穗港两地铁路工作人员讲述广九直通车那些往事

广九线开通初期曾收到“诈弹”警报

作者:熊薇 康殷 马强

字号:T T

    广九直通车恢复通车初期,内地工作人员因为内部纪律不能与香港工作人员接触,不能与香港乘客、外宾攀谈结交。有限的机会接触到的香港,让他们好奇也意外。直通车开通初期车次少,停靠九龙车站时,香港的工作人员必须佩戴特别证件才能接近车辆。当年在香港人眼里,广九直通车也有一层神秘色彩。

    广九线首趟列车司机张正南:

    谎报太多列车经常晚点

    恢复通车初期,香港常收到诈报险情的报告延误行车,这是退休司机张正南早年跑广九线印象最深的事情。

    今年74岁的张正南,是广九直通车复通第一趟列车的司机,也是直通车复通前试车的司机。每日往返穗港的日子里,他看着广九铁路香港段从残旧破损的线路脱胎换骨地改造,也看着沿线填海改造盖出高楼大厦。

    开通初期香港段残旧破损

    虽早听考察线路的同事说过香港经济很发达,可铁路轨道设备远逊于内地。1979年3月16日广九直通车开通前先试车时,开过罗湖桥后的情况还是出乎张正南意料。眼前的香港铁路,轨道窄、线路上长了草,有的枕木都破损发霉了。他将车速降低至原来的1/3,但列车开行时还是晃得厉害,声响也比广深段大多了。

    开通前试车的目的是为了测试内地的列车是否适应在香港段开行,并计算出开行时间。试车后发现,列车在广深段时速可达120公里,在香港段时速顶多开到40公里。香港没有其他城际铁路,广九铁路香港段仅作为市内交通使用,不需要高时速。广九直通车恢复几年后,这段线路才按照国内的铁路标准改进大修。

    由于香港火车仅为市内交通,列车载客量小、车身短,广九线列车进站后明显是个“大家伙”,车身长度基本上是香港火车的两倍。在车站停车时,必须小心翼翼,严格依照专门划定的停靠线。否则列车长出的部分就会挡住其他香港车的信号灯,耽误整条线路运行。

    看着新界填海盖高楼

    张正南于1973开始跑广深线91/92次列车,1979年广九直通车恢复、91/92次列车延伸至九龙后,他便成为第一趟车直通车的司机,改跑广九线。1993年离开广九线的他,在每日穗港间的往返中,眼看着香港新界一带发展起来。

    “以前的大埔墟车站连站台都没有,轨道是单线,有车交会时还得停在一边避让。当年小小一间候车室,现在变成了铁路上盖的高楼大厦。”说起新界广九线沿线的变化,张正南感慨说。他记得,1979年刚通车时新界几乎都是木板房。香港山多平地少,政府以移山填海方式扩展土地,广九铁路沿线的大埔墟到沙田一带的陆地就是这样形成。恢复通车初期广九直通车开过大埔墟-沙田段,一直是沿着海边走,端午节可以看到龙舟竞渡。1980年起张正南看到这里开始填海,每天有大量的泥土运来,一车一车往海里倾倒。1985年前后这一带就开始出现了高楼。

    过境后换对方司机引路

    从广州开出的广九直通车在深圳过境罗湖后,列车上内地的公安就要下车,香港的警员、司机上车,返程则调换回来。这样的运营方式延续至今。张正南说,进入香港段后,内地的司机只负责开车。信号、与车站联系的事,一律由从罗湖上车的香港司机负责,因为两边信号、设备、规范略有不同,由更熟悉情况的本地司机跟车更加能确保安全。

    开通初期的广九直通车经常不能准点抵达,因为有太多的谎报险情。张正南记得,那时常常有人打电话来说轨道上有石头、树干等障碍物,甚至是炸弹,只能停车等全线排查。最长一次在大埔墟停车4个多小时。但在他印象里,从来没在线路上排查出真正的障碍物或炸弹。

    线路恢复通车时虽然香港境内铁路残旧,但工作人员分工细致,专业度高。张正南觉得香港司机最令人羡慕的是不用自己清洁火车头。他在那个年代跑车收班后,每天要自己爬梯子清洁火车头,里里外外弄干净至少需要两个小时。直到1995年左右,内地火车头的保洁才开始交给专业人员。

    广九线开通初期餐车长罗明玉:

    “外宾问起收入,我们回答够吃够喝还有存款”

    作为第一批为广九直通车服务的餐车长,罗明玉通过了“严查三代海外关系”的政治审查,也严格遵守不与外宾攀谈结交的工作纪律。个人、家庭信息和收入都是严格禁止与旅客谈起的,“如果外宾问起收入,我们就会说够吃、够喝、还有存款。”

    第一印象 原来香港有高楼也有木板房

    因为生孩子,罗明玉没有赶上恢复通车后的第一班广九直通车,而是在当年6月份第一次出车香港。

    广九直通车恢复通行前,罗明玉从未踏足过香港。从小受到的政治教育告诉她,香港是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穷人的地狱。但平日里也听旁人说过,那边生活富裕,物资丰富,应有尽有。香港在罗明玉脑海里,始终拼凑不出一个完整的模样。

