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一口沙士打个幸福的嗝

作者:范文瑶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3年06月15日 星期六    编辑:南都   版次:GA16   版名: 我的城市
字号:T T

    “亚洲汽水,汽水亚洲;有我咁好气,没我咁长气;有我咁长气,没我咁好味”———亚洲汽水的广告词今日读起来依然朗朗上口,牵引出多少老广州们的难忘回忆:它曾是童年的滋味,也曾是用来消暑的必备品,还曾是与家人共处的那段温馨时光的见证……今日,亚洲沙士已不再“称霸”,屈臣氏沙士、黑松沙士席卷而来,而货架上琳琅满目的汽水更是让人很容易患上选择困难症。但是,当广州人重温广州汽水的往事时,亚洲沙士扮演着一个不可替代的角色,正如其最新的广告词所说:“终于揾返哩种感觉。”

    集体记忆

    亚洲沙士是广州人的回忆

    小时候能喝上沙士汽水是件多幸福的事!那时只有亚洲沙士这个牌子的沙士,因为名字起得霸气,我还一直以为全亚洲都有得卖。害我大学的时候还问潮汕梅州的同学有没喝过,那时候尴尬得啊。还好有位广州男生很有同感地附和了一声,看来沙士是广州人童年的共同回忆。

    亚洲沙士有原味、白柠味和橙汁味三种口味,原味的颜色是黑黑的,印象最深就是那种淡淡的风油精味了。小时候我最喜欢橙汁味,再大一点我又喜欢喝原味。那时候也不是经常有机会喝沙士汽水,所以每次喝都要争起来,我要喝橙味的,我弟要喝原味的,我姐要喝白柠的。后来我们就约定:这次喝原味,下次喝橙味,再下次喝白柠味,这样轮着来买。那时候在我们眼里,亚洲沙士是最好喝的饮品!

    或者等到摆酒席的时候,每人都有得喝,小孩子也不用抢。记得每逢我爷爷的生日,总有很多亲戚来,所以都要买好几箱亚洲沙士,还是不同口味的,跟现在摆酒席都是一桌几大瓶可乐的情景不同。但好像自从我上初中开始,就渐渐少看到亚洲沙士汽水了。到了高中、大学,我都再没喝过。后来屈臣氏虽然也推出了沙士汽水,但是味道偏甜。相比之下,我还是更怀念亚洲沙士的味道。

    后来我也一直寻找,不过都没找到,还以为亚洲沙士从此绝迹了。直到去年无意中在吉之岛发现有卖,别提多激动了,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没喝的时候脑中就涌现了很多回忆。虽然喝起来颇有童年的味道,不过感觉还是逊色了一些。我还试过买了一大瓶给公司同事喝,虽然外省的同事认为难喝,但是好几个老广州都深有同感:还是亚洲沙士最有童年的味道啊!   (雪瓜糖 会计)

    沙士治感冒很管用

    自从我上小学二年级开始,沙士汽水就慢慢从货架上消失了,现在回想起来,也好长一段时间没喝沙士汽水了。在我的印象中,沙士厚厚的玻璃樽,白白的“亚洲A sia”印字,透明的长长的吸管,放到汽水中,慢慢聚集的气泡。喝沙士汽水是我童年最惬意、最开心的时刻。

    因为玻璃樽是要回收的,喝完要还回去,有时不想多走一趟,于是就可以将沙士倒到透明胶袋里、插一根吸管“打包”走。而且,如果沙士汽水加上一包“南蒙精”,就成了治感冒的良药,这是我家的偏方,但是实践验证明十分有效。不过,沙士也不是想喝就有得喝,虽然一瓶沙士只需一块钱,但还需要帮忙干些家务活,家长才会将沙士作为奖励。当然,夏天能喝到沙士的机会比较多,大热天喝上一口冰凉的沙士,别提多爽了!

    但是,在十多年前,汽水的种类突然多了起来,同学们都喜欢买饮料喝。一开始,那些饮料的名字很杂,慢慢地,就都变成了康师傅、统一、可口可乐、百事可乐、美年达等。再后来,我就再没有在商店和士多的冰箱里见过沙士了。

    (傻寐 大学应届毕业生)

    记者点评:童年的单纯年代早已远去,而记忆中喝沙士的快乐时光,却永远地存留在脑中,不会褪色。如今商场超市的货架上有花样繁多的饮品可供选择,却依旧比不上多年前买一瓶沙士时兴奋难抑的心情!

