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火车站 四十不惑

明天开站40周年,30年改革开放,她开过酒楼旅店,是民工南下潮的见证者

作者:熊薇 金可镂 张艳芬 马强 林宏贤

字号:T T

    在广州生活了14年的媒体人黄先生,对广州火车站的第一印象,来自少年时见过的一张新闻图片。那是1989年前后的事情。那本16开的杂志,用了两页连版刊登了一张广州火车站广场的照片。黑压压的人群像苍蝇一样密密麻麻地拥在广场上,广州火车站的大楼出现在图片的边角里。当时他就震惊了,“百万盲流扑岭南”的标题,至今还一字不落地留存在他脑海里。

    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随着广东经济发展对劳动力需求大增,内地的务工者潮水般涌来,广州火车站是他们中许多人进入广东的大门。于是,1974年4月10日建成投入运营的广州火车站成为华南地区最重要的交通枢纽,成为改革开放的见证,成为广州的标志。如今步入40岁之际,广州火车站已多年超负荷运行,开始酝酿一轮大规模的重建改造。

    1974年 几经周折投入使用

    开业后客流少参观者多,成“景点”

    1974年4月10日上午8点半,位于环市西路159号的广州火车站开站迎客。时任广州铁路局政治部宣传科副科长的李伯阳参加了开站仪式。那一年,广州内环高架桥尚未建起,站在广州火车站广场上视野开阔。他记得,南向可直接看到流花宾馆、友谊剧院、东方宾馆及一部分锦汉展馆,北望白云山的轮廓清晰可见。

    这座2.6万多平方米苏式风格车站,是当时广州为数不多的现代化建筑。开站时期的外形规模保留至今,主楼四层,外立面正中央挂着一个高4.5米、宽5米的大型电钟。车站内部有绿化景观,候车室之间的小花园里种了桄榔树,有金鱼池和小桥,后门廊外种着竹子。投入运营初期客流不多,但参观的市民、团体接踵而至,一度成为热门“景点”。

    1974年开站时任广州火车站团委书记的梁少英当年负责参观接待任务。梁少英记得,那时几乎每天都有以学校、少年宫为单位组织的团体前来参观。候车大厅内的一台电动扶梯那时在广州是独一无二的先进设备,之前全国也仅上海的一家商场安装有一台,小朋友、学生们体验时都很雀跃。此外,所有候车室、站台、地道也都要引领大家参观一遍。“多的时候一天能接待四五批人,这样的状况持续了一两年。”

    车站的建设其实几经波折。《广东省志·铁路志》记载,广州火车站的建设构想最早于1955年提出。那一年,广州铁路管理局对广州地区铁路及枢纽建设进行调研,首次向铁道部上报《广州枢纽技术设计任务书》,其中包含在流花建设广州新客站的内容。当时铁道部认为广州地区各站能力尚有富余,未批复建设,仅要求及早做出远期方案。1958年5月,在全国大跃进的形势下,广州铁路局再次申报获批,并立项兴建。但1962年广州枢纽建设项目取消,广州新客站从运输需要角度被保留分步安排建设。1963年报请复工,1967年批准计划,却又因“文革”干扰未能开工。1971年再次上报批准为大中型项目,修改设计后于1972年2月复工,1974年建成。

    广州火车站的设计者,已故知名建筑师林克明的回忆录里也提及,当年广州火车站设计受到诸多限制。因靠近当年位于三元里的白云机场,建筑高度不能超过30米;而设计时北京火车站正在建设中,广州火车站规模不能超过它。设计过程亦几经反复:1958年初步设计规模为1.5万平方米左右,后被认为太小增改至3.5万平方米。开工后,刚建好首、二层,遇上“大跃进”后期国民经济萧条,许多工程下马,广州火车站也暂停施工。后铁路部门要求降低标准、减少面积、压缩投资,只能将面积压缩至2.8万平方米之内。

    关于广州火车站建设中断的原因还有另一种说法———火车站设计高度与空军方面要求不符,无法达成一致而暂停建设。《曾生回忆录》中记载,广州火车站设计高度为32米。建到二层时,当时的国防部副部长兼空军司令员刘亚楼认为原设计方案太高,会影响白云机场飞机安全降落,要求高度降至28米以内。时任广东省委第一书记陶铸和广州市长曾生均认为不会影响飞机的安全降落。桂花岗的山头比新火车站高4米都不会影响飞机安全,曾生在回忆录中说。双方意见一直未达成一致,陶铸和曾生宁愿停建也不愿修改计划和图纸,工程就这样中断下马,直到1971年才按原计划继续兴建。

