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费勇新书关注“生存焦虑”二十堂课升级“活法”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6月11日        版次:GB05    作者:朱蓉婷

    费勇

    南都讯 记者朱蓉婷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国对“生活方式”的研究才刚起步。作为暨南大学生活方式研究院联席院长、“生活方式”研究方向博士生导师,费勇希望以更有温度的方式,将研究心得分享给大众。

    他的新书《人生真不如陶渊明那一杯酒》以陶渊明二十首《饮酒》组诗、二十杯酒为主线,以陶渊明的生命境遇和生活选择为模板,通过阐释一种曾被成功践行过的优质“活法”,帮助读者解构“生存焦虑”。

    费勇说:“陶渊明的每一杯酒,都带给我们如何生活的思考和启示。在这个好像失去了方向的年代,我们不妨和陶渊明一起痛饮二十杯,看清人生的真相,找到我们生命的内在道路。”

    在二十首《饮酒》诗里读透人生

    木心曾在《素履之往》里有一句感叹:“有时,人生真不如一句陶渊明。”在对陶渊明其人、其诗、其酒进行深入解读之后,费勇觉得倒不如把这句话改为:“人生真不如陶渊明那一杯酒。”陶氏的生活态度可用其《时运》诗中的一句来概括:“只要有一杯酒,就怡然自得。”(挥兹一觞,陶然自乐。)

    陶渊明的诗,几乎每一首里都有酒的清香。但最集中的便是《饮酒》组诗二十首,大约写于他完全归隐之后。新书《人生真不如陶渊明那一杯酒》的每章节的标题,费勇把陶渊明的二十篇诗歌看做是二十杯酒,聚焦每一个现代人关心的问题。比如第五杯:“我和这个世界之间最合适的距离是什么”、第十杯:“为了谋生,该不该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第十五杯:“你要听从你的内心,而且要不受贫穷的干扰”、第十六杯:一个不合时宜的人如何才能好好活着“等等。费勇认为,陶渊明的人格,以及他对人生的思考,对美的细微感受,都沉淀在这二十首诗里。细细品味这二十首诗,感到的是既沉重又轻盈,使我们对惯性生活产生警觉,继而自主选择生活方式。

    “为了谋生,该不该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费勇在书中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他借陶渊明的诗说:“似为饥所驱。倾身营一饱,少许便有馀。”(陶渊明《饮酒》(其十))如果只是为了谋生,就像陶渊明所说的,谋生不过混个温饱,不过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就算讨饭,人还是可以活下去的。”而如果谋生这件事,伤害自己的内心,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回到简单的生活。用简单来抵御这个世界的险恶,用简单来化解这个世界的无聊。

    “人的所需其实很有限。如果我们满足于有限的所需,那么,就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自得其乐,不受别人的牵制。”费勇说。

    生活方式的最高原则是“真”

    “陶渊明的喝酒,不完全是借酒消愁,更不是借酒装疯卖傻、逃避现实。”费勇认为,陶渊明的喝酒,很像他外祖父孟嘉的风格。桓温有一次问孟嘉:“酒到底有什么好的,你老兄那么贪恋它?”孟嘉笑着回答:“你老兄实在是不懂得酒中的趣味啊。”

    喝酒喝出了生命的趣味,这是陶渊明的境界。喝酒对于陶渊明来说,就是一种日常生活,一种可以体味生活之味的途径。陶渊明把自己放在了宇宙这个大格局里,在宗教和儒家之外,找到了另外一种活法,一种更理性更自然的活法,一种不受世俗拘束的活法。

    陶渊明辞官回归田园,喝酒种地,从而成就了自己“真”的一生。在费勇看来,陶渊明其生活方式的最高原则就是“真”。而什么是“真”呢?据费勇在书中介绍,在《庄子》之前,中国的文献里几乎没有出现过“真”这个字。庄子大量运用这个字,把它作为最高的人生境界。费勇认为,陶渊明对于“真”的理解和追求,和庄子一脉相承。庄子把“真”界定为“精诚之至也”。所谓“诚”,指的是天道,“物之终始”,所以,庄子讲的“真”,指的是人活着要超越世俗,回到最高的“天道”。只有合乎“天道”,人才可能获得真正的自由。

    “既然在那个对于读书人而言‘除了做官就没什么出路的时代’,陶渊明能够活出与自己价值观高度一致的一生、把持了自由与尊严的一生,那么今天的我们,更应该既活得很‘陶渊明’,又享有世俗意义上的富足与圆满。”

    无论是担忧前途的大学毕业生、工作苦闷犹豫改变的都市白领,还是事业遇到瓶颈寻求突破的创业者,想从忙碌事业中抽身的企业家,乃至所有对生活感到焦虑的人,费勇希望这本书可以在焦躁不安的社会状态中,解答他们关于如何做回自己、如何保持一颗不骄不躁的内心的实际困惑。

    年过不惑选择重新出发,聚焦“生活方式”

    学者、作家费勇,曾为暨南大学教授。4年前,费勇出版了《不焦虑的活法:金刚经修心课》,成了超级畅销书。不久,费勇毅然转身,选择重新出发。在过去的4年里,“脱离体制”的费勇有了若干新的尝试:成为唐宁书店联合创始人,创办昊达文化,兼任暨南大学生活方式研究院的联席院长。

    这些尝试,让费勇明确了人生的目标,那就是聚焦在“生活方式”的概念上。费勇说,他用“生活方式”这个概念,想把这些不可界定的东西串起来。“我自己积累的修心课、以及一直以来关注的文化研究、文学经验,还有多元的生活体验,都融合在‘生活方式’这样一个开放性的概念里,我想透过这个概念,完成我自己一生对于生活的思考和实践,更想透过这个概念,完成我自己参与这个时代、参与这个社会的一份期许。”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