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济荣:不待扬鞭自奋蹄

广州艺博院举办“讴歌时代———刘济荣艺术回顾展”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12月21日        版次:GB06    作者:朱蓉婷

    刘济荣《西藏女社员》,1965年,纸本设色。

    南都讯 记者朱蓉婷 由广州艺术博物院主办的“讴歌时代———刘济荣艺术回顾展”于2017年12月21日至2018年3月18日在广州艺术博物院举办。

    刘济荣是当代岭南著名画家、美术教育家,岭南画坛人物画的主将之一。据介绍,20 16年12月15日,刘济荣因病逝世后,家属根据其生前意愿,将部分遗作捐献给广州艺博院,包括素描、画稿、创作草图、代表作等共689件。这批作品的入藏,将成为未来进行刘济荣个案研究的重要资料。本次展览分“时代歌者”、“西部纵情”、“暮年抒怀”三个专题,系统回顾了刘济荣一生的艺术成就。

    刘济荣1957年在中南美专和1962年在中央美院求学期间,得到关山月、杨之光、蒋兆和、叶浅予等名师的教导,接受严格的素描(包括速写)等造型训练。此期间的作品,力图以西方写实主义绘画技法改造传统中国画,尤其是人物画,创作了大量反映工农群众生产、劳动场面的速写,为日后的创作积累了素材。学成后,他创作了《接挑》、《落户》、《比力图》、《绘新图》、《金珠玛米住我家》、《精心培育》、《晨》、《园丁的喜悦》等,塑造了平凡劳动者的光辉形象。

    1965年,由于接受了文化部下达的为人民大会堂西藏厅作画的任务,刘济荣从此与西部,与藏民结下了深厚的情缘。西部壮阔的自然风光、淳朴善良的藏民、自由欢快的生活、独特的民族服饰为刘济荣的艺术注入了浪漫、奔放的元素。

    “老牛自知黄昏晚,不待扬鞭自奋蹄”,这正是刘济荣暮年的写照。到了暮年,刘济荣的艺术创作进入了新的阶段:一方面,他以大写意笔法创作了大量牦牛、水牛题材的作品,因此他自号“牧牛人”;另一方面,他仍然坚持为岭南先贤造像,表现岭南风土人情。同时,作为徐悲鸿与蒋兆和艺术思想构成的“徐蒋体系”的传人,刘济荣在教学和实践上提倡的“四写”(即速写、写生、摹写、默写)影响了一批又一批岭南画坛的青年艺术家。

    广州艺博院将配合该展览举办一系列公共教育活动,包括“专家带你看展览”,读书会、走进艺术家工作室等,让观众从不同角度了解刘济荣的艺术人生。

手机看报

开启桌面通知×

开启后,有重磅新闻时浏览器会向你推送动态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