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日楼札丛》评陶诗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6月18日        版次:RB07    作者:顾农


    《海日楼札丛》中华书局1962年版封面。


    顾农 学者,扬州

    《海日楼札丛》是近代大学者沈曾植的读书札记,后由现代大学者钱仲联根据其零散的手稿整理编辑成书,凡八卷;又整理出《海日楼题跋》三卷,于1962年由当时的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出版。此书后有辽宁教育(1898)、上海古籍(2009)等出版社的新印本。

    沈曾植在晚清政局中算是趋时的新派人物,他在学术研究方面乃是领导潮流的一大先驱。王国维在《沈乙庵先生七十寿序》中对他作出了很高的评价,说:“其于人心世道之污隆,政事之利病,必穷其原委,似国初诸老;其视经史为独立之学,而益探其奥窔,拓其区字,不让乾、嘉诸先生。至于综览百家,旁及二氏,一以治经史之法治之,则又为自来学者所未及……。夫学问之品类不同,而方法则一。国初诸老,用此以治经世之学;乾、嘉诸老,用之以治经史之学,先生复广之以治一切诸学。趣博而旨约,识高而议平。其忧世之深,有过于龚(自珍)、魏(源),而择术之慎,不后于戴(震)、钱(大昕)。学者得其片言,具其一体,犹足以名一家,立一说。其所以继承前哲者以此、其所以开创来学者亦以此。使后之学术变而不失其正鹄者,其必由先生之道矣。”这样高的评价很容易令人觉得很有些过头了,然而并非没有根据。陈寅恪对沈氏的学术评价也非常之高。

    《海日楼札丛》内容非常丰富庞杂,其中讲边疆地理、佛教和书法的最为人们看重,他也是声誉很高的书法家。《札丛》大抵从原来他的读书笔记和批语中过录而来,其中涉及文学的成分不算多,集中在卷七。这里关于陶渊明诗的一些评语很有些意思,例如陶诗《五月旦作和戴主簿》:“虚舟纵逸棹,回复遂无穷。发岁始俯仰,星纪奄将中。南窗罕悴物,北林荣且丰。神渊写时雨,晨色奏景风。既来孰不去,人理固有终。居常待其尽,曲肱岂伤冲。迁化或夷险,肆志无窊隆。即事如已高,何必升华嵩”沈曾植就后半八句评论道:

    曲折酣透,如蒙庄之文。昭明所指“抑扬爽朗,莫与之京”者,此类是也。

    又陶渊明《于王抚军座送客》诗云:“秋(一作冬)日凄且厉,百卉具已腓。爰以履霜节,登高饯将归。寒气冒山泽,游云倏无依。洲渚四缅邈,风水互乖违。瞻夕欲良?,离言聿云悲。晨鸟暮来还,悬车敛余辉。逝止判殊路,旋驾怅迟迟。目送回舟远,情随万化遗。”沈曾植就诗末四句评说道:

    出处殊途,兴亡异感,虽流连于樽俎,修契阔于风云,芳草为萧,素丝染色,此之为别,岂复常情!是故即事多欣,非人谁与之心也。言哀必叹,离世常往之志也。目送情随,二句中含无限感慨。

    这些诗和有关的诗句,在陶渊明作品中都不算很有名,历来评说亦少,而沈评精彩,大可填补空白。影响很大的《陶渊明研究资料汇编》(中华书局1962年版)是1958年编纂的,那时《海日楼札丛》尚未问世,该《汇编》自然无从取材;面世较晚的一些资料书也未及有所采撷。现在研读陶渊明,宜乎博采旁搜,也从这里寻求启发。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