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峰回路转的大学之路

    上大学,是从小的愿望。我出生在印尼泗水,外公是东爪哇省厦大集美校友会首任主席,父亲是印尼大公商报总编辑。他们均曾因从事进步事业遭印尼右翼政府囚禁一年多。这种家庭熏陶下,我以为和许多华侨青年一样,高中毕

  • 买书与伙食互助

    有些事越经久越清晰。那些年,留在记忆深处的,就有这样两件事。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