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巡不动到一票难求,他的“飞行器”安全着陆了

郭顶的“落地之约”:原来我可以慢慢慢慢做自己喜欢的东西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10月26日        版次:GB02    作者:麻乐

    这已经是郭顶今年第三次接受南都的访问。年初为专辑《飞行器的执行周期》造势,年中畅聊金曲奖提名大热的感想,而这次,是为了他那余票已所剩无几的全国巡演“落地之约”接受采访。

    这次郭顶巡演场子都安排在各大城市的Livehouse里,郭顶说要“脸贴脸”地演给大家看。

    如果把郭顶十多年的音乐旅程比作一次飞行,这次巡演就真的像是降落一样,安全落地,开花结果。演出主题与专辑名呼应,起名“落地之约”,这是郭顶出道12年来第一次举办个人演唱会。遥想他第一次登上演唱会舞台,还是在2005年,以R & B新锐王子之姿给周杰伦的北京个唱暖场,载歌载舞,与今日判若两人。

    “落地之约”重庆成都两站率先在10月中旬开演,舞台上6人组成的full band,带来精心排练了5个月的演出;而环球音乐工作人员透露,演出当天中午11点,便有粉丝前来候场,下午时演出场地外更是排起长龙,歌迷都期待能抢占一个好位置,来赴郭顶这场久违的音乐之约。

    采写:南都记者麻乐

    A

    超热情的乐迷

    “还要多远才能进入你的心”———《水星记》

    率先开演的两场里,观众的热情反馈出乎郭顶意料,“一开始还有点担心大家的反应,预估会是比较安静的现场。”可实际上,观众轻松地融入了表演,氛围热烈、喧闹,大合唱频繁,“我其实没有想到大家都能跟着唱,因为那些歌也不是特别好唱,但是他们一直跟着唱,就觉得还挺难忘的。”

    郭顶用“超乎想象”形容观众给他的印象,这两站演出过后,乐迷在微博上发布了许许多多的演出片段视频,大合唱此起彼落。郭顶回忆:“大家的声音很大,重庆那场因为舞台离观众比较近,基本上我都不太能听到自己的声音,被观众声音盖掉了。”

    唱到《水星记》这首,郭顶干脆将话筒对着观众———“还要多远才能进入你的心/还要多久才能和你接近/咫尺远近却无法靠近的那个人/也等着和你相遇……”整齐划一的合唱,就像观众对郭顶的深情告白。

    乐手们也演奏得格外尽兴,一个视频片段里,吉他手周坤兴奋地站在架子鼓上弹奏吉他;另一段视频,在跟郭顶对飙吉他后,吉他手兴奋地从郭顶身后搂住正在弹奏的郭顶,亲昵而无厘头;而《每个眼神都只身荒野》这首歌尾声,郭顶一把将吉他摔在地上,释放潇洒不羁的气息。

    “是同一把吉他。”郭顶在此前台湾的表演里,也曾把吉他摔在地上,“还没坏哈哈,它还好着呢!”郭顶回忆,整个乐队都“演得挺爽”,一些即兴的动作也非事前刻意编排,都是自然发生,他说这是Livehouse表演的魅力所在。

    B

    脸贴脸的场地

    “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在老地方相遇”———《想着你》

    今年11月,《飞行器的执行周期》发行一周年,“落地之约”就像郭顶在全国上演的巡回秋收,收割着各地的粉丝。

    可是专辑发行之初,他内心忐忑:“你当然知道自己要做一个东西,但是不太知道最后要去哪。”专辑是他扔在海里的漂流瓶,去向未卜。这场“落地之约”早在专辑推出前就开始谋划,方案很多,落实很难,甚至还考虑过巡演大巴车全国跑的方案,不考虑售票,“因为不知道有多少人能来现场。”

    不过郭顶铁了心,打定主意要做Livehouse表演,随后跟主办方接洽、巡演线路设计、场地规划……耗时而繁琐的实际问题接踵而至,演出也拖延着,光是寻找乐手就花了大半年的时间,“除了音乐风格契合以外,他(乐手)得对这些音乐有兴趣,我不希望把你找过来,付给你酬劳你就干活,干完活儿就走了。”乐队跟郭顶软磨硬泡五个多月,培养默契,一点点打磨,虽然是Livehouse表演,可郭顶认为Livehouse不代表粗制滥造。