    城市传说

    黑松沙士台湾传奇

    沙士(Sarsaparilla或Sarsae),一种碳酸饮料,因两岸三地的文化差异,称呼方式略有不同,台湾称“沙士”,香港称为“沙示”。以植物墨西哥菝葜(Sarsaparilla)为主要调味的原料,因此得名。为深褐色、甜味、不含咖啡因的碳酸饮量。沙士虽色泽相近于可乐,但口味截然不同。

    说到该饮料来源,应该是墨西哥原住民用来解热的自然草本饮品。英国人移民新大陆,且往中美洲扩展势力范围后,成为北美民众常喝饮料。据史载,19世纪,沙士与姜汁水为美国人常喝的两种解渴饮料。随着西风东渐,上海、香港、广州等大城市在随后也接受了此种沙士饮料,不过却多用来当成利尿解热的药品。

    1946年,台湾黑松碳酸饮料的生产公司负责人张文杞到上海考察,无意间于上海药房发现一种来自美国,取自天然草本植物墨西哥菝葜的深色气泡饮料,成分含有类似“清血剂”的皂甘(Soapberry),在美国曾风靡一时的饮品,据说能利尿、促汗、解热。经试喝过,张文杞决定推广至台湾。于是他辗转购得配方,并加入秘而不宣的添加物来修正口感。

    1950年,黑松沙士汽水于台湾上市,不几年,在定位上与可乐相似,却价钱相对便宜的黑松沙士,渐次成为台湾的碳酸饮料市场新欢,并拥有极大的市场占有率。

    虽与可乐在口味上极不相同,在台湾,沙士常与可乐相提并论。而几乎是沙士同义词的黑松沙士,成为可乐无法打败的同类型碳酸饮料。不但如此,该饮料也曾有不同传说与喝法。其中一种,就是将黑松沙士倒入杯子后,加上盐,据说此喝法可以更为解热。另外也有传说,加入生鸡蛋或温过的加盐沙士可成为治疗感冒的偏方。

    1950年黑松沙士发行以来,都是以“Sarsaparilla”一词为商标名。2003年台湾爆发SA R S疫情,英译名称与其瘟疫近音的黑松沙士,随即将英文名称更改为H eySongSarsaparilla,中文名称则沿用迄今。

    采写:南都记者 范文瑶 实习生 周厚怡

    留言簿

    你对汽水有什么难忘的回忆吗?

    大鱼:现在比较流行可乐鸡翅,而我小时候,爸妈也会用亚洲沙士炒肉,或者做成沙士鸡翅,味道很特别,不比可乐鸡翅差。

    茗茗:以前家里还没有冰箱,所以夏天我最大的享受就是买一瓶沙士喝,大热天从冰柜里拿出的沙士冰凉冰凉的,玻璃瓶上还会结很多小水珠,我还很喜欢用瓶子来冰自己的脸蛋。第一口永远 都 是 最 爽的,但是我并不会大口大口喝完,而是小口小口地抿,因为喝完就要等到下次啦!

    C C:小时候只喝亚洲沙士,似乎汽水也只有这个牌子。后来就开始喝其它的饮料,再次喝到沙士汽水是在台湾做交换生期间,发现台湾当地很有名的黑松沙士,虽然味道和亚洲沙士很不一样,但是童年喝沙士汽水的回忆一下子就被勾起来了。

    现在还有喝沙士汽水的习惯吗?你觉得味道和以前一样吗?

    佳佳:这两年市面上又重新看到亚洲沙士的身影,一开始真的很兴奋。我偶尔也会买来喝,现在虽然包装上很下工夫,不过还是记忆中的沙士味道更好,不知道是配料变了还是记忆总是美化。

    春霞:现在没有像小时候那样经常喝了,虽然包装变了,味道和以前是一样的。不过小时候喝惯的白柠味现在没得卖了,希望以后能见到!

    Wing:虽然现在商场超市都能买到很多不同牌子的沙士汽水,我也会尝试,但是喝沙士的次数真的少了很多。味道嘛,和以前其实差不多。不过现在饮料的选择种类那么多,除非是沙士爱好者,否则也不会经常喝吧。

    现在你会喝哪些饮料呢?

    C C:现在我喝得最多的是运动饮料,我喜欢运动,喝运动饮料能解渴,还能补充身体能量,对身体比较有益。

    君仔:很多种饮料我都会喝,比如可乐、咖啡、奶茶、冰红茶等。而且我喜欢买瓶装的,出门带着方便。不过我最常喝的应该是美汁源的果汁,它的果汁都有果粒,其中我最喜欢的是柠檬口味。

    佳佳:聚餐的时候一般喝可乐和啤酒比较多,其他时候外出我一般会去大卡司、歇脚亭这些饮料专卖店买调制的饮品。这些专卖店的饮料都是现场制作,没有放太多防腐剂之类的化学物质,而且口味和选择也很多样。

    比起现在种类繁多的饮料,沙士汽水还是你心目中最好喝的饮料吗?

    春霞:现在喝沙士汽水,很大的原因还是因为怀旧的缘故,每次喝就好像又回到小时候一样,这种感情是其它饮料所无法给予的。如果单单从口味来说,沙士汽水倒不是最好喝的,却是让我最难忘的饮料。

    君仔:沙士汽水一直都是我心目中最好喝的饮料,因为从小喝到大。而且沙士作为一种草本植物饮料,其实对身体健康是有好处的,以前还可以拿来治病。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