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井一二三:写中文像在唱卡拉OK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6月25日        版次:RB05    作者:朱蓉婷

    新井一二三

    南都讯 记者朱蓉婷 日本作家新井一二三,当她用中文创作,写的是日本的种种、土生土长的东京家乡;她用母语日文创作,则写中国和对中文的痴迷,“好像在谈恋爱”。

    在中国,新井一二三以《我这一代东京人》、《独立,从一个人旅行开始》开始受到读者的关注,并曾在南方都市报开设专栏。她的文章,历来通过生活中的小事、小故事去打开展望世界文明的视角。

    新书《你一定想知道的日本名词故事》,写了许多日本名词背后的插曲、故事,新井说,她希望读者能通过这本书理解一点中日的生活文化,体会到“乍看不一样的风俗背后,有时存在着普遍的真理;乍看很像的习惯背后,有时却藏着很不同的哲学。”

    如,我们说“祭祀”,而日本人说“祭”是指节庆活动,如文化祭、樱祭、学园祭,音乐祭:“心中”为什么是殉情的意思?我们说“过年”,日本人却说“迎岁”?这背后又有怎样的文化渊源?游走于两种文字之间,新井一二三总能敏锐地捕捉到不同语言间微妙的差异。

    “文化之神宿在语言细节上”,新井深信文化的精髓、事物的本质,往往就在于表面上看来不一定很重要的细节上。语言是大海,是宇宙,新井一二三在中文大海航行多年,后来真正发现最熟悉的还是自己的母语,由她来说日本的语言故事,特别耐人寻味。

    访谈

    南都:1984年8月底你到中国,第一年在北京外语学院汉语进修班,第二年在广州中山大学历史系上课,当年对广州的印象如何?有什么难忘的回忆吗?

    新井:我是从北京外语学院转学去中大的。刚下飞机,就觉得广州的空气很像三温暖,既潮又热,走起路来,空气很有抵抗力。刚开始,身体包括胃口都不能适应过来,还到中国大酒店地下的食街吃北京风味炸酱面去了。未料,在那里认识了一个暨南大学的侨生,告诉我:刚到新的地方,觉得水土不服,吃豆腐就会好。我听他意见吃了豆腐,后来真的没事了。至今我都觉得中国人的养生之道非常厉害。

    南都:前有2014年在中国出版的《你所不知道的日本名词故事》,新书是续篇吗?你想通过写名词故事传达什么?

    新井:《你所不知道的日本名词故事》一书,本来是台湾出版社的编辑提出来的案子。人家要我写日文中的种种名词,可是我开始写了以后,谈文化的内容就多了。因为之前我很少写过类似主题的文章。可以说,娓娓道来写个不停吧。于是马上又写出来了一本续集,就是这本《你一定想知道的日本名词故事》。

    我想通过生活中的种种小事,给中文读者看到日本文化的不同侧面。这本书里,我既写了历史悠久的年中行事,又写了当代日本城市居民的喜怒哀乐。正如俗话说“神宿在小节”,有时候小小的事情会让我们看到其背后的大格局呢。

    南都:日语中有一些特有名词,是难以被翻译和解释的,如侘寂、幽玄、物哀,你会如何帮助外国人理解这些概念?

    新井:世界各个地方的历史以及自然环境都不一样,导致各地拥有不同的文化。日本在于中华文明圈的边缘,讲起华丽的东西来,绝对没有中国多。然而,讲起素净、低调的东西呢,就有很多了。茶道表现出来的审美观“侘び寂び”可说是其中一个例子吧。如果外国人觉得难以完全感受的话,恐怕是他们直接面对着日本文化的缘故,试试在跟中国文化的对比中去鉴赏日本文化,也许比较容易理解素净、低调之美了。

    南都:你更喜欢用母语写作,还是用中文写作?

    新井:用日语写就像跟日本人说话。用汉语写则像跟中国人说话。谁更喜欢说话呢?当然是中国人了。关于日本文化,中国读者知道得该比较少吧。那么,我就有更多事情可以叙说了。这样子很好,因为我喜欢说话,也喜欢写文章。尤其用汉语说话写作,给我带来很大的乐趣。所以,拿起笔来,很容易出现“说个不停”,“写个不停”的状况,有点像唱起卡拉O K,唱个不停一样。我觉得,说汉语和写中文,以及唱卡拉O K,都会促进快乐荷尔蒙多巴胺的分泌。这是真的。

    南都:当年那本《我这一代东京人》影响了很多中国读者,不少人说在书中仿佛看到了今天的中国城市面貌。当下中国有哪些现象是你特别关注的?

    新井:中国过去二十年来的发展道路,是完全独特的,世界上没有前例的。今天的中国已经在很多方面,比如说用智能手机买单、找出租自行车等等,都比日本先进了。同时,看《舌尖上的中国》那种纪录片或报道,好像中国还有很多人过着跟半世纪以前区别不大的生活。简直在同一个国家里存在着好几个不同的年代似的。真特别。

    南都:说起中国文学,有哪些诗人、作家是你特别欣赏的?

    新井:萧红、阿城、白先勇。

    南都:学会中文对你人生最大影响是什么?

    新井:知道了这世界上除了日文和英文以外,还有别的语言,别的文化,别的世界观。也就是说,学会了中文以后,我的世界才变得立体,本人则拥有了俯瞰的视野。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