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高考之路

    近日,我在饮早茶时向女儿、侄女、外甥等一批青年人宣布,我将写一篇回忆高考的文章,投稿《南方都市报》。想不到这些80后、90后异口同声反对,认为高考是大众教育的必经程序,平淡得很,这类文章没有人要看。

  • 高考“二进宫”

    1975年秋季,我插队落户,走时行李里面装着数理化课本。当时以为,我到农村去还可以用书本知识为农村建设出点儿力。到了农村后才知道,我原来的想法真是天方夜谭,我肚里那点儿墨水根本不够,也根本无用。

手机看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