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建筑与幸福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6月25日        版次:RB16    作者:滢

    1 .温哥华被评为最受欢迎的宜居城市之一,它的建筑物附近往往有很多天然的绿色植物。图片来源:A lam y S tockP hoto

    2 .2 0世纪5 0年代,日裔美国建筑师M i n o r uY amasaki在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设计的33座14层现代廉租房。图片来源:A la myS tock P hoto

    “我们塑造了建筑,建筑也塑造了我们。”1943年,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在考虑拆除受炸弹袭击的下议院时说。

    70多年后,如果得知神经学家和心理学家已找到了足够证据支持自己的观点,丘吉尔肯定会很高兴。

    神经学家和心理学家已经证明,建筑和城市可以影响人们的心情和幸福。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涌向城市生活,城市设计师们正在重新思考建筑与心情的关系。

    当今世界,很多人都知道,建筑物和城市可以影响我们的心情和幸福,然而,城市建筑师往往很少注意他们的创作对城市居民潜在认知所起的作用。实际上,在设计独特的和个性化的建筑时,建筑师们常常会忽略这些设计对即将入住者的影响力。这种做法应当改变。

    城市设计影响居民心理

    国际大都市,比如东京,其城市的布局设计、绿化和视觉吸引,对居民有着举足轻重的心理作用。

    “在设计亲民的建筑等方面,我们有一些好的指导性范例。”英国纽卡斯尔诺森比亚大学从事建筑和认知科学研究的RuthDalton说,“但是许多建筑师却对此视而不见。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呢?”

    今年5月3日,“意识城市”大会在伦敦召开,会议讨论了很多话题,包括如何使认知科学家的发现更容易被建筑师发现等。大会的来宾中有建筑师、设计师、工程师,还有神经科学家和心理学家,这些人在学术层面上的交集越来越多,但在实践中却很少能一起携手。

    A lison B rooks是会议发言人之一,她是一位专注于住房和设计的建筑师。Brooks对BBC记者表示,根基于心理学的建筑见解,可以改变城市的建造方式。她说:“如果科学能帮助设计行业,证实好的设计和工艺的价值,那么它将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工具,而且很可能会改变建筑环境的质量。”

    研究者们已经开始考察城市建筑,监控城市建筑(如摩天大楼)的结构,了解这些建筑如何影响市民的精神状态、情绪。

    日裔美国建筑师M inoruYam asaki曾经负责设计过纽约的世界贸易中心——— 该建筑后来成为恐怖分子袭击的目标,因“9·11”而被全球关注。

    在此之前的20世纪50年代,M inoruYam asaki在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在臭水坑和破棚屋的旧址上,设计了33座现代主义设计风格的廉价福利大楼,解决了底层人民的居住问题,他因此获得了国际大奖。但是,批评者抨击他的设计,认为这种高度简约的风格,使得大楼“像监狱一样冰冷无情”,与“诗意地栖居“相去甚远”。此外,由于每栋楼、每一户的形式都一样,人们常会迷路甚至走错门。加上楼梯间、电梯间和车库等场所脱离了监控范围,成了犯罪分子作案的频发地带。后来,大批的原住户逐渐搬离,上述大楼变成了令人绝望的高犯罪危险社区。1972年7月15日下午2点45分,这些大楼被炸掉。这一天被美国的一些后现代主义设计理论家定义为“现代建筑死亡的日期”,称此事件标志着现代主义设计的死亡和后现代主义的诞生。

    这不是一个孤立现象。在那个时代,现代主义住宅项目的设计,往往缺乏洞察力,居住在这些住宅中的人们,常常会被社区与公共空间隔离,容易产生巨大的孤独感。用英国艺术家T inieT em pah的话说,这些建筑使人们觉得,他们生长在这样的环境中,这种环境就是“专为不成功而设计的”。

    心理学研究介入城市建设

    今天,幸亏有了心理学研究,我们对城市环境有了更好的了解。对人们喜欢或寻找刺激的做法有了认识。一些研究者试图观测受试者的生理反应,比如运用可穿戴设备如手镯,来监测皮肤电导情况(生理觉醒的一个标志);运用智能手机的应用程序,检查受试者的情绪状态;运用脑电图(EEG )耳机,观测与大脑活动有关的心理状态和情绪,等等。

    ColinEllard是加拿大滑铁卢大学心理系副教授。他表示:“当我们向人们问起他们的压力时,他们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当我们检查他们的生理状况时,我们发现,他们的状况不符合标准。而难题在于:生理状态会左右人们的健康。仔细观察这些生理状态,可以揭示出城市设计如何影响人们的身体。”