    “虽然是Livehouse,但是不能瞎做,不能说出声就行。Livehouse对我来说意义很重大,因为我在喜欢上音乐的时候,也是受了很多经典的现场的影响,除了几万人甚至几十万人的大场,另外一个最吸引我的,就是跟大家用脸贴脸的演出方式去交流。”他钟情的T he BlackK eys、JackW hite都曾有Livehouse表演的经历,后者甚至在Livehouse现场录制专辑。“对我来说,这些东西是跟音乐特别相关的,我能够非常真实地看到人们的反应,他们也能够非常真实地感受到我表演时的那个感觉。”

    现场演出是《飞行器的执行周期》作品整体的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跟专辑音乐不追求精细打磨的粗粝感一脉相承,Livehouse里的表演也是追求“原始”的音乐状态。“就像你在上学的时候,在学校某个食堂里,或剧场里演,那种感觉是非常原始的状态。”包括郭顶在内的乐手们素颜上阵。郭顶的长发造型是出于易打理的缘故,“我平时排练扎起来比较多,没什么精力打理,短发的话就需要打理、弄一弄。短时间没有太考虑换发型,特别长了我就剪一下,不要太长了。”

    “落地之约”奉献了《飞行器的执行周期》和郭顶旧代表作等近20首歌曲。观众全程站立,郭顶享受这种面对面的快感,他说观众的反应,也是表演的一部分。“其实演出就是让它自然发生,如果发生了一些什么东西,都是比较正常的。我们也没有特别多的设计,一个Livehouse的演出就是两个部分———台上的人和台下的人,都是表演的一个整体。如果我们大家都表现得很自然,也很在气氛当中的话,我觉得就还挺好的。”

    5个月的排练中途迎来了金曲奖的6项提名,他本着“相互尊重”的原则出席典礼,“别人给你入围了,你必须要释放你的尊重,当然也很开心。毕竟是个非常有含金量的奖,我为了音乐而去,台下坐的都是音乐人,其实我还是更多考量这件事跟音乐有没有关系。”

    C

    第一次舞台经验

    “曾经这里是无人之地,如今这里风和日丽”

    ———《凄美地》

    虽然“落地之约”现场不乏郭顶的旧相识老乐迷,但他能感受到,一些观众是从新专辑才认识的他。

    “如果你关注了我以前的话,是没有像现在这种以乐队的形式的,跟大家真正地融在音乐里面,之前基本上是唱卡拉了。”“落地之约”以前,郭顶从来没有开过个人演唱会,他的第一次演唱会舞台经验,献给了当年就已红得发紫的周杰伦。“是2005年8月,在他的演唱会上做暖场。”如今网上还有当年郭顶暖场的新闻,他说当年公司为了推一推自己这个新人,也是颇费周折。“工人体育场,不是体育馆,四万人都满了,周杰伦当时的票根本是买不到的状态。”

    在周杰伦的舞台上,郭顶载歌载舞,如果你翻看郭顶旧歌《今天还是明天》的M V,就能领略他妖娆的舞姿。跳舞这事以后还会不会出现在郭顶的舞台上?“我不会跳体操那种类型的。”郭顶自嘲年纪大了,跳舞有点难为情,“但还是会动一动,比如说歌里面有一些funk,有一些节奏的东西,但不会来个大群舞,那就有点太过了,我现在年纪也不小了,在台上那么弄,有点太厉害了……”

    20出头时的郭顶,以当时最潮流的R & B曲风出道,走全能音乐才子路线,唱跳创作样样通,“就好像一个小孩儿,发了一张唱片,然后进来(乐坛)。”郭顶说,当时的自己也只能做到那个程度,“以我的能力,当时大概也只能够以这种形态出现。而且当时演出的机制或市场,没有现在这么的宽容。”

    前两张专辑没有给郭顶创造开演唱会的机会,“当时觉得很多事就是一开始就结束了。”虽然专辑被一些人听到了,但他不适应演艺圈的造势方式,“可能有一些通告或者干嘛,也不是特别音乐性的东西,我自己对这些会比较矛盾,我一矛盾,当然就……”

    以至于《飞行器的执行周期》推出后,不少人以为郭顶是乐坛新秀。

    几年过去,他越发知道自己崇尚六七十年代伍德斯托克式的巡演,恨不得背着乐器、坐着巴士去各地云游演出。“现在也基本是这样,只是巴士变成了高铁,其实也是一样,自己背着乐器到各个城市演给大家看。”