    1984年 部分候车室改酒楼旅店

    当时有客房168间,入住率超过100%

    开站10年后,广州火车站在站内改造建设酒楼、旅店、商场,成立旅行服务有限公司开展客运以外的多种经营,满足不同层次旅客的需求。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中国开始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之后,风起云涌的改革浪潮席卷广东,广州火车站在这个时代背景下做出了调整和改变。《广东省志·铁路志》记载,1984年广州火车站与香港聚利发有限公司合作经营,利用广州站可腾出的部分贵宾候车室、会议室等改建,成立多功能、综合性的广州站旅行服务有限公司。于4月18日开业,公司设酒楼、商场、旅店、快速冲印彩照等业务。

    当年在火车站商场担任过售货员、经理的梁卓棠告诉南都记者,现在广州火车站的5、6号候车室及之间的走廊,当年都曾被改造成各种经营项目。“现在的5号候车室被隔成上下两层,上层改成28间标准双人间,下层改成140间单人房。单人房小小的,只有5平方米左右,每间只能放下一张床和一个床头柜。”他告诉记者,5、6号候车室之间的走廊当年是一个大商场,面积有398平方米,经营超过1300种商品。而6号候车室及一楼对应的位置各被隔成两层,成为一个4层的大酒楼。一楼经营快餐、粥粉面,二楼为西餐、舞厅、卡拉O K,三楼为中餐大厅,四楼则是包房。

    “在那个年代,火车站的酒楼、旅馆价格并不比外面贵。”梁卓棠记得,由于与香港公司合作,当年酒楼的许多原材料都是港供产品。而港方也专门从香港请来大厨掌勺,并培训其他铁路员工。烤乳猪、烧鹅都是火车站酒楼的驰名菜式。

    火车站的经营状况当年怎样?曾在广州车站旅行服务有限公司财务部工作的朱海滨回忆,那时旅店房间的使用率甚至超过了100%,因为有的旅客只是候车期间在房间休息一会,一个房间可能一天外租超过两次。朱海滨还记得,那时候每天两个职员领着一袋钱上来和他清算,之后去爱群大厦存入银行。当过商场经理的梁卓棠则称,那时候商场部一个月的收入能达到380万-430万元人民币。

    1985年 南下民工潮来袭

    春运超负荷运转,工厂来站外招工

    广州火车站客流的大幅增加,是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的事。

    “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这是当时国内多个城市流传的一句俗话。随着广东沿海地区经济发展,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起对劳动力需求不断上升。内地的务工者潮水一样涌入广东打工谋生活,被称为“民工潮”。广州火车站便是潮水进入广东的闸门。

    开站当年进入广州火车站工作、后来成为副站长的林志忠回忆,1985年前“春运”是南边的客流大,主要都是广东省内人口迁移。逢年过节香港、深圳、东莞与广州往来的铁路客流增加最多,都是香港返回内地探亲的旅客,以及广东省内不发达地区前往广州、深圳、东莞的打工者。过年前后较往日繁忙,但车站完全可应对自如。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广州火车站内的旅客就以外来务工者为主,也就是从那时起,春运期间的广州火车站变得拥挤不堪。

    林志忠还记得,那时开始有工厂直接上广州火车站门口招工。在节后大批农民工抵达广州的时候,招工者拿着小旗子,或者搬个活动桌子,在广州火车站出站口一带“逮人”,询问出站乘客是否需要进厂工作。林志忠上下班的时候都能看到这样的情形。

    梁少英则记得,1985年后春节前的火车站广场拥满了人。许多旅客提前几天过来,带着干粮一直在广场上等着。“到处都是人,蹲着、坐着、躺着的都有。我们上下班几乎都是踮着脚进出。”而她印象最深刻的是1988年春运期间,广州火车站春运售票窗口不够用,在行李房旁边搭建了临时售票窗口,只卖当天票。她和几位同事从票房拿了票板送过去,但候车大厅拥挤得像新春花市一样,几十米的路走了十几分钟。“我们好像摇桨划船一样,用力推开人群才挪动到了临时售票窗口。”

    1989年春运时的景象更是让朱海滨记忆犹新:1985年前,广州火车站春运也就是多加派一些人手维持秩序;1989年开始严阵以待,所有机关人员都要下站支援。朱海滨被安排在车站门口对旅客进行危险品检查,当时还没有安检仪,需直接打开行李检查。“太多人了,大部分都是农民工,编织袋里多半都装着还有油渍的锅碗瓢盆。一趟车检下来,白手套就变成了黑手套。每天我们都要换掉好几副手套。”

    客流急剧增加的矛盾在1998年大爆发。那一年节前春运,湖南大雪,株洲冻坏了机械,北上线路中断;广深线塌方,南下的车也无法通行。媒体报道,数十万乘客滞留广州火车站广场,3天后线路修通,在全国各地列车前来支援的情况下才得以疏散。