    通过研究,Ellard获得了许多重要发现。其中之一,是建筑物的外立面对人们的影响非常大。如果外立面复杂而有趣,该建筑会以积极的方式影响人;如果某建筑物的外立面简单、单调,那将给人们带来负面影响。例如,当Ellard带着一伙受访者,走过曼哈顿下城的一家外墙是茶色玻璃的食品店时,根据受访者腕带的读数和现场情绪调查,他发现受访者的感觉和情绪一落千丈。后来,受访者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好像要赶快离开死亡地带一样。当受访者到达一整片餐馆和商业区时,他们就显得活跃而兴致勃勃。

    C harlesM ontgom ery是加拿大作家,也是城市研究专家。他认同Ellard的观点,认可Ellard在曼哈顿下城的调查研究,M ontgom ery称之为“新兴的街道灾难心理说”。在他的书《快乐城市》里,M ontgom ery警告说:“当郊区的零售商开始转到城市中心时,小摆设、流行音乐、小店铺就被空洞、寒冷的空间,高效漂白的街区所取代。”

    Ellard的另外一个发现是,利用绿地如草地或公园,可以抵消城市生活的一些压力。他的这一发现常常被人引用。

    城市生活会改变人的身心

    据调查,温哥华是最受欢迎的宜居城市之一。由于有了这一称号,使得温哥华设定建筑政策,以确保市中心居民能看到山、森林或者海洋,让居民拥有绿色空间以促进身心健康。

    2008年,英国一项人口调查研究发现,不同区域的居民健康状况并不相同,社会经济状况差的区域,循环系统疾病的风险往往会增加,明显多于注重环保的区域。

    怎么会这样呢?一种理论认为,从视觉等多方面来看,自然环境有一种心理慰藉作用。这与E llard在曼哈顿下城的发现一致,也与2013年在冰岛进行的虚拟现实试验结果相符———参与者观看各种住宅街道场景,发现建筑的变化最容易引发情绪的改变。今年公布的另一个虚拟现实研究也表明,大多数人在有曲线变化的空间里感觉较好,在圆形轮廓的房间比在矩形房间感觉舒服———尽管参与设计的学生,他们的喜好可能相反。

    城市设计的重要性远远超出了美学意义。大量的研究表明,在城市长大的人患精神分裂症的几率正成倍增加,患其他精神疾病如抑郁症和慢性焦虑的风险也日益上升。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研究人员所称的“社会压力”——— 邻里之间缺乏社交纽带和凝聚力。德国海德堡大学教授A ndreasM eyer Lindenberg表示,在面临压力时,城市居民的大脑区域大脑扁桃核和大脑亚属前扣带皮层(两个区域都跟人的情绪有关)会过度反应。

    他指出:“如果某人侵入你的个人空间,你的大脑扁桃核和大脑亚属前扣带皮层就会被激活。因而,城市人口密度过大,有可能是造成麻烦的根源。”

    伦敦精神病学研究所的G reenL ew is博士公布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在城市出生和长大的男性,患上精神分裂症的几率比农村要高两倍。同时,城市居民患上抑郁症和躁郁症等心理疾病的几率,要比非城镇居民高39%,患上焦虑症的几率也高21%。

    通过建筑设计促进人类沟通

    因此,社交互动对心理健康有重要意义。不少城市管理部门认定,与社会隔离,是许多疾病的主要源头。而人们能否通过建筑设计,促进人与人之间的相互沟通呢?

    第一个尝试的是美国社会学家W illiamW hyte。他建议城市规划者把城市看作是人的居住地,而不是简单地把它看作经济机器、交通节点或巨大的建筑展示平台,他还呼吁建筑师,建造有助于人们表达友善的空间,让人们易于交谈,这就是他所说的“三角效应”。

    1975年,W illiam W hyte创立了一个叫做“公共空间”的研究小组,观察城市的公共空间。经过10年的观察,他们发现,城市中无所不在的小空间,会对城市生活的质量产生重大影响。建筑师在设计新的小城市空间,或是改造旧的小城市空间时,必须把人和人的使用考虑进去。

    当然,拓展公共空间不能消除寂寞,但能使居民感觉更加融入城市,更觉环境舒适。“对于人类来说,生活在数以百万计的陌生人中,是非常不自然的状态。”Ellard说“城市的工作之一,就是要处理好这些问题。”舒心的环境让人心态积极,而容易使人迷失方向的环境往往会引发负面情绪。就像纽约,网格状的街道相对简单;而伦敦却是大杂烩似的街道,泰晤士河蜿蜒其间,出了名的混乱。

    伦敦大学行为神经科学家K ateJeffery进一步提出了个新观点,这一观点也被许多建筑师、神经学家和心理学家所认同:成功的设计不是让建筑塑造我们,而是让人觉得自己有能力掌控环境。

    原载:http://w w w .bbc.com /future/story/20170605-the-psychology-behind-your-citys-design

    原作:Michael B ond

    编译:滢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