,通过组织网格居民都可以实现,要培养居民以“网格”为荣,为“网格”争光。

    传统的管理方式是一管到底,不管群众需要不需要,反正我打你痛,我管你被我管,这种方式要变革。

    我们很多基层领导工作有惯性,思维有惯性,以为我干了几十年,很熟练了,但恰恰是你的思维惯性让你的工作方式、内容充满惯性,阻碍了对新的管理方式的接受,我想大家还是要用心做些调研,把思想观念转变过来,把管理变服务,密切联系群众就到位了。街道和社区是搞服务的,不是当官做老爷的。

    ——— 陈建华

    回访

    越秀区六榕街:

    200户一月巡一次 信息收集靠“走”出来

    陈建华昨日在会上点名表扬六榕街。记者下午回访越秀区六榕街了解到,该街道网格员全部由街道原工作人员兼任。网格员对网格内200户居民巡一圈就要1个月时间,信息收集都靠双脚“走”出来。

    六榕街道办事处有关工作人员介绍,六榕街全街划分175个网格,每个网格配备1名网格员。175名网格员中1/3来自出租屋管理员,剩余2/3由专职社工担任,截至目前并未向社会招聘专职网格员。盘福社区是六榕街最早一批开始试点的社区,划分12个网格,平均每个网格员服务管理约200户居民。

    “200户已经是极限了,再多可能就服务不过来了。”盘福社区网格员小刘告诉记者,社区治安、出租屋管理等12大项121小项城市管理类事务,以及民政、计生、人社等社会管理类10大项78小项事务,全部纳入网格员的日常工作。他把约200户居民巡一圈下来要花1个月时间。“一般家庭1个月巡一次,孤寡老人每天都要巡查。”他称,试点刚开始时更花精力,因为居民往往担心个人信息外泄不配合。“公安局掌握信息,但也不可能一时半会将权限下放至街道,所以信息录入还是要靠网格员自己用脚‘走回来’。”六榕街道办有关工作人员称,今后会进一步完善网格员绩效考核,每个网格员每月薪资或涨三五百块。

    述评

    服务群众的“最后一百米”

    网格化是公务服务资源下沉,更是政府服务管理流程再造

    南都记者李拉述评 广州市将全面启动城市社区网格化服务管理,这个意在通过“大城市,小网格”服务管理网络,打造服务群众“最后一百米”的城市社区治理体系将有何作为?广州市社科院高级研究员彭澎认为,这种通过信息化手段将社区服务精细化,是一个很好的管理思路。而广州市民政局基层政权处负责人则提到,网格化管理的意义,一方面是推动公共服务资源下沉的有力措施,更是推动政府服务管理流程再造,将推动社区治理的创新发展。

    广州的网格化管理包括公共服务和社会建设

    我国的网格化建设,最早起步于2004年北京东城区,直接动因是解决城市管理的问题,“以万米为单元,将各种物件加以统计规范,诸如灯杆、井盖有多少等,发现问题迅速弥补或纠正”,通常称之为“万米网格管理法和城市部件管理法”。

    2010年,这种网格化管理从“城市管理”转向“社会服务管理”,实现“由管理城市部件静态‘物’到服务管理以‘人’为主体的动态转变”。之后又增加了社会自治的内容。

    据不完全统计,到2013年底,我国已经有超过300个城市(县、区)完成网格化信息管理平台建设。

    相比于上海模式基于城市管理,北京模式基于管理和服务,深圳模式基于社会建设,广州从2012年就开始网格化管理探索实践。广州的越秀模式主要是通过搭建一张无缝的服务管理网格,搭建一套社区网格化服务管理综合信息系统,建立一支以社区专职工作人员为骨干的网格化队伍,构建了社区居委会-网格长-网格员的三级服务管理格局。广州的网格化管理既包括公共管理和服务,也包括社会建设的其他内容。

    服务精细化意图解决条块不清推诿扯皮

    “广州的网格化意在通过信息化手段,将社区服务进一步精细化,横向到边,纵向到底,每个地方都有人管,将服务精细化,这是很好的思路。”彭澎认为。

    前述负责人也提到,目前很多社区服务、社区问题存在属地管理,但上下联动不顺畅,条块职责不清等问题,容易推诿扯皮,“光是明确责任主体就要绕一大圈,找不到主”。而今后采取网格化管理,通过共享的信息系统,市民的意见、诉求等第一时间能反映到身边的网格员,再把信息上传即可迅速认定事件责任主体,责成处理和期限,“诸如沙井盖归谁管,烧烤扰民谁来处理,再也不是问题了”,该负责人还提到,这也是社区治理探索的切入点,将为公众提供参与社区公共事务的途径和方式。

    而随着这种信息共享化和社区服务集中化和精细化,也将为市民办事提供方便。“一旦信息共享,今后市民办理诸如计生、救助等事务,不再需要带齐一堆资料、去多个地方盖章证明,只要到一个窗口办理,所有信息会在信息平台一目了然”。

    打通整合“信息孤岛”是重点难点

    不过,网格化是一个系统工程,首先是基于信息化技术的“网格化”。前述负责人提到,当前政府各部门之间的数据共享,进而搭建信息运行流程的大框架,是首要解决的难题。

    事实上,很多城市在经历了30年的信息化工程建设之后,已经形成了非常广泛和繁杂的“信息孤岛”,网格化建设将政府的业务流程进行了新的整合,必然要求并实实在在推进信息资源共享。随着网格化治理的进程,几乎所有涉及到地方治理的数据都要进入政府统一的数据中心,从而建立从小数据到中数据,再到大数据建设的新途径。

    “仅仅是做好顶层设计,搭建好整个流程框架,大概需要1年以上的时间。”前述负责人表示。

    全面铺开需要1.2万名网格员

    网格化并不是要重新另起炉灶进行建设,在更多方面是集成、整合和融合现有的信息资源,按“有不增,无新建”的原则进行整合。那么政府现有人力和编制能否支撑这个庞大的体系?

    按照广州的做法,会将现有的街道、社区的聘用人员进行整合分割成网格员,实在人手不足再进行招聘。前述负责人预计,全市网格化管理铺开之后,大约需要网格员1.2万人。

    “网格化是将原有人员管理责任更明确化,将流程优化调整,就是应该在原有人员上进行调配,不应该想着重新招一批人,拉一支队伍。”彭澎也对人员设置提出建议。

    网格化建设是一种由技术创新拉动管理创新和机制创新的过程,城市治理中的条块问题将被重新审视和变革;城市治理和公众参与度以期取得新的突破。网格化治理体系的建设,至少需要3-5年才能完成普及,因此“立竿见影”、“一步到位”并不现实。

    AⅡ06-07版 采写:南都记者 裘萍 实习生 邢惠雅(除署名外)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