    后来虽然每日往返香港,但她还是无法与香港近距离接触。依当时铁路部门要求,广九直通车抵达香港后,列车员、司机的活动范围仅限于站台。旅客下车后,所有工作人员马上排队上车关门,午餐和休息时间都在车厢内度过。

    来回的车程上,忙完手头的活,罗明玉会仔细打量窗外,看着列车经过海边,又进入市中心。她对香港最初的直观认识都来自列车沿线———“原来香港既有漂亮的高楼大厦、干净的马路,也有破旧的木板房子。”

    那个年代铁路员工平时都有政治课学习,学习的目的是为了让大家提高“思想警惕”。罗明玉早年跑毗邻边境的广深线,后来在广九直通车上服务,接触港澳台同胞、华侨、外宾的机会最多,所以所在车班的学习也尤其多。

    除了政治学习外,工作纪律也很严格。所有列车员均经过“查三代海外关系”的政治审查。铁路部门还要求除服务外不能与乘客攀谈交流,不允许借工作机会结 交 境 外 旅 客 。个人、家庭信息和收入都是严禁向旅客谈起的,“如果外宾问起收入,我们就会说够吃、够喝、还有存款。”今年61岁、直通车开通初期在餐车服务的罗明玉回忆,即便是面对常常乘车“脸熟”的乘客,她们也设法避开这些话题。

    她记得,当年一位在台湾铁路工作的客人在餐车吃饭时找她聊天,说起台湾铁路的纪律、薪酬,还邀请她去玩。她只好推说这会工作正忙,抽身离开,委婉地避开继续交谈。“我们当时是真心不愿意继续谈这些话题,因为那时候打心眼里觉得这是不对的。”

    初游香港 全体人员穿制服排队逛街

    作为服务于广九直通车的列车员,罗明玉和同伴们当年有两项令旁人羡慕不已的特殊福利———一年一度的“香港游”和每年一大一小两件的免税商品。

    1980年第一次去香港旅游的时候,罗明玉和其他伙伴们都统一穿着列车上的制服———白衬衣、蓝裤子、熊猫布鞋。上下大巴、进出商店时都整整齐齐地排着队,一个跟一个。“当时都不觉得难为情,现在想起来好老土,特别好笑。估计那时街上的人把我们当猴一样看。”

    第一次香港游去了铜锣湾,罗明玉真正见识到香港这个花花世界。在超市看见各种漂亮的水果,比如蛇果、芒果这些,内地都见不着的。衣服有各种各样的款式,各种鲜艳的颜色。令罗明玉印象最深的是各种漂亮的床上用品,床单、被套、枕头套都是统一花色配套的,不像内地家庭床品都是随意拼凑而成。“当时心里很羡慕,但是嘴上不敢说。”

    虽然逛了商场,但大家都没买东西,“因为也没多少闲钱”。但单位每年一次的免税品购买机会,大家都非常踊跃。免税商品每年统一申报,内地自提货,罗明玉家里的摩托车、冰箱都是这样购买的。“当年内地的东西不仅贵,选择范围还非常小。”

    首趟直通车港方验车员高栢堃:

    广九直通车在香港叫“皇帝车”

    “1979年直通车开通,当时不少香港人都来看热闹,站在横跨轨道的人行天桥上,指着列车说,‘看,这就是内地来的火车’。”首趟直通车港方验车员高栢堃在港铁公司服务42年,如今成为香港铁路总工会荣誉会长。1980年起,他负责广九直通车抵港后的车辆检修保养:“当年我们都叫直通车‘皇帝车’,因为直通车入境后中途不停站,逢车过车,逢路要给它让路。”

    直通车等同豪华专列

    广九直通车恢复前,香港与内地已有货运“半直通车”。内地货运列车抵达深圳笋岗车站,再转接香港车头进入香港。当时高栢堃负责内地货卡检修维护,熟悉内地火车结构,所以1979年恢复广九直通车,高栢堃调往直通车维修班。作为验车员,高栢堃须保证抵港后的直通车毫发无损返回内地。但当时设备简陋,只能听声目测。“检修车辆,就是用一个锤子敲打车身,听声音,凭经验判断是否有裂缝损毁。”为了方便港方维修人员,当时高栢堃等港段职员可在直通车餐车上就餐。虽然内地乘务员、司机也在列车上用餐,但高栢堃从来没在吃饭时遇见他们。“或许时间错开了。”

    “当时香港行驶九广铁路的列车,与内地直通车相比,简直是老爷车。”高栢堃回忆,1983年香港九广铁路全面电气化前,只有单轨运行,香港的列车没有空调,只有电风扇,有时碰上列车电池损坏,电灯电扇都“罢工”。

