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薄荷,凉薄荷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年07月26日        版次:GB07    作者:黄淑芬

    风 物

    黄淑芬(职员)

    夏日炎炎,酷暑难消。午后,挪动一把藤椅,泡上一杯薄荷凉茶,坐在树影下,在凉风中悠然品茶,就是最好的享受。

    小时候,一进入三伏天,母亲就会去菜园子里摘回几片薄荷叶,给我们做薄荷凉茶来喝。母亲说伏天人昏沉沉,没有精神,喝点薄荷茶下去,人就清醒,做事利索。

    我却拒绝喝,觉得它有一股子怪味。母亲好话说了一箩筐,我就是不听。母亲见软的不行,干脆来硬的,威胁我说不喝就不要我了,并且她老人家还拽着我的胳膊,假意要把我撵出门。在母亲的“威胁利诱”之下,我皱起眉头,勉强喝了一小口。其实我根本没有咽下,就这样含在嘴里,趁母亲转身走开,我就把它给吐了出来。

    年少的我,不领母亲的情就罢了,反而把怨气撒在了薄荷身上。有一天,母亲到山里做工。我偷偷地溜进菜园,窜到薄荷前,张开双手从薄荷的根部往顶上捋叶。不一会,五棵薄荷全部被我剃成了“光头”。摸过薄荷,手上、身上粘上凉凉的青香味,我不敢直接进家,就跑到水碾旁的河沟里泡了半天的澡。消除了异味,我才回家。

    第二天,我听见母亲和父亲的对话,是关于薄荷的。母亲说,也不知道是哪个捣蛋仔,把园子里的薄荷叶全部掐光,本想拿薄荷凉茶来给孩子们解暑,这下要一个月后才长满叶了,菜园在路边就是不好。父亲说,可能是谁家煮狗肉,扯来做香料呢?母亲说,煮狗肉用得那么多?他们猜来猜去,也找不出祸害薄荷的罪魁祸首,我躲在一边偷偷笑,心里好不得意。

    等知道薄荷的好时,我已长大并离家多年。那年,回老家办身份证。夜里,我喉咙又干又辣,并且还不断干咳,这是要感冒的前兆。可是,在乡下黑灯瞎火的,到哪里去买药呢?母亲看见我难受,打着电筒去菜园里摘回一把薄荷叶。不一会,空气中又飘起那股熟悉的味道。像小时候一样,母亲舀了一碗,端到我面前。这能行吗?我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母亲。母亲说,薄荷是清凉的,你喉咙干,合适吃,可以缓解一下,明天再上医院。我顺从地喝下那碗薄荷茶,喉咙果然好受了很多。

    从此,我逐渐爱上了薄荷凉茶。树下慢品薄荷凉茶,我要对年少时自己对薄荷的冒犯说声抱歉。其实,有着“怪”味的薄荷凉茶里隐藏着母亲对我们的爱。眼前,母亲仿佛又端着一碗凉茶,含着笑,向我走来。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