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参加“伴星计划”,到阿比路录音室和HowieB合作录新歌

旅行团的梦幻朝圣之旅:每个音符都在享受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10月24日        版次:GB04    作者:丁慧峰

    旅行团乐队在著名的阿比路“复刻”披头士的经典封面。这条斑马线,每天都有世界各地的乐迷来朝圣。

    新专辑《永远都会在》刚推出几个月、刚刚完成了全国巡演的旅行团乐队,又要有新歌了,他们还去了伦敦的Abbey Road Studios录音,这真是一次实实在在的圆梦、朝圣之旅,因为这里是英伦音乐的“麦加”,主唱孔阳喜欢B eatles,而偶像80%的歌曲都是在这里制作完成;键盘手韦伟喜欢的Pink Floyd,在这里录制过《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队长兼吉他手子君喜欢的Radiohead,在这里录制过《The Bends》。当孔阳拿起列侬用过的话筒,韦伟弹起Pink Floyd用过的风琴,制作人还是和U2、Bjork合作过的拥有全球知名度的Howie B,那种触动是“此刻唯一的意义”,并且“永远都会在”。

    时隔几天接受南都专访时,旅行团乐队的几位成员都还非常兴奋,虽然在歌曲《靠近一点》录制过程中和HowieB有过分歧,但是收获满满,因为颠覆,因为出其不意,才会有不一样的旅行团,而这也正是他们参加百度音乐人“伴星计划-阿比路Abbey Road Studios录音纪行”的意义。

    颠覆

    你熟悉的旅行团可能是《生命是场马拉松》,可能是《逝去的歌》,作为当前国内英伦摇滚的代表乐队,他们的音乐是那么清新流畅,但这次参加“伴星计划”,到Abbey Road Studios和大牌的HowieB合作,新歌将颠覆你对他们的既往印象。

    新歌有点像日本动画片《你的名字》

    南方都市报:新歌在Abbey Road Studios录制,先说一下想表达什么?

    孔阳:这是一首很特别的歌,跟分离和思念有关,也跟异度空间有关,我们第一次涉及这样的主题,不一样的空间不一样的次元,但是又有相互感应的关系,无法接近但是又能感应到对方的吸引,有点像日本的动画片《你的名字》。最初的想法是写给晚上不睡觉的人,因为工作、失眠或者说寂寞,他们会跟心里面的一个世界有连接。

    南都:对你们来说去Abbey RoadStudios当然意义重大,但好像在录制过程中跟HowieB有一点点分歧?怎么产生分歧的,又是怎么化解的?

    孔阳:分歧是每一个创作最好的开始,出现分歧的时候才会有棱角。

    韦伟:我很喜欢HowieB之前制作的东西,像给U 2做的《Pop》,他跟旅行团的路很不一样,我们讲究的是旋律的流畅、和声的美丽还有衔接的自然,这是旅行团的方式;Howie B的方式是每个场景的搭戏,然后跳戏再进戏,就像拍电影,他不太考虑技术上的连接,可以像DJ一样用手法去拼凑。

    南都:所以这次和HowieB的合作带着冒险的元素?

    韦伟:我们的鼓手徐彪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只录了8小节的鼓。HowieB只要8小节的鼓来作为素材,他刚开始就把我们的歌曲剪得乱七八糟,从我做制作人的角度,“哇,这怎么搞啊”,他在乐器方面并不下太多功夫,但在音色上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孔阳:我觉得他的制作角度跟这首歌挺契合,把空间做出来了。

    韦伟:我们的目的达到了,我们的目的就是打破原来的,就是要尝试不一样的才去伦敦,而不是说我们去到英国还是做跟国内一样的,这次完全颠覆了。刚开始有些冲突,有些东西我们认为不对的,但从他的角度是对的,并且他觉得很爽,而且他老是“Oh baby”,“Oh amaz-ing”,一开始不知道amaz-ing在哪里,因为他醉醺醺的,一边喝酒一边制作。

    梦幻

    孔阳在日常说话都是细声细气,但说起参加“伴星计划”还是连用“梦幻”这个词,这次他们还去了利物浦,在Beatles家乡的酒吧表演;还去了伦敦东区的涂鸦艺术区,Blur主唱Damon生活的地方。这次录音已经不仅仅是一次工作,而是一次享受。

    我们就像在博物馆、研究所录音

    南都:所以虽然有冲突,但结果还是好过预期的?

