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拷边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12月15日        版次:GB06    作者:李波

    世 相

    李波(退休族)

    岳母快90岁了,背驼得厉害,买的内衣穿不合身。

    老婆翻出压箱经年的一块绒布,自己动手做一套内衣送她。

    老婆是个自学成才的“缝纫师”,一套内衣裁剪得有模有样,让我拿到缝纫店去拷边。

    还记得以前拷边一件两毛钱,不知现在哪儿拷边,价格几何。

    老婆说南边小街有几家缝纫店,兴许有这业务,至于价格,一件最多两块钱吧?

    找到第一家说明来意,女老板说都什么年代了,现在还有谁做衣服穿啊。

    她们店是专做羽绒服,不给拷边。

    第二家也是专做羽绒服,女老板脸上写满不屑,说的话跟第一个老板如出一辙。

    我带着哀求的语调请她帮帮忙,女老板就显得很不耐烦,便知趣地赶到下一家。

    第三家也是专做羽绒服。男老板耐心地听完我的叙述,默默地接过去亲自拷起边来。

    拷好后问给多少钱,老板竖起一根指头。心说10块钱就10块钱,便递给老板一张10元票,没想到老板直摇头,我一惊:难道要100元?

    这时老板说:“谁家没有老人?我母亲背也驼,内衣也是我做的,她穿着舒服。———你就给一块钱吧,就算你付过钱了,不然你不好意思拿走。”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