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彭于晏 饰 刘黑仔

晒黑瘦身磨牙齿,彭于晏演文戏也爱折腾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7月02日        版次:GB03    作者:刘平安

    革命十美

    撩妹十强

    骁勇善战

    角色:传奇神枪手,又帅又能打

    名扬港九的传奇神枪手。智勇双全,骁勇善战的同时还拥有过人“演技”,是能随时改变身份的“变色龙”。

    就长相和撩妹技能来看,他恐怕也能进入“革命十美”“撩妹十强”之类的榜单了吧。刚开始看也会质疑,一个特工长得这么俊,不太好吧?走在街上谁不想看多两眼?真不会被认出吗?但再一想,刘黑仔这人物如此传奇,恐怕称之为当年的明星都合适了吧,再一美化,再俊些又有何妨?

    开场亮相,刘黑仔就被指派了任务———保护文化人,营救社会名流(茅盾、邹韬奋等)安全离港。再一次出现,他就直面撞上了杀手,哈啦几句后用刀子直接给对方封了喉。第三次出现,运枪时遇上汉奸和日军,这运气可以再差点!第四次,枪林弹雨滚山坡……这个角色能打能演,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行走江湖,就算是执行任务的紧要关头还不忘耍宝搞笑。似乎很难看出这个角色的悲伤和犹豫,直到最后一幕……

    彭于晏VS刘黑仔:晒黑瘦身、牙齿磨尖

    要演好他,外形得先符合。肌肉身形显然不会是彭于晏的问题,但略婴儿肥+花白小生的脸,就实在不够糙、不够草根。于是,彭于晏故意去晒黑,再把自己弄邋遢,还把牙齿磨尖了,这样“笑起来比较卡哇伊”嘛;拍开枪的戏,镜头经常特写他的手,所以他干脆在指甲缝里弄一条黑黑的泥线,再把指甲“打扮”出伤痕(因为打枪会沾到火药甚至走火什么的),瞧,脏得多乡土!对了,那时候战乱,普通百姓都吃不饱的,所以彭于晏还要瘦身瘦脸,寻找饥饿感。

    那舍己为人的革命热血感要怎么表现?只能把细节都一一想象到具体,直到能够站得住脚,能够进入情境。“我想象了人在被抓时的状态,他们会被虐待甚至丢失生命,你会被迫供出更多的亲人和朋友———这些都是人性里很邪恶扭曲的东西。刘黑仔在前线是看尽这些东西的,所以他才会不怕子弹,不怕危险地去救这些人,因为只要他救到了一个人,就等于保护了几百条人命———我要去想象这种勇气、这种警惕八方的感觉。”彭于晏说。

    但彭于晏没想到,这次还是要打。“《明月几时有》的动作不像《湄公河行动》那么直来直去,需要心理战层面的东西,需要靠表演。”彭于晏说,《明月几时有》的很多镜头都是一镜到底,所以动作戏就需要很高效,非常快准狠,过往用的那些套招和枪战的“套路”,都被简单粗暴地改成在屋顶上敏捷地跑来跑去,以及矫健地爬高爬低所取代;另外,刘黑仔还很爱演,他喜欢调戏日本军官,前一秒还在用日文、英文嬉皮笑脸地套近乎呢,下一秒就要毒辣狠心地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非常考验演技的爆发力。

    许鞍华VS彭于晏:建议他“不要想太多”

    爱演的彭于晏,表演“爱演的刘黑仔”,这种安排化学反应可不小,就连对戏的周迅都频频笑场。但笑场就说明感觉对了,刘黑仔的幽默水到渠成,片子轻快的感觉也成了。导演看彭于晏演得开心,干脆就放开手让他耍:“我这边已经拍到ok的了,你要不要自己再来演多几条,过过瘾?”哈哈,《翻滚吧,阿信》、《激战》、《湄公河行动》这么多部戏,都帮助彭于晏越来越红,但过度专注打打打的戏份,又似乎让他处理文戏的才能被埋没。那这次,《明月几时有》算是来了个大宣泄咯!

    许鞍华说像刘黑仔这样“半写实、半神化”的人物,其实很难演,传奇英雄嘛,还要演得幽默、引人发笑,真的很难。但彭于晏可以做到,“因为他本身就很好看很帅,然后你也会觉得传说中的人都是长他那个样子的,他特别有传奇感。”当然,对于如何表演得不浮夸,许鞍华也给了些建议让彭于晏自行感悟———“不要想太多也许会更好。”

    在最后一幕,刘黑仔和方兰在夜幕下分手。女方一句“你要保重”的叮嘱,瞬间击溃传奇印象,故作轻松的嬉皮伪装:“加入短枪队,我就没打算活着回来。”他说。眼前的方兰,在影片最初也仅是一个普通小学教师,看到死尸都还要呆滞许久,碰都不敢碰的啊。这一幕容易让人想起《倾城之恋》,人家是香港的陷落,成就了一段爱情;但在“明月”这,这座陷落之城只能教恋人分离、家人永别,多惆怅;而那句“胜利再见”,进入“萤火虫之光”,太微弱了。这是许鞍华最满意的一场戏,“他们的感情很真诚,真诚到甚至有点超过我的预期。一般拍道别戏容易让人觉得老土,但他们在其中留的空间,特别恰当。”这段爱情,成为了全片最动人的感情戏,没有之一。撰文:南都记者 刘平安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