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摇曳目光的都市交响曲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7月23日        版次:GB06    作者:赵晏彪

    《午夜的旋》,凌春杰著,花城出 版 社2 0 1 7年4月 版 ,28 .0 0元。

    赵晏彪 作家,北京

    凌春杰的小说集《午夜的旋》,题材跨度很大,从富有浓郁特色的当代岭南到现代都市深圳的文化气息,从《水爷》的杀鱼绝技到《譬如爱情》中的“我”,以及《我非英雄》中的保安等十一篇小说中,皆是关注社会现实的作品,其丰富多彩的现代生活、性格各异的人物形象,呈现给读者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空间,仿佛深圳这座现代化都市的气息扑面而来,在眼前打了个转儿,慢慢地向心灵深处渗透,让人感动并令我有了更多的理性思考。

    书中所写的,有普通人起伏跌宕的命运,知识分子复杂的内心世界,亦有情人之间隐匿的物力较量,等等,如交响乐般展现了现代都市生活的多姿多彩。平时看似转瞬即逝的个体现象,成为故事的主线以后,让人不能不去探讨这个时代具有普遍性的问题,同时把生存状态摆在了哲学的层面上去思考:物质丰富以后,人的精神世界是更加饱满了,还是更加贫瘠了,抑或是心灵扭曲,离人的本性越来越远了呢?环视当下作品如云,很多作者往往还沉浸于往昔,无论是小说、散文,他们还在描写家乡的贫穷落后与不堪,心中不满与牢骚,面对现实生活的飞速发展、异常丰富多彩的社会却置若罔闻。凌春杰书中所写的故事,能让人感受到光怪陆离的景象背后,人们习惯用虚假的外衣来包裹自己,躲在自设的类似牢狱的小空间里进行心灵自救。这些现象看似是文明人的一种大度,一种谦卑,实际上则是自虐、自戕的悲哀。

    读《宠蟑螂》这篇小说时,有种用针扎在心脏上的刺痛。女孩“我”在家中发现了一只大蟑螂,她没有杀死它,而是把它当成宠物养。两者共处一室,友好相待,互相慰藉,对他人无惊无扰。但是,“我”在带蟑螂外出时却要躲避他人的不解和对蟑螂的追杀。当邻居确认女孩养的can是一只蟑螂后,她带着众人来破门,想置蟑螂于死地。虽然蟑螂以自己的智慧躲过这一劫,“我”也给它买来了衣服、鞋、帽子,想乔装打扮后再带它出门,但是,当“我”回到家中时,发现蟑螂留下驱壳,带着悲伤飞走了——— 它已经无法忍受人类的残酷。显然,这篇小说是运用象征性手法所写。也正是这种“非现实”的表达,使小说有了更大的认知空间,读者可以在作者所设定的语言氛围中进行纵横、上下多个方向的想象和思考,思维不由自主地触及到现实生活的多个侧面,体会人性中关于善与恶的尺度,关于自我、他人的行为正确性的界定。作者十分成功地实现了对读者的引领和对思考力的胁迫,能做到这一点,可以认定为,成功地实现了创作目的。

    长期生活在大都市,每个人可能都会或多或少地感到,高楼大厦使人与人的交流变得异常困难,但是如果有人提出,说明这种困难的程度有多大、人与人的隔阂到底有多深时,大多数人又会感到十分茫然。《深海钓》这篇小说,通过一个看似俗气到家了的故事,表现了两个成功男人之间深不见底的误解。老赵经常去茶馆喝茶,喜欢坐在茶馆里像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欣赏老板娘的一举一动,当他某天约老板娘的丈夫张总去深海钓鱼时,生意繁忙的张总竟然同意了,他想把老赵爱上自己妻子的问题来个了断。但是,当老赵说出真相:自己死去的妻子是老板娘唯一的朋友,也是她在张总有婚外情时唯一的倾诉对象时,老赵并因为如此这般,在妻子去世后才会经常去喝茶,坐在妻子经常坐的位置上,怀念她的音容笑貌,同时陪伴寂寞、悲苦的老板娘。这个谜底既揭示了张总对老赵的不理解,也揭示了老板娘和丈夫之间不可缩减的心灵距离。现代都市人的交流障碍、沟通的困境,通过这个故事揭示得一目了然。优秀文学作品最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让读者通过作品解释自身生活中发生的问题,认识事物表象背后深藏的实质性动因,并由此修正自身的行为。从这个角度来看《午夜的旋》中的作品,达到了这样的阅读效果。

    现在的小说已经不大讲究语言和结构了。凌春杰的小说语言,既有湖北土家族的风格特点,又具有大都市人的大气与独特,作者遵循着质朴、平静的叙述风格,在叙述中时常闪现思维之光的是哲理性、幽默风趣的段落。如《借钱》中的:“钱这东西都是我一分一毛挣来的,根本不是我在睡觉的时候,一边扯着隆隆鼾声,一边做着美梦,像雪片般飘进我的口袋的。”《宠蟑螂》中的:“蟑螂伏在那里,薄薄的羽翼,黄褐相间的大腹,尽管里面装的都是垃圾,可人的那些将军肚、那些平滑的小腹,不也都装着粪便嘛。”诸如这样的语言表达是非常精彩的,只可惜这样的段落出现的频率不高。作者如果能在更多必要的地方,使用这样的语言进行描写、叙述,则有锦上添花之妙。

    在小说结构的设计上,作者可谓独具匠心。书中的每一篇都有惊人的结尾,最为称奇的是《天堂来信》这一篇。主人公熊俊在上大学时一直能收到父亲的来信,但是当她参加工作以后,已经进入了互联网时代,经常收到来信的行为让同事、上司感到不可理喻。熊俊则言称父亲工作的环境没有网络、不能用手机来做解释。熊俊收到的最后一封信,与以前的字体、内容都不同,是男友以父亲的地址寄给她的。正是因为这封信,揭开了事件的谜底,在相当一个时期内,熊俊收到的信,都是自己以父亲的口吻写给自己的。这种巧妙的结构设计,对提示主人公的心灵世界起到支撑的作用,其用心之精到,非墨守成规者所及。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