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到:

一支成军12年的广州本地概念乐队

Monster KaR:趁还没有变成老油条,努力做有趣的事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年12月06日        版次:GB02    作者:丁慧峰

    Monster KaR的卡通形象最初是想治疗情绪。

    Gary(后右一)和现在的Monster KaR。

    怪兽阿佧(Monster K aR )是一个神奇的存在,作为一支成军12年的概念乐队,成员却几度更迭,但是“广州仔”主创陈伟嘉(G ary),对音乐的热情却一直在持续,这十二年推出了三张专辑及5张E p,包揽大部分词曲创作超过60多首作品。这个周末,Monster K aR就将作为广州本地乐队的代表,登上草莓音乐节舞台,而到12月23日,他们的12周年巡演就将从广州T u凸空间开启,然后圣诞节在深圳H ou Live,跨年到北京连演两场,G ary很自豪地说,Monster K aR大部分歌曲都是粤语,可算是唯一一支不断地在北京开唱的粤语独立乐队。 采写:南都记者 丁慧峰 实习生 郭东华

    A

    热情

    被音乐耽误的设计师?

    MonsterK aR成军有12年了,但G ary做音乐却可以更往前回溯,他自己说还未正式定义为Mo n ste rK aR时就狂热喜欢G runge音乐,有过受涅槃乐队影响的青春时代,像《明日之后》等歌曲早在2000年左右就完成创作。这些年虽然一直在边工作边做乐队,但可贵的是对音乐的热情没有停止。

    南方都市报:你算不算是被音乐耽误的设计师?

    G ary:我毕业于广州美院室内设计专业,也喜欢收集一些有趣的东西,但音乐是我最核心的部分,养成我这个人,我所有的东西跟音乐有关,音乐启发一些设计的灵感和审美,音乐就是一本教科书,教我去分别各种事情。

    南都:做设计比做音乐更赚钱吧?

    G ary:我做设计,也做乐队,后来就觉得做设计太憋屈,还不如做自己热爱的事情。因为我觉得人生有限,肯定是要做一些自己觉得有趣的事情,就边打工边做乐队。我写了很多歌,也试过自己唱,但被说唱得太难听,有人说你的歌如果不是你来唱的话,就会很好,于是我就一直找主唱。第一任主唱陈冬妮是在我做的展览庆功卡拉OK时认识的,她当时唱小红莓,又唱王菲,唱得那么好听,就点燃了我的热情。

    南都:一边打工一边做音乐,但也都是在做音乐相关的事情吧?

    G ary:我也给很多主流的歌手做演出幕后制作统筹,当年的荒岛音乐会、创意生活节,我都是执行制作人,我也懂音响、灯光这些,做了很多文艺明星背后的策划制作。工作时乐队就暂缓,名字还有,粉丝还有,像2013年的热波音乐节来邀请我们,就重组乐队去玩一下,当时在星海找了一个基本功很好的主唱弈彤,后来制作人李马科加入。到了2016年,主唱毕业要去找工作,我们又告一段落。

    南都:主唱换了几个,但M on-ster KaR的音乐一直在持续是吧?

    Ga ry:对啊,那时草莓音乐节 又 来邀 请 ,2017年的元 旦 在 广州演出,怎么办?又开始招人,这时来了个长得很帅的女主唱菲力,有点像鹿晗。我还把前三任主唱都叫过来录,还做了付费数字专辑。

    B

    涅槃

    “感觉好极了”,希望再拼一把

    Monster K aR在第一阶段的时候全是以G ary的个人创作作品为主,2013年开始尝试以独立乐队形式去创作,到后来有了《相信公路》这样的代表作,再成立“感觉好极了”厂牌,除了给陈珊妮担任内地代理,要期望在作品本身更上层楼,今年更是邀请周耀辉填词做出新歌《第三生》这样的力作。

    南都:之前是一边工作一边做乐队,是什么刺激你下定决心全力做音乐?

    G ary:之前也经历了很多事情,到了2017年底,我就觉得我做了好多其他的事情,但没有用全部力量在做音乐,虽然得到了这么多机会,但是没有全力去做。沼泽乐队就在我们隔壁,但是他们天天在做音乐,我没有够努力,我的青春是不是快没有了,如果我不做这个,做其他东西,可以赚钱,但我要完成 我 的 心愿,我要做独立唱片,做独立厂牌。

    南都:所以就开始做厂牌,算是全力投入了?

    G ary:是的,“公主”陈珊妮要找一个内地的合作伙伴,通过香港的艺人朋友找到我,我就签了三个艺人代理,陈珊妮、M onster K aR和香港的秋红乐队,注册了独立厂牌“感觉好极了”,全力做独立音乐。我回头一看,M onster K aR已经做了12年,大家都还在,我就继续做下去。其实M onster K aR的卡通形象最开始想治疗一些人的情绪,最主要的是治疗自己的情绪,这么多年,也有一定的治疗效果。趁还没有变成老油条,希望再拼一把。

    南都:你是做设计出身,有没有想过把M onster KaR做成G orillaz?

    G ary:当然有想过,因为预算的问题,只能先平面化,我们在北京也找过一个艺术家,做过阿佧的多媒体投影,也是很前卫的做法。未来会做成什么,我不知道,但这次M onster K aR的演出还是会去北京,在著名D J张有待的九霄演两场。我们本来也有个12周年的计划,再加上这次草莓音乐节的契机,就会在广州、深圳和北京做专场。

    南都:做了12年,现在反倒是比以前更坚定了?

    G ary:一定要把这个东西定下来,无论成不成,赚不赚钱,都要定下来,就好像给自己定个目标,逼自己去做,比如说我要去练琴,租广州很贵的专业排练室,有调音师一直围着去排练,不然就有各种事情来干扰,什么都干不了,所以一定要逼自己去做。音乐这个东西不像打工一样,做一个月就有一个月的收入,它要不停地不停地去做,才能做出东西留在世界上。李志也给我启发,这个行业是要有一两个领头人,做出来,让更多人有希望,我一定要把它当做一回事去做。

    南都:所以“感觉好极了”,要努力出更好的作品是吧?

    G ary:是的,新作品我要求更高,要做到像陈珊妮这样级别的水准。我们作为独立音乐人也曾在英国A bbey R oad做后期母带,Beatles能够改变世界,我没有想到那么伟大,但想用独立音乐的方式,去改变一些主流的流行,比如你可以选择流量小生,也可以选择我们。因为我也是受小众影响,而不是那些更主流的歌曲。我现在就想做回这些音乐,就像我的偶像Radiohead,他们做乐队不解散。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