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猪年的缘分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2月28日        版次:GB07    作者:李波

    风俗

    李波(退休族)

    农历猪年到了,是我本命年。我的长大,与猪有缘。

    在我之前,母亲生了一个女孩,夭折了。我出生后,为能平安成长,父母就请一个瞎子帮我算命,瞎子便口授了两个与猪相关的“护命”之法。

    一是“祭食槽”。大人按照瞎子的指示,向东五六里地寻到一户姓朱的人家,户主也属猪,跟人家说好,每年我生日这天,大人带着香烛和礼品,领我去“祭食槽”。

    礼品是送给人家的,一包糖果,一条麻糕。人家接过礼品后,就领着我们来到他家的猪圈前,燃烛,焚香,大人手把手地教我对着猪食槽磕头。本来睡得蛮香的一只大肥猪见到这阵势就站起来,对着我直“嗡嗡”,以示“欢迎”。

    仪式结束后,户主或是他女人总要摸摸我的脑袋,夸一声这孩子长得好看,将来有出息。还抓糖果给我吃。

    我7岁开始上学,按照瞎子的嘱咐,上学了就不用再“祭食槽”了。

    二是鼻子上戴小金圈。将我鼻中隔刺一个眼儿,戴上一只3分重的小金圈(当时1市斤等于16两,1两等于10钱,1钱等于10分),活像猪鼻上戴的“防拱圈”,作用相似于贾宝玉项上挂的通灵宝玉。这玩意儿摇篮中的我就戴上了,由于我太小毫无安全意识,那只小金圈后来被人偷摘了。宝贝儿子小命要紧,父母气过、骂过后,又省吃俭用,给我重置了一只小金圈戴上。

    幼时鼻子上戴着这玩意儿无所谓,不知道害羞,就是流的鼻涕有时挂在上面,很不雅。上学时还戴着,同学觉得好玩,就追着看,有的还“嗡,嗡———”把我当猪唤。老师知道后赶紧加以制止,说这同学是父母的宝贝疙瘩,谁也不许欺负他。后来又来了个鼻子戴金圈的,老师将我俩“物以类聚”,安排坐一桌,成为班上的两只“大熊猫”,老师对我俩特别照顾。到五年级时,知道害羞了,再也不肯戴了,父母也认为我已经长大了,就摘去了小金圈。

    长大后,每每想到鼻戴金圈、给猪磕头,就会哑然失笑。说起来我能平平安安地长大成人,憨厚、朴实、善良、耐苦、执着性格的形成,似乎跟父母听了瞎子的话,把我“当猪养”不无关系吧。

    投稿请发至:csbj@nandu.cc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