    “坐上香港车就和跑马仔一样,左摇右摆,而且当时车辆不限客,春节的时候乘客挤到车门处,我们都叫橡皮车,乘客无论多少都可以往里撑。”高栢堃笑说。但当时的直通车都是空调车厢,双层玻璃,光线好行车稳定,车速高噪音低,相比香港列车简直就是豪华专列。

    佩戴特别证件方可靠近

    “当时只知道直通车的工作人员都是经过特别培训,但乘务员很少与我们接触,见面只是点下头打个招呼。”高栢堃忆述。直通车开通初期,对香港人来说充满着神秘感。

    直通车停靠九龙车站,要接近车辆,都必须佩戴特别证件。高栢堃说,即便香港警员因查案要上车,也必须事前通知港府和内地部门,获得授权准许才能上车,两地均会有人贴身跟随。“当时我们都把直通车叫‘皇帝车’,不仅因为直通车性能好乘坐舒适,更因为直通车在香港是逢车过车,逢路要给它让路”。高栢堃笑说,因为直通车进入香港中途不停车,直达九龙车站,车速可以开到限速最高。同时所有列车都必须让路。“当直通车来到,其他列车必须就近驶入车站车道,让直通车经主道驶过,直到今天都是这样。”

    直通车开通初期,香港不时会接到骚扰报案,一旦接到不论真假,停车信号一发出,列车都必须就地停车。1983年前九广铁路是单轨行驶。如果事发地点靠近车站,警员到场调查,然后再让列车驶入车站,让出轨道。但如果事发在轨道中间,那整个铁路就要瘫痪,要等事故处理完。

    “事故停车最长有三四个小时,在九龙车站看不到直通车准时抵达,我们一下就猜到肯定出事。”高栢堃说,出事故不仅乘客鼓噪,他们也要等列车抵站,检修完毕才能下班。“工务段的同事更惨,接到铁路控制中心通知,就必须马上赶到事发轨道进行地毯式检查,因为直通车涉及两地政府,大家都不敢放松。”

    港铁九广通车务长甄凤珊:

    自由行后,内地客一夜爆满

    广九直通车1979年恢复后,一直都是内地列车往返穗港两地。1998年,港铁公司运营和管理的九广通(K tt)列车投入广九直通车服务。九广通的首位女车务长甄凤珊,从1997年列车试运行起,至今已服务17年。她说港澳自由行后,内地乘客一夜之间成为九广通的主力客源,他们服务的首选语言,也由粤语转化为普通话。

    首选语言已改成普通话

    入职港铁公司前,甄凤珊曾是一名空姐。凭着对空乘服务的娴熟经验,以及港铁对首趟香港营运的城际列车服务水准的高要求,甄凤珊顺理成章担任了九广通首任女车务长。

    “1998年列车刚开通,当时列车上的饮品只有咖啡和茶水,还没有食品供应。乘客主要是香港居民,可以说是一趟香港人的火车。”甄凤珊记得,2000年前,九广通每日只有一趟往返列车,内地居民主要乘搭广铁的直通车。

    2003年,港澳自由行启动,内地居民赴港旅游便利化。内地乘客几乎一夜之间成为九广通的主力客源。九广通从最初的7节车厢增至现在的9节,从每日一班,到今日的每日三班,但一到周末或者节庆,列车经常爆满。

    在甄凤珊看来,乘客的转变是九广通运行1 7年的最大变化。“现在大部分是内地乘客,主力是服务内地同胞,不再是香港人的火车。以前乘务员面对乘客会先说粤语,现在服务对象不同了,普通话是首选用语。”甄凤珊说。

    内地客身上名牌比港人还多

    “1997年九广通刚开通时的广州东站与今日的东站,完全是两个世界。当时的东站,入境大楼很简单,只有一个餐厅,人流很少。今天的东站比红磡火车站还要旺。”甄凤珊说,广州东站、珠江新城、广州塔,一个个繁华地标几年时间就全部发展起来,广州的变化实在太快。

    除了城市发展,内地乘客的变化也是显而易见。“从1997年到今日,内地乘客的变化,最显眼的就是衣着打扮。你会发现现在直通车上的内地客,穿着的名牌服饰比香港人还多,不少乘客手里拿着的都是大牌包包。”甄凤珊笑说。

    线索征集

    说出你和火车站的故事

    广州火车站新史记本周推出广九直通车恢复通行系列稿件。

    我们对线索的征集仍在继续,你是否在1998年春运前滞留在拥挤的广州火车站广场?是否曾乘坐过在上世纪80-90年代由货车改为客车的“闷罐车”返回家乡?你是上世纪90年代广州火车站广场上“小江湖”的一分子吗?你的脑海里还有哪些广州火车站不为人知的历史、故事、段子?你有没有保存与早年广州火车站相关的照片?给我们讲述你与广州火车站的故事,与我们一起记录、丰满广州火车站的历史吧。联系方式:新浪微博@南都广州、电话020-87388888、微信:咩事。

    采写:南都记者 熊薇 康殷 实习生 方怡君 通讯员 廖志成 苏艳 郑雯丽 蔡震

    摄影:南都记者 马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