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文强:重新思考海洋文化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8月06日        版次:GB05    作者:朱蓉婷

    南都讯记者朱蓉婷 盛文强1984年生于青岛,是一名海洋文化研究者。近年来奔走于渤海、黄海、东海及南海,致力于渔夫口述史、海洋民间故事的采集整理。

    他的写作被称为“海洋新志怪文学”。翻开他的这些著作,无论是钩沉渔具历史的《渔具列传》,还是讲述民间海怪故事的《海怪简史》,盛文强关注的题材都显得冷僻、新奇,读起来让人有独步无人之境中寻宝的感觉。

    十年之前,盛文强的写作已和岛屿有关。他出生在胶州湾内的一个半岛,后来又往来于东南沿海若干无名海岛之间,深入到不为人知的所在。在最新散文集《岛屿之书》问世之际,盛文强接受了南都记者的采访。这次他把目光从微观的海怪、渔具,转移到更宏观的岛屿,这个纷繁世事的镜像,也是个体精神冒险之地。

    访谈

    南都:《岛屿之书》是一本什么样的书?你想写的是关于岛屿的什么内容?

    盛文强:写我出生的海岛,也写亲身去过的海岛。它们有一个共同点,都是一些非常不引人注意的,位置偏僻,几乎没有人知道的小岛。这样的岛,可能非常小,小得只有几个村庄,但它们就在我们身边,尤其东海上的,可以说与我们的历史文化息息相关,我们却不知道这些地方,可以说这是海洋文化的缺失。

    中国古代是农业化社会,它的稳定靠的是农业一朝一代的延续,但是我们对海岛在一定程度上是忽视的。很多岛屿在地图上找不到,只有大岛可以在地图的一角,有自己的比例尺。这令你无所适从,你不知道这个岛是什么身世来历,一片模糊,你甚至不知道它在地球的哪个角落,这是非常奇怪的现象。

    在内陆地区,我们个体的人生被稀释掉了,因为世界太复杂太广阔,但是缩小到海岛这么一个小范围内,就有趣多了。在岛上,世间的荒诞会被无限放大。你可以从中看到人生的样本和切片,岛屿是观察我们这个时代一个不错的途径。

    南都:如你所说,岛屿是一个特殊文学的样本。因为它小,空间有限,远离大陆而自带隐遁的色彩。一般我们会说海洋文化更具进取和冒险精神,内陆文化更保守。你认同吗?

    盛文强:基本上认同。岛屿的结构多是岩石,农业很难做得起来,主要是渔业。陆地上的农民最常用的是二十四节气歌,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时间表是按年来过的。而岛民背诵的是《潮水时间歌》,岛民的时间按天来过,每天的时间表都不一样。今天会不会下雨,鱼多还是鱼少。他们生活在不确定当中,不像农耕那么稳定。

    其次,所面对的物种种类也造成了性格差异,海上的动物种类太丰富了,远远超过陆地上,农民面对的植物种类比较单一,海上的人更容易接受新奇的事物,潜意识里觉得这个世界是非常无限的。

    南都:你观察到哪些海岛上不为人所知的民俗文化?

    盛文强:中国古代海洋文化是非常碎片化,不完整的,留存到现在的非常少,主要在东海,舟山群岛有保留一些残片,比如我在舟山黄龙岛,遇见一个老渔民,会打几百种绳结,都是过去在渔业生产中能用到的,呈现出来的图案美感和实用性都非常强,但现在很多都失传了。其中有一种叫“碰头结”,可挂在船头和船舷,防止船靠码头时碰伤船身。现在都用橡胶轮胎,很少用绳结了,类似的传统海洋文化都消失了。舟山还有一种渔民画,作者都是渔民,接续的也是古代年画的传统,但画的是渔业生产的场景,也非常有趣。

    南都:你为什么会对海洋文化如此迷恋?

    盛文强:我出生在青岛胶州湾内的一个叫红岛的地方,最早是一个岛,后来岛的北部修建盐田,出现一块陆地,开始通车,慢慢就变成了一个半岛。后来我到滨州工作,发现当地的文化、氛围非常保守,离开海岛的时候我才开始思考,这二者之间到底有什么不同,这是激发我思考海洋文化的一个契机。

    南都:你这种写作是跨文体的,既像散文又像小说,你会如何给自己的写作定位?

    盛文强:更偏向于散文,其实我现在一般很少写纯粹的散文,因为我觉得那样的文体承载的信息量太少。我的书里,虚构的成分比较大。海岛给我一种启发。它的形状是不确定的,潮水上涨,淹没一小块陆地,形状就变了。变化随时存在。

    岛是临时的、某个瞬间的。理想的文本就是像“潮间带”那样,从海水涨至最高时所淹没的地方开始,至潮水退到最低时所露出水面的狭长地带。既属于海,也属于陆地,它的身份变幻莫测,很难规定它的形状。

    南都:你关注的题材还挺冷僻的。会不会觉得自己是靠题材取胜的写作者?

    盛文强:我们现在需要新鲜的、个性化的题材。有些题目,比如草木、二十四节气,已经滥大街了,还是有人不断在写,我觉得归根结底是没有体现独立思考,没有选择题材的勇气、发现题材的眼光,“从众”更安全。

    我的书按说不算奇怪,现在奇怪的书太多了,尤其国外的一些书。所谓的创新自觉,还是在于个体突破。我在写海怪、渔具的时候发现这些题材都是国内首例,这不是一个正常现象。奇怪的题目应该越多越好。重复写的东西没什么意思。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