    人流高度聚集的广州火车站还一度变成藏污纳垢之地,盗窃、抢劫、诈骗、强迫卖淫、拐卖人口、黑公话、假币、假发票、倒票、非法拉客、野鸡车等现象每天在此上演。2000年广州火车站的小江湖遭到重治,治安形势一度好转。2003年之后再度恶化,再度治理至2006年后好转。

    2000年 火车站大整治开始

    酒店旅馆改回候车室,扩建增运能

    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客流量激增是广州火车站设计之初未曾考虑到的。日发送旅客3万人次的设计能力,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就已开始难以负荷客流,广州火车站于是采取小举措改善硬件环境。

    先是在30米台阶前设置栅栏,组织乘客排队分批进站。因为春节人多的时候,候车室的木门甚至被乘客挤坏过。在最初3个站台的基础上,1985年广州站加建了站台并增加两条股道。再后来,又改变整个候车进站流程。林志忠回忆,早年广州火车站站内每个候车室的设计都是旅客进入候车室和出候车室进站经同一个门。客流小时无所谓,客流变大了后就容易引发混乱。1985年后在每个候车室靠近站台的位置开辟新门,旅客进候车室和进站均为单向,客流不再“打架”。

    早年广州火车站设计的时候仅在候车室内安装了几台吊扇,因为楼层有7米高,通风较好,就没有其他通风设计。后来客流增大,人一多候车室内就空气浑浊、闷热。也是1985年,候车室内加装壁扇。后来又将火车站楼顶立面的玻璃拆除,变成出风口,增加室内的对流。1992年加装中央空调后,才彻底解决这一问题。

    春运是客流矛盾最明显的时期。为了尽可能多载客,当时铁路部门在春运期间停开部分货车,货车车底在春运期间改做客运。货车车厢内没有座位,铺上些稻草,摆了些条凳。旅客就这样坐着、蹲着、躺着,在车厢内拥挤着返回老家。梁少英曾在票房工作,她记得当年这类车票叫做“篷代客”票,只收正常车次一半的价格。货车没厕所,只能临时围蔽起一块给乘客使用。一趟车能载4000多人,车上根本没挪腿的地方。以至于客运段甚至给“篷代客”列车的列车员发纸尿裤,以备不时之需。

    上世纪90年代末期铁道部一度想拆除重建广州火车站。2013年出版的《广州城记》中,曾任广州市委书记、市长的林树森回忆,20世纪末广州火车站使用功能容量与实际需求相差甚远,每年春运每天几十万人,挤得水泄不通。铁道部准备花10亿元改造火车站,拆掉重建,但在广州市政府的反对下作罢。广州市政府认为,这是20世纪70年代有代表性的一个产物。

    2000年,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李长春三次探访广州火车站地区,之后广州火车站开始大整治。一直令广州火车站员工引以为傲的酒店、旅馆、商场也在这之后全部拆除,因为候车面积不够,拆除经营场所,改回候车室以增加候车面积。

    2005年,广州火车站再次进行大规模候车室扩容改造和装修,但仍然无法满足连年增长的客流需求。

    2014年 不惑之年酝酿重建

    或2016年开工,两年春运暂停发车

    如今,迈入不惑之年的广州火车站正在酝酿一个大改造计划。

    计划改造的原因是当下的实际客流量远远超过了广州火车站的设计标准。广州火车站设计接发列车能力日均仅为35对,日发送旅客能力3万人次。而目前,该站日均办理接发图定旅客列车113对,日均到发旅客约11万人次。今年春运最高峰日均接发旅客列车177.5对,发送旅客达23万人次。

    改造除了要增加广州火车站的站台、股道数量外,还要将目前的主体建筑拆除并扩大重建。去年下半年广州市市长陈建华牵头,带领发改委、规划、国土、交委等相关部门在广州火车站举办改造协调会。改造主要由广州市牵头出资,专门成立公司运作,市财政已拨款1000万元作为启动资金。计划修建一条外包线,先将广州站货运业务外移。目前外包线的征地拆迁工作已经开始进行,初步计划2016年完成建设。外包线修好后,就可以开始改造工程,拆除现在广州火车站的主体建筑。日后要将目前的7个站台,7条到发线,增加至20个站台,20条到发线。3条城际铁路接入,南广、贵广高铁也有接入预留。目前广州火车站北面的走马岗、皮具城要拆迁,日后这一带将规划为城际广场,靠近城际列车进站区域。

    多位知情人士称,整个广州火车站改造目前预计用时至少30个月,停产施工。改造开工后,将会有两年春运列车只从车站通过,不从广州火车站发车。其间,会将乘客往广州西站、北站、东莞东、深圳站等周边车站扩容分流。

    改造后是否可以解决每年春运出广东铁路运力不够的局面?有铁路系统内部人士认为,会改善,但难以从根本上解决。因为春运铁路运力除了受车站规模影响外,还受到车辆、人手以及与市内交通接驳能力的限制。他认为,目前铁路春运运力的缺口至少占需求的一半,并非单单改造广州火车站就能弥补。

