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芋头蒸腊肉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2月28日        版次:GB07    作者:棠棣

    食货志

    棠棣(媒体人)

    上个礼拜表姐寄的腊肉和腊肠,同那股强冷空气一起到了广州。

    腊肉腊肠是表姐亲手用柏树枝、桔子皮、花生壳熏的,她说一定要给我尝尝他们四川的味道。可先生的菜谱里是从来没有腊味的,他把它们列入不健康食物,自己不吃,也坚决抵制家里人吃。表姐寄来的腊味,他发愁不知该怎么处理。

    腊肉被挂在阳台的角落里,散发出诱人的香味,我眼馋了几日。没想到机会来了,先生说要出差,这可是我和儿子吃腊味的难得时机,怎容错过?

    一早,我把腊肉取下来,切了小半条,浸泡在淘米水中,然后去市场,为腊肉物色一个绝佳的配偶———芋头,做一道儿子最爱吃的菜———芋头蒸腊肉。

    食在广东,真不是随便说的。广东食材之丰富,就连芋头,都有好几种。

    我要找的是槟榔芋,块头很大,一个就有两三斤重。它看起来皮很糙 ,但切开可见一丝一丝粉红色的纹路,不仅漂亮,肉质还特别细特别粉,味道也特别香。这种广东芋头没有名气,但口感一点也不比荔浦芋差。这很符合广东人低调务实的个性。

    还真给我找着了,市场上最西边那家档口,今天正好进了一大筐新鲜的槟榔芋。我挑了一个中等大小掂了掂手感不死沉的芋头,称了一下:两斤六两。以前我也不会挑芋头,还是这个卖菜的小伙子教我的。每次都是他帮我挑好,然后十分诚恳十分自信地对我说:“你信我啦,死沉的芋头肉不够松。”实践证明,他挑的都不错。

    两斤六两的大芋头,两个人吃,明显大了,但就这个头也只能算是槟榔芋中的中等个。一顿吃不完就分两次吧,反正槟榔芋很耐储存,切开了即使不放冰箱,也能放个两三天。

    买完菜回到家,我摸了摸腊肉,已浸泡得有点软了。我把淘米水倒掉,把腊肉清洗干净。沥沥水,再切成片。不能太厚,也不能太薄。厚了,怕蒸不透,薄了,油不够多,腊肉的口感会有点柴。

    芋头切一半,把剩下的一半裹上保鲜膜,放进冰箱。过几天做芋头焖饭,又是一道美味。

    把备用的芋头削皮,洗净,切成和腊肉差不多厚薄的片。拿一个大不锈钢盘子,一片芋头一片腊肉上下间隔着摆放一圈。儿子走进厨房,见到摆放整齐的芋头和腊肉,眼睛一亮,做了个夸张的表情:“哇!像一朵花,看着就想吃。”

    这道菜不用放盐,因为腊肉已经够咸。也不用放油,腊肉的油蒸出来后自然渗入芋头,滋润芋头。这种懒人菜,最适合像我这样的好吃又怕费事的人。

    更简单的,是蒸的方法。我习惯放在饭锅上蒸,饭熟菜也熟,不用计算时间。倒不是为了省火,而是因为放在饭锅上蒸出来的芋头,会自带一股饭香,吃起来肉质也更绵软。我保证,这绝对不是心理作用,我试过单独用锅蒸,味道就是欠那么一点。

    可是两个人的饭太少了,火力不够啊。儿子建议:“那就多淘一些米,做够四个人吃的分量,还怕火力不够吗?”像我们这种饮食文化特别发达的国家,就连孩子,在吃上也是智慧无穷。

    就这么办了。

    米下锅,架上那个摆放了芋头和腊肉的不锈钢盘子,盖上锅盖,通上电。十几分钟以后,热气冒出,一股糅合了芋头的粉香和腊肉的烟香的神奇香味飘到了客厅。

    儿子又跑进厨房:“妈,饭什么时候好啊?”

    “快了,快了,等电饭锅跳了,再焖一会儿就好。”

    有了芋头蒸腊肉这位霸道总裁,哪里还有其它菜说话的份,干脆都让位吧。只需几条青菜,便是美美的一餐。

    先生回家,不经意瞥见阳台上的腊肉少了半条,便自问自答:“腊肉哪里去了?估计是给馋猫偷吃了。”

    儿子和我偷偷地相视一笑。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