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除了黄渤拿下金爵 奖影帝,这届上海电影节我 们还看到什么?

第20届上海电影节闭幕,创投单元、卖片市场反映出影市风向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6月27日        版次:GB02    作者:刘平安

    黄渤(中)在导演曹保平(左一)和段奕宏(右一)手中领取最佳男主角奖,成为当晚难得的高潮。

    秦海璐此番亮相上海电影节,是带着自己筹拍的新片来的。

    CFP供图

    宁浩(左一)到场给年轻电影人颁发奖项。

    为期11天的上海电影节,不仅有金爵奖的评选和颁奖。此间其他单元的评选、大小片商公布的筹拍计划,都能让人清晰地看到时下国内影市的大致状态。

    第二十届上海电影节经过11天的车轮战后,终于在上周日伴着上海的冷雨,略显冷清地落下了帷幕。黄渤凭借《冰之下》,夺下金爵奖影帝。在这个类似“罪与罚”的冷峻故事中,黄渤饰演在中俄边境小镇谋生的底层人物。黄渤也成为了当晚的华语电影得奖者的独苗。

    当晚,除了影帝,大多数奖项都被外国的名不见经传的电影人收入囊中———甚至因为他们的名字发音略生僻,主持人还请获奖者念出自己的名字……伊朗电影《筹款风波》为当晚最大赢家,斩获最佳女主角和评委会大奖。导演莫斯塔法·塔吉扎德赫上台领奖,感谢主委会对自己首部长片的支持。菲律宾影片《三轮浮生》获得最佳影片。

    这些天,南都记者在各种大小活动、新片观影中连轴转,也关注到金爵奖之外一些有趣话题,以及能反映整个影业的风向。在电影节闭幕之时,带各位回顾一番。

    PART1

    颁奖现场

    影帝黄渤贡献笑点,“老演喜剧没出息”

    接过奖杯后,黄渤就不改幽默本色,先自黑道:“接过这沉甸甸的奖杯,让我知道老是去演喜剧是没有出息的!”这个小调侃成为了当晚少有的高潮,但他迅速恢复严肃脸,表示自己这两年离沸腾的市场、媒体们都有点远,“我静下来做了些不同的尝试,比如说这部电影。感谢评委会对我这些年努力的肯定。”最后,他还不忘给自己打广告———我人生中第一次导演的片子正在拍摄中,大家记得支持啊!

    红毯星光略暗淡,周迅杨幂张智霖都缺席

    今年闭幕的红毯,有点冷。欢呼、掌声都稀稀落落,闪光灯似乎也颇节制。在中国明星方面,黄渤独领风骚,以幽默打趣的风格,炒热现场氛围。还有段奕宏、许晴、朱茵、余男、秦海璐……十个手指头就可以数完。至于外国友人方面,“佩姨”伊莎贝尔·于佩尔和中国观众很熟悉的“生化危机”女郎米拉·乔沃维奇登场——— 当然,她的老公、《生化危机》系列的导演保罗·安德森也来了。

    在电影节期间惊艳亮相、“皎如明月”的周迅,惊悚和话题十足的杨幂,还有张智霖、张孝全、林允等俊男美女们都缺席咯,真是略冷清啊!

    颁奖礼亮点少,段奕宏曹保平“双簧”加分

    这届上海电影节的颁奖礼……挺冷的,甚至段奕宏慷慨陈词、点名中国电影人之时,收到的都是一阵懵逼的沉默。“就没有掌声吗?”听罢段奕宏的“抱怨”,掌声才稀稀落落响起,也真是迷之尴尬了。

    当晚,曾凭借《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感觉身体被掏空》等搞怪歌曲而爆红的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也来站台,演唱助兴。但没想到,他们也没能让现场摆脱沉闷,他们的表演也略单调了点。

    当晚零星亮点来自段奕宏和曹保平导演。这两位曾经合作过《烈日灼心》的电影人,上台就熟络地打起了招呼,并开启“自黑”模式弄了一出有趣的双簧。“现在很多导演都不敢跟我合作,说我段奕宏挺难搞的。您觉得呢?”曹导演懵逼地深吸一口气,随后机智回应道:“我觉得你大可不必焦虑,因为很多人也说我是一个很难搞的导演。”现场哄笑后,曹导还真情表白:“咱以后互虐就好!”段奕宏还有招:“我提中国优秀的男女演员,向曹老师呼吁——— 能不能多给我们这样的演员机会,体会中国好电影怎么拍的?不要老给那样的演员(大家都懂的)……”曹保平也不怯,淡定接话:“即便这样,中国还是有很多好演员,我也恳求这些好演员,能多给我机会。”———嗯,这段话也算是给本届电影节“炮轰演员”等犀利论坛,下了个强势注脚咯!