    特写

    “统一祖国,振兴中华”标语改革开放后挂上

    “统一祖国,振兴中华”的霓虹灯大字,一直被看做是广州火车站的特色与标志。时任广州铁路局政治部宣传科副科长的李伯阳称,广州火车站建成正处于“文革”时期,车站大楼上悬挂的标语是“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标语在“文革”结束后被移除。上世纪70年代末,两岸长期隔绝状态被打破,关系改善。台湾同胞开始绕道回大陆探亲,当时的广州站也成为台胞回大陆探亲的主要通道。1979年广九直通车开通后则更加方便。1986年,广州市委认为广州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是港澳台居民和海外侨胞最早进入中国大陆的城市,要求建一条全新的霓虹灯标语,内容便定为了“统一祖国,振兴中华”。

    前生

    百年大沙头车站

    广州火车站的前生是位于白云路的大沙头车站,1910年建成,1911年随广九铁路开通投入运营。

    20世纪初期,广州共有3个铁路客运站独立运行,大沙头站是其中一个。其余两站分别为位于荔湾区石围塘路的石围塘火车站,和靠近沙面的黄沙火车站。三个火车站开行的线路分别为广九、广三、广韶铁路(粤汉铁路南段)。

    1937年,国民政府为连接广九、粤汉铁路,修筑了粤汉线西联站至广九线石牌站的铁路,称为“广北联络线”。1947年,又在广北联络线与广九铁路东山-天河站间修建了“云水联络线”。至此,粤汉铁路上的旅客列车可以直达大沙头火车站。由于广九、粤汉铁路的客运列车均在大沙头火车站始发终到,使之成为两条铁路动脉的客运枢纽。1947年,大沙头火车站改名为广州东站,专门负责客运业务。而在1946年底,粤汉线黄沙火车站的客运业务也开始转移至大沙头火车站。随后黄沙火车站更名为广州南站,主营列车编组和货运。新中国成立以后,广州地区铁路运量逐年增大,1951年,广州东站再次易名为广州站,是广州市内最主要的铁路客运站,但市民仍惯称其为“东站”。随着国家经济建设的展开,广州铁路枢纽站场能力不足开始凸显。1974年4月位于环市西路的现广州火车站投入运营,此后,广州铁路枢纽布局也做出相应调整:位于大沙头的原广州东站被撤销,暂时保留为客车技术整备作业站,其所有客运业务逐步转移至新建成的广州火车站,并于1985年拆除。

    在那个年代,火车站的酒楼、旅馆价格并不比外面贵。商场部一个月的收入能达到380万-430万元人民币。

    ———曾任广州火车站商场经理的梁卓棠回忆火车站搞副业的情景

    太多人了,大部分都是农民工,编织袋里多半都装着还有油渍的锅碗瓢盆。一趟车检下来,白手套就变成了黑手套。每天我们都要换掉好几副手套。

    ———曾在广州车站旅行服务有限公司财务部工作的朱海滨回忆上世纪90年代的春运

    火车站大事记

    1955年:最初提出建设构想

    1958年:立项动工

    1963年:报请复工

    1967年:批准复工

    1972年:正式复工

    1974年:建成运营

    1984年:站内改建酒楼、旅店、商场

    2000年:拆除酒楼、旅店、商场改回候车室

    2005年:大规模候车室扩容改造和装修

    2014年:酝酿重建改造

    线索征集

    说出你和火车站的故事

    广州火车站明日进入不惑之年。作为华南地区铁路枢纽中心和最大的客运站,广州火车站是改革开放的见证,是广州的标志。多年春运超负荷运转的它,目前正酝酿重建改造计划。我们将以此为契机,推出广州火车站新史记系列稿件。

    你是否在1998年雪灾中滞留在拥挤的广州火车站广场?是否曾在上世纪80- 90年代货车改为客车的“篷代客”列车中蹲着、挤着几十个小时返回家乡?1979年广九直通车恢复开通时,你有没有乘坐它前往香港的经历?你是上世纪90年代广州火车站广场上“小江湖”的一分子吗?你的脑海里还有哪些广州火车站不为人知的历史、故事、段子?你有没有保存与早年广州火车站相关的照片?欢迎私信@南都广州或来电020-87388888,给我们讲述你与广州火车站的故事,欢迎你与我们一起记录、丰满广州火车站的历史。

    AⅡ11-13版

    统筹:南都记者 熊薇

    采写:南都记者 熊薇 金可镂 张艳芬 实习生方怡君 张雨亭 通讯员廖志程 苏艳 刘跃 赵金松

    摄影:南都记者 马强 林宏贤 实习生 孙俊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