    D

    惊喜的销售佳绩

    “我知道这样不好,但还是得问一下”———微博发帖

    虽然铁了心要做成“落地之约”,排练也已按部就班地进行,可郭顶不知道,究竟有谁会来捧场观看。

    8月31日傍晚,他在微博发了一条帖子:“我知道这样不好,但还是得问一下,如果巡演应该去哪些城市找你们,如果没什么人,真的就巡不动。”话语耿直又惹人怜惜,引发了歌迷近5000条评论,人们都在呼喊自己的城市。过了两天,郭顶工作室“享耳音乐”又在微信发起巡演城市投票,上海、广州、深圳分别以一千左右的票数位列前三。

    “投票不是噱头,挑选场地也参考了投票,当时这么做一是模棱两可,二是巡演推进不太顺利。”郭顶完全没有料到微博和微信里歌迷的热烈反响,这给了他莫大的推动力,“因为他们想看这件事情,我也想做这件事,就变成一个死磕也要做好的事情。”

    不过郭顶对数据怀有一定程度的警惕,投票数据并不一定能直接转化成买票到场的观众,他心里也做好了思想准备,即便台下人数寥寥,演出也要保质保量,“这个事是你想做的,你觉得这个是跟音乐有关系的事情,你愿意这样做,那跟其它的事情都没什么关系。你要去演,就是你爽到了,其实还是一个这样的出发点———我想做这件事情,哪怕真的台下没多少人来,还是得好好演。”

    “落地之约”在秀动网开票当日,部分场次门票便售罄,秀动网的相关人员表示,郭顶的销售成绩非常可观,情理之中又让人喜出望外。

    对于销售成绩,郭顶感觉努力终于有了回音:“终于可以去到那个地儿,你现场演的时候,至少不会太冷……你做好分内的事情,真的能被人听到,它可能会通过另外一种模式反馈给你。”重庆和成都站的热烈氛围,为巡演开了个好头。

    售票的成功,就像郭顶的漂流瓶抵达了岸边,被千千万万个歌迷捡起。从出专辑开始,到今天的巡演落地,乐迷们一步步实际的支持行动让郭顶收获了巨大的鼓励,“有很多人会觉得,是不是自己好好做,也得不到什么反响,其实也不一定。我一直是在想这件事,包括在做专辑的时候也在想,可能你自己的能力还是在于做好音乐、顾好音乐这个部分,其它的就看缘分吧……发了这个片子之后,一步一步地得到大家的反馈,我原来到这了,原来我可以慢慢慢慢做自己喜欢的东西,大家还挺接受的,一直到今天开始巡演。”

    飞行器的相关信息

    航班:落地之约

    机长:郭顶

    机型:Livehouse

    日期:2017年11月、12月

    目的地:全国15个城市

    座位:站票

    机上娱乐:《飞行器的执行周期》全碟歌曲以及机长郭顶旧作。所有歌曲为重新编曲,机长郭顶表示照着唱片的歌曲原样表演,太过无聊,于是都重新编排。机长特别享受新编的演绎,希望乘客也能享受其中。

    机长提示:

    1.乘客不必过早提前排队登机,理想时间为提前1小时候机。因航班全程站立,切实注意身体状况,因不能携带饮料登机,请在候机时及时补水。

    2 .机长郭顶推荐的舒适区为场地中间位置,声场效果最佳。而头排靠近机长位置虽能看见机长挥汗如雨,但并非最佳观演角度。

    3 .切勿携带灯牌等应援设备,会挡住后排观众,华而不实。

    4 .用手机拍摄机长会挡住后排乘客的视线,请酌情拍摄,重在体验现场的当下。

    新飞行器制造进度:当前机长精力集中在全国巡回演出上,暂无写歌和新专辑制作计划。新专辑创制工作将在巡演之后再启动。

    机长自我介绍:我挺开朗的。我是一个比较慢热的人,但有时候也不是,演出的时候也容易一下就很兴奋。我是一个比较情绪化的人,人都有很多种状态,你呈现的状态可能只是你的某一个角度。专辑的状态当然没有故作深沉,只是主题释放出来的都是比较冷色、深色调的东西,可能给大家造成这种印象。但我觉得那都是我的一个部分,我在微博上的交流还算挺多的,有时候也会跟留言的人聊一聊。

    机长感言:能够选择自己想要做的东西,并且还有人支持,自己还做得挺开心的,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极大的满足了。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