    孔阳:特别感谢百度音乐人和“伴星计划”,花这么大价钱和精力去扶持我们这样的独立乐队,这个行为本身就很梦幻。我们把“伴星计划”定义为朝圣之旅,从录音棚到设备到对Beatles的情感,包括对英伦音乐的情感都是浓缩在“伴星计划”的三天当中。所以这三天是做音乐到目前为止最梦幻的三天,分分秒秒都在享受,发出的每个音符也很享受。

    韦伟:“伴星计划”这个角度真的很好,是从全球的视野,请三个制作人服务三组音乐人(Kawa乐队、旅行团乐队和Lu1),我觉得我们最值,因为我们跟制作人有冲突,学到东西更多。

    南都:具体学到了什么?

    孔阳:当代流行乐的概念是在A b-bey R oadStudios奠定的,我进到棚那天就写了两个旋律,这些经历都会填充在未来的作品里。

    韦伟:我们相当于是在博物馆录音的,更准确地说是科研馆,因为世界上很多录音器材都是在这个录音棚发明的。这里的工程师为了满足Beatles录音的需要做了很多机器,当代流行音乐的器材都在复刻这个音乐棚。我最大的感受还有对幕后音乐人的敬意,我发了一些照片给同行,不少国内的音响师重燃对技术的热情。

    子君:在A bbeyRoadStudios的三天发现那里的工作没有固定性,感觉像个实验的研究所,你有什么想法都可以去尝试,他们不会先去考虑对不对,大家先去听、去体验、去感受,你在中国做制作或者做录音,通常很多录音师、混音师都会有一个固定的标准,不会跟你去研究。

    南都:所以很多好音乐都是玩出来的,像HowieB边喝酒边录音,反倒更舒服?

    孔阳:在国内很多人不会把这件事当做艺术品,不会把这件事当成一个跟自己生命有连接的东西。他就觉得这单活一万,他看到的是一万,做完就拿钱入袋。

    韦伟:HowieB不仅是制作人,他还是混音师,所以我喜欢跟这样的人合作,他在前期制作的时候都会有后期的概念,他知道后期应该做什么,很多人觉得后期可以创造奇迹,其实不是的。

    建议

    现在国产歌手都想“走出去”,也可以和欧美的大牌制作人或者歌手合作,但旅行团认为,更重要的还是审美。

    更重要的还是审美

    南都:难得和HowieB这样级别的制作人合作,他对你们有哪些评价和指点?

    子君:他只是说“Ohbaby”,我弹吉他的时候把我想的东西在外面表演一下,他说了几声“baby”就让我进去录了,进去后就用了几个片段式的手法在里面加,然后他来挑,就这样过了。

    韦伟:我感觉我们懂的东西超出了他的预期。

    南都:所以虽然有点分歧,但录制过程总体还是顺利的?

    孔阳:都很顺利,包括唱。我前十多年每一次到录音棚都会拿着一张列侬的唱片,拿给混音师,我说我要这个声音,你可以帮我缩成这个声音吗?没有一次能办到。直到这次,在列侬声音的出产地你听到了,你才明白。

    子君:其实第一天HowieB迟到了,因为航班原因,他迟到五个多小时,到了他就拼凑那些段落。当时我们都困了,一边睡一边听,特别奇怪。我觉得老哥可能会搞不下去,最后他还真搞下来了。他一边搞一边听,我还听习惯了,最后也顺下来了,真还是有两把刷子。

    南都:所以这次参加“伴星计划”对你们最大的启发是在哪里?

    孔阳:去完Abbey Road我更确定我要怎么做,不要为了别人去省掉自己的事情,我们做过太多这样的事情了。

    韦伟:其实中国的棚有很多超级好的,只是我们的审美有待提高,现在世界最顶尖的设备咱们都有,Abbey Road那些器材其实都好旧,关键是操作的那些人有没有那个钻研的心态。

    采写:南都记者丁慧峰 实习生 郭东华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