    PART2

    风向观察

    创投单元 强调独立执导能力和可能性

    20日,创投单元的奖项依次揭晓,台湾导演张荣吉的《下半场》获得“最具投资价值项目”奖,周侯衡的《被我杀死的夏天》获得“最佳青年导演项目”奖,“最佳创意项目”奖则由徐展雄的《荞麦疯长》获得。其中,张荣吉其实早在业内凭借《逆光飞翔》收获口碑,《下半场》是他第三部导演作品了。可见,和强调处女作品的First影展不同,上海电影节“更强调独立制片和独立执导的能力。”一位创投的入围者如此分析。

    大陆青年导演“更具商业意识”

    今年是上海电影节创投单元的第11个年头,和往年的流程大体相当,组委会从来自21个国家的380个项目申请中,挑选出30个项目入围创投;接着范围进一步缩小至10部,这些作品被归入到“青年电影计划”单元,制片人和导演需要在开幕后的第一天,登台作公开陈述,并接受三位复审评委和各大影视公司项目经理的检阅和评点。接下来,是约谈见面会。创投会近年来扶持出《白日焰火》、《十二公民》、《师父》、《少女哪吒》等项目,也称得上小有成就。

    今年出任创投评审主席的是管虎,另外两名成员分别是《狄仁杰》系列、《寻龙诀》的编剧张家鲁和推出过《解救吾先生》、《边境风云》等片的制片人、现合一影业总裁刘开珞。张家鲁也曾任台湾金马奖主竞赛单元和创投单元的评审。在他看来,上海电影节的青年导演们都“更具商业意识”。

    秦海璐等明星执导有优势?

    今年创投还有一个特点:明星多了。秦海璐带着《一意孤行》来了,台湾演员蓝正龙则带来了《傻傻爱你,傻傻爱我》,曾经出演过《雍正王朝》、《大宅门》的演员赵毅带来《鸡飞狗叫》,而曾参演《烈日灼心》的李晓川带来了《小萨!快跑》。

    明星拍电影,按理说是不缺钱和资源的。秦海璐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之所以选择上海电影节的平台,“不只是找投资,我更希望通过交流,作出正确的判断,项目到底该用多少钱。”《一意孤行》的项目预算为3000万,这笔资金在预算百来万为主的新导演项目中,着实不小了。明星的参与,也能帮助上海电影节增加话题,两者相得益彰。

    从评选的结果来看,明星的跨界之作并未得到评委团的青睐。张家鲁表示评委们更看重“原创性和导演的可能性”。他说当面交谈和公开陈述这非常关键,“如果文字上有不理解的地方,我们可以通过沟通来了解,从中看出他们说话的逻辑和条理性———这也可以看出一名导演是如何处理剧本的。还有就是看他们现场的反应和表达能力,如果表达能力差,就不适合当导演。得奖的三个导演说话表达都有一种质地,能让人信服。”不过今年,创投还和许多伙伴合作设立了奖项,比如秦海璐的项目就拿下了由万达影业赞助的“万达特别关注项目”奖,还有宁浩的“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特别关注项目”等等,这些奖项就会有另一套考量。

    卖片市场 多家影视公司消失,“淘金热”退烧

    今年的电影市场也是冷的。回看一两年前,电影行业是最疯狂增长的行业之一,做游戏的、网络文学的、金融的等等公司,都跨界到这期待“淘金”。发布长串的“大IP片单”、大手笔宣布三五年计划成为了影视公司必不可少的一场仪式。如今看来那些野心勃勃的演讲,倒更像是一剂迷幻药。

    据统计,去年公布的新片计划就超过400部,但有三分之二的项目仍处于搁浅状态。举个例子,游族影业。这家做游戏起家的公司,因《三体》项目而声名鹊起。不过,《三体》的停摆跳票相信大家都知道了,但除此之外,还有更多的项目“消失”了:2015年宣布的《华夏之王》、《女神联盟》、《龙凤劫》、《一千灵异夜》、《反转人生》等多部影片计划,除了《反转人生》均没了声响。游族影业也在行业内近乎销声匿迹。

    和游族影业命运类似的公司还有很多很多。更直接的表现也许是,记者今年在上海电影节上跑的活少了。一两年前那些琳琅满目、类型不一的发布会,到今年至少减少一半。诸如阿里、乐视这样的影视大公司,也不那么霸气地画饼夸海口,相反谨慎实际地推出相对保险、题材操作性更强的IP项目……虽然乐视说还要继续拍《爵迹》是不太理智啦。

    南都记者 刘平安 发自上海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