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赵超构与郭沫若的忘年交

    “生不愿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在众多星光耀眼的文学前辈当中,赵超构最崇拜、最敬慕的是郭沫若。郭沫若是赵超构青少年时代的偶像。他们见过几次面,可具体的细节没有任何文字记载,赵超构在文章中也从没提到

  • 晚清的铁路利弊论

    火车诞生以来,也不过百余年的历史,而铁路等新式交通工具带给人类社会的变化极其巨大,被马克思称为“交通革命”,其功直逼十八世纪下半叶的工业革命。但这么好的东西在近代中国的引进与推广则是一波三折,跌宕起伏

手机看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