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南粤先贤画像

《南粤先贤图谱》预售见面会在南国书香节期间举行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8月13日        版次:GB05    作者:朱蓉婷

    将收入《南粤先贤图谱》的画作《韩愈》。

    南都讯 记者朱蓉婷 实习生 孙仪颖 薛秦骞 8月10日,画册《南粤先贤图谱》新书预售暨读者见面会在2017南国书香节广州琶洲会展中心举行。该书作者、著名画家卢延光、蒙复旦、江郁之、吴伯衡等来到现场。他们以独特的线描艺术,将近百位在南粤大地上作出过一定贡献的人物一一勾勒。

    据悉,《南粤先贤图谱》目前正在岭南美术出版社进行审校,预计以软精装在10月出版,同时也开发了明信片、书签和笔记本等周边产品,具有一定收藏价值。

    兼顾粤籍人与来粤者

    据《南粤先贤图谱》的责编、岭南美术出版社编辑室主任李颖介绍,《南粤先贤图谱》的前身是三十年前由香港山边社出版的《广东一百名人图谱》。遴选人物以年代先后为序,按翔实史料编写。人物主要属广东籍,也有些虽非粤籍,但在广东活动过,并有较大影响的人物。

    宋元以前,南粤边陴,文化相对不发达,从中原到广东活动,并对岭南发展甚有贡献的非粤籍人较多;明代以降,岭南经济发展迅速,中国经济中心、文化中心逐渐南移,广东名人辈出,但外省人亦有在粤做出轰轰烈烈的大事业者,在中国近代史十分有名的,如林则徐、关天培等,亦收入本书。此外,《南粤先贤图谱》还收选了对中外文化交流、对海外发展有影响的人物,以及在港、澳、海外较著名的广东历史人物。

    “针笔线描也是中国的、民族的”

    中国历代线描都用毛笔,在广东用针笔为之大概是从画家卢延光开始的。从1973年弄到第一枝西洋笔杆至今,卢延光视其为“一种天时地利,”在岭南的土地总容易率先尝试。

    针笔此毛笔运线更慢,然而线的刚劲细密以及现代节奏感,是毛笔怎样也不能做到的。“针笔线描的力度与沉稳,有如行云流水,铁线游丝般的线的律动,是中国的、民族的。”

    在绘画时,由于每个先贤所处的朝代不同,其服饰、配饰、发型甚至是身边的器皿都不同。“我们在这个方面特别地重视,一点儿纰漏都出不得,方方面面都要严谨。”卢延光说,“这些先贤在历史的丰功伟绩,都让我们怀着崇敬的心情创作。”

    半年多的创作时间里,卢延光与蒙复旦、江郁之日以继夜,不敢偷闲,无数密密麻麻的大小点与线的印迹,不少画幅的屋、树、背景都花上三、四天才告完成一张。“确实相当艰苦。”

    画这些插画时,卢延光三十多岁,现在他已经六十九岁了。回忆起三十年前创作人物线描画时的经历,卢延光说,“那个时候我们都年轻,我们都很拼命。”

    《南粤先贤图谱》的责编李颖接受了南都记者的专访。

    访谈

    南都:《南粤先贤图谱》的出版起因是什么?

    李颖:这本书来源于三十年前在香港出版过的《广东一百名人图谱》,当时香港山边社向吴伯衡老师和卢延光老师约的稿,发行量不大。去年我们无意中在卢老师的家里看到这本书,眼前一亮。它既符合当今主旋律———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建立民族自信心,又是一本艺术价值很高的精品:卢延光式独特的插图风格,到今天也是非常经典的,即便是他们自己也难以复制了。我们出版社的领导都也非常重视,把它作为我们要重点打造的精品书。

    南都:这些先贤的选择标准是什么?

    李颖:从南越国开创者赵佗到民主革命先行者孙中山,时间跨度到辛亥革命前,按年代更迭,在历史上作出过一定贡献并且有的几于湮没的人物,军事、文化、经济、艺术、科技各行各业都有。原来选定的一百位名人,其中也有神仙,比如五羊仙人,我们就去掉了,

    南都:中国传统线描是以毛笔水墨为工具,而当硬笔在表现传统文化题材时,往往会产生一种很独特的风格。你看到卢延光老师的作品时,最直观的感受是什么?

    李颖:是的,卢老师这种硬笔线描和毛笔的确实不一样。他创作的《一百帝王图》《一百仕女图》等作品就非常有代表性,糅和了西方艺术的构成,有结构感和装饰性,这表明卢老师对艺术风格的理解和探索,他的画既传统又创新。卢老师后期转型创作山水画,我感觉他的山水画同样是强调线条的,有装饰性的,同样是意境高雅,气韵生动的。这跟他一开始的人物画创作的追求是一脉相承,这也许也与他喜欢宋元代绘画里所表达的独立人格精神密切相关。

    南都:《南粤先贤图谱》从性质上来说是一本插画集。作为一个艺术门类,插画似乎较少独立集结出版,在综合性的美展中也并不多见。你认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李颖:中国最早的插画是以版画形式出现的,在十九世纪初随着出版物的变迁发展起来的,到近代,由于应用的领域更加广泛,插画艺术手段更丰富多样。优秀的插画艺术作品不再只是为内容起补充说明或艺术欣赏作用,而是更具有强烈艺术感染力,能够成为独立的艺术作品。出于历史的原因,插画的艺术地位不能与国油版雕等相提并论,但它却是和大众靠得最紧密的一门艺术。就拿《南粤先贤图谱》这本书来说,今天活动上有读者对我说,他被这些线描艺术作品的美感动了,我觉得这就够了,大众因为这些作品的艺术魅力,愿意拿起书本去阅读,比起在殿堂之巅的艺术品,有它更深远的价值。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