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子善:什么样的签名本最有价值?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7月30日        版次:GB05    作者:朱蓉婷

    陈子善

    南都讯 记者朱蓉婷 多年来,在藏书界,对“签名本”的价值有热烈争论。签名本为什么会受到市场的追捧?什么样的名家签名本是值得收藏的?签名本有何研究意义?名家签赠的书可以转贩、交易吗?

    数十年从事于中国现代文学史研究的陈子善,自上世纪90年代初起,即有意识地搜集现代作家签名本,尤其是1949年以前的签名本。他多年来这方面研究文章的结集———《签名本丛考》,不久前由海豚出版社推出。

    陈子善的签名本考证不但起步早,而且绵延不断、条理清晰,和他的治学一脉相承。《签名本丛考》收录了相关考证文章十数篇,包括张爱玲、郭沫若、徐志摩、周作人、废名等,重要书籍包括周作人译《陀螺》,卞之琳《三秋草》,张爱玲《传奇》等。

    在陈子善看来,签名本自有其特别、多方面的价值。比如,“从签名本中可以考察作者的文坛交往,以至了解作者的著书缘起”。陈子善讲述作者、读者、签名者、被赠与者之间掌故与交往,有史实,有学术,为我们了解中国现代文学提供了另一种视角。

    事实上,除了名家墨迹之珍贵,签名本本身的散失、流传都可引出一段段的故事,甚而是研究作者思想的重要参考资料。中国现代文学史的发展过程相当复杂,以签名本为主线来考察其过程,未始不是一个有益的尝试。

    访谈

    南都:你从什么时候产生对签名本进行细致考据的兴趣?

    陈子善:我有意识地搜集现代作家签名本,是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实际上从80年代初就开始收藏,但意识到收藏现代作家签名本与现代文学史研究相关,是从90年代开始的。

    像我这个年龄层研究中国现代文学的人,基本都从研究鲁迅起步。当年我参加了1981年版《鲁迅全集》书信部分的注释,按照注释的体例,我必须弄清这些信写给谁、谈了什么、引用了谁的话……这就培养了我进行考证的能力。研究中国现代文学史有不同的方法和视角,而我对清代以来的考据、辑佚、校勘等方法比较感兴趣,企图把它引到现代文学研究的领域里来。

    有一年,大概80年代初,我在上海淮海中路一间旧书店里,见到一本巴金1930年代写的回忆录《忆》,打开一看,是巴金送给另外一个人的,上面有巴金签名,称呼对方为“彼岸先生”,几毛钱我就买下来了。后来通过柯灵向巴金询问,才知道这位“彼岸”是东南亚华侨,巴金的朋友,后来到广州工作。但是,他人既然在广州,这本书怎么会跑到上海的旧书店里来呢?这个过程我到现在还没搞清楚。因此,在对签名本不断追寻、追溯的过程中,时不时会产生你意想不到的关联。

    南都:从学术的角度,如何评价签名本的研究价值?

    陈子善:作家出版自己的作品,把作品送给他的朋友、亲人、后辈、学生,这是一种人际交往,通过签名本表达出来。但假设对方也是作家,那就可能更进一步,上升到文学交流、文化交流了。如果签名本背后的故事,和文学史有关联的话,这个行为本身的涵义是很丰富的,不论是有趣的、曲折的故事,还是对方对作品的意见、肯定或是批评,都值得探寻。

    比如,我书中写到的罗念生当年送了自己的诗集《龙涎》给孙大雨。民国时期翻译莎士比亚的就那么三个代表:朱生豪、梁实秋和孙大雨。不同的是,孙用诗体,忠实莎翁的原著,朱和梁都是用散文体。在对新诗写作的主张上,罗和孙的观点相近,所以罗念生把自己的诗集请孙大雨“教正”。从这本签名本应可看到他们对诗歌创造有相同追求,同气相应,同声相求。

    南都:你个人也有不少签名本收藏,这方面你的收藏观念是怎样的?怎样的签名本有收藏的价值?

    陈子善:我的个人收藏有几个原则,首先是把收藏和我的研究结合起来。第二,主要搜集现代作家在新书出版当时所签的,即1949年以前的。我在《签名本丛考》里讨论的绝大部分签名本的签名时间都是在20、30、40年代。比如1935年出版的书,如果是1935年的签名本,这就最具价值。当然,根据具体情况,也可退而求其次。我书中讨论的一本签名本就是当年作者没有签名,多年后才请作者补签的。卞之琳第一本诗集《三秋草》,沈从文出资帮他印的,只印了三百本,当时他也没送什么人。有趣的是,90年代我在北京琉璃厂买到,很开心,也很难得,我一直以为买不到了,可惜没有签名。后来我就托朋友请卞之琳补签,他还在上面给我写了一段话,大意是说这是我年轻时的“少作”,“不胜感愧”。

    另外还有一种,许多现代作家,一直活到1949年以后,也有不少作品在1949年后发表,也在我搜集的范围之内。许多现代作家活到了49年以后,如果不留在大陆,也可能去了香港、台湾、美国,还有机会找到他们的签名本。但是像徐志摩这种30年代就去世的,他的签名本就很难得了。

    南都:在拍卖会上,签名本很受青睐,是众多藏家追逐的目标,有时签的甚至不是书,你怎么看待这种追捧名人签名的现象?

    陈子善:对整个签名本的收藏市场,我没有做过系统的考察,只是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会参加一些拍卖,购买我研究需要的签名本。签名本的收藏现在很红火,已经扩大到很大的领域,不管是什么书,只要有个名人签名都会受到关注和吹捧,因为名人效应嘛,这可以理解。但不要无序,尤其要防止伪造的签名本,这种行为的横行就破坏了正常的旧书市场的交易。签名本很火,当然也应看到,书籍收藏里最重量级的,始终还是古籍善本。

    南都:另一方面,签名售书是时下比较流行的出版活动,有人认为,健在作者的签名和这种大量给读者签的书,算不上严格意义上的签名本。

    陈子善:从价值判断来讲,有上款、落款、盖章、日期,才算是比较完整意义上的签名本,有题词当然更理想。作家在新作签售活动时签给读者的书,由于各方面条件的限制,只能签上自己的名字,算是签名本里最普通的。你说它有没有价值呢?我认为还是要看作家和作品本身有没有价值。如果这位作家和这部作品本身有价值,那么即便只有一个签名,如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签名本,也是很珍贵的。

    不管怎么说,作家签一个名,也是一种情感的表达。作家签名售书起码表达了他对读者的尊重,那么就有情感倾注在上面。所以我觉得,这是签名本收藏和其他收藏不一样的地方。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