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年小愿望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年03月09日        版次:GB07    作者:黄育斌

    心 情

    黄育斌(打工族)

    一愿身体依然保持健康。咱的身体从上到下从内到外各方面还算正常,没什么大毛病,但毕竟也运行了几十个春秋,说不上是残旧老朽,却也是沧桑中年,不再是青春年少的最佳状态了。跋涉奔波于中年道上,上有老下有小,生活中的琐事俗事杂事都上心头,人生中的责任义务皆压于肩膀,试想若没有健康的身体,如何担得起现实的沉重。

    二愿快点找到一份收入好一点的工作。说来惭愧,自从工厂倒闭沦为失业一族后,因学历低没特长缺技术一直谋不到一个好的活计,一直颠簸潦倒干着零零碎碎的活,这些年来人卑言贱碌碌无为。时断时续地看老板脸色打着没有什么出息的工,心中总忐忑惶恐,抬不起头挺不直腰。

    自己在老婆大人的眼中,就像一件失去功用的旧家具,摆放在那里都有碍观瞻,在宝贝儿子的眼中,就是一本过时失效的旧书籍,怎么翻看都不堪阅读。每想到自己庸庸碌碌碌碌庸庸,无经济贡献于家庭,无物质荣光于儿子,只有索取没有奉献,愧对人夫人父的称号,就虚汗淋漓羞愧不已。因此祈求能快点找到比较好一点的工作,以便对家庭的经济建设、对儿子的养育责任,以尽微薄之力。

    三愿写作水平有些微的提高。不学无术才疏学浅,竟不自量力摆弄文字。可遗憾的是学识低、腹中空、资质愚、悟性钝,涂鸦二十余载,从豪情满怀的文学青年到沧桑憔悴的文学中年,虽偶尔也在报刊杂志发表了一些不知所云滥竽充数的诗歌散文随笔小故事之类,但始终觉得笔枯墨涩思想浅薄,文字浅陋作品幼稚,更不用说微言大义深刻至理。

    多年来虽坚持熬夜码字,拈断了不少胡须搔落了不少头发,可写作水平总没见有什么长进,年纪却长了一大截。文学路上,看前辈长者腕底锦绣风骚在前,观后生青年笔挟风雷从后赶上,感觉自己还是步履蹒跚踉跄徘徊于起跑线上,不禁有年华蹉跎之感慨大浪淘沙之嗟叹。

    曾想抛笔不再与文字文学缠绵亲近,无奈始终不自量力一往情深痴心不改。因此希望梦笔生花,以慰吾对文学二十余年之痴情眷恋。

手机看报
分享到:

开启桌面通知×

开启后,有重磅新闻时浏览器会向你推送动态通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