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鼾者言

    在外头因鼾所受的善意的嘲讽,恶意的诟骂,以及白眼、斜眼、横眼乃至自己看了也不禁愧上心头的……他人的红眼———一句话,辛酸苦辣,实在也受得不少了。回家与妻说起,妻浅浅一笑。忽然想起一句很文气的话:妻是宁

  • 一双不对称的雨鞋

    那是一双浅口雨鞋,黑色的,嫌大,差不多还能塞进小半个后跟。母亲说,脚正长呢,买大一点。

  • 母亲越来越难骗

    爱人用英语问我多少钱,我用英语回答她,她听了吐吐舌头,又故作镇静。这是我俩摸索出来的谈论价格的方式,以确保不泄密———因为,母亲越来越难骗了。

  • 一无所有

    儿子儿媳在农贸市场卖鱼,他就帮着杀鱼。老张头儿边杀鱼边哼歌,一不注意就把鱼胆弄破,鱼胆一弄破,他就用民间流传的方法,照着鱼肚吐唾液,试图除去胆苦味。顾客很不满意。

手机看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