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寅恪先生的几则借书记录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6月04日        版次:RB06    作者:姜庆刚

    南京大学图书馆保存的借书记录之一页。

    姜庆刚 学者,南昌

    有关历史学家陈寅恪博闻强记的传说很多,以至于很多人都相信陈先生有过目不忘之才,故此成为一代宗师,其实不然,从先生抗战期间几则借书记录亦能说明这一点。

    笔者在南京大学就读期间,曾在图书馆整理资料,在原金陵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一册借书记录簿中,见到陈先生的三次借阅记录。虽是点滴史料,对了解陈先生当时的治学与交往情况均有所帮助。

    金陵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成立于1930年,由于有美国霍尔基金的支持,加之与哈佛燕京学社开展合作,在1937年抗战爆发之前发展较快。文化研究所下设四个研究部门,一是中国文化史,包括历史、考古、艺术,二是民族学,三是目录学,四是语文学。曾在此任职的学者有徐养秋、李小缘、陈登原、雷海宗、刘铭恕、吕叔湘、商承祚、刘节等。文研所设有自己的图书馆,其收藏特色是海外汉学研究文献、中国文化基本典籍。

    抗战期间,金陵大学西迁成都,与华西大学、齐鲁大学、燕京大学、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共处华西坝,由于均为教会大学,各学校之间联系紧密。南京沦陷之前,由于运力有限,文研所部分书籍未能运出,到成都之后,在所长李小缘的努力之下,购买了许多书籍,基本上可以满足学术研究的需要。

    有关陈寅恪与金陵大学的关系,鲜有学者提及。其实陈寅恪对于金陵大学并不陌生,其侄陈封怀曾就读于金陵中学、金陵大学。抗战时期,陈寅恪曾为其学生刘节联系去金陵大学任教的事宜。而陈先生本人在到燕京大学任职后,曾兼任金陵大学文科研究所史学部导师。

    保存在南京大学图书馆的这本借书记录始于1942年7月,止于1944年3月,借书者以金陵大学校内师生为主,亦有陈寅恪、钱穆、蒙文通等在金陵大学兼职学者的借阅记录。有关陈寅恪的三次借阅如下:

    1944年1月21日,《廿五史》二册,四册,共两册。陈寅恪(刘铭恕代)。

    1944年3月15日,《廿五史》第三册,开明本。陈寅恪。

    1944年3月23日,《高僧传初集》,慧皎,4册。《才调集》,1册。陈寅恪。

    1943年12月,陈寅恪历经长途跋涉到达成都,任教于燕京大学,这几次借书记录发生在此后不久。其中第一次是通过刘铭恕所借,刘铭恕(1911—2000)敦煌学家,字叔遂,河南淮滨人。毕业于北平中国大学,后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回国后曾任职于山东省图书馆,当时任教于金陵大学。陈寅恪与刘铭恕何时相识,已难以考证,不过刘铭恕之兄刘盼遂在清华研究院就读期间曾师从陈寅恪。刘盼遂(1896—1966)文献学家,名铭志,字盼遂,河南淮滨人。早年就读于山西大学,后就读于清华研究院,曾执教于河南大学、辅仁大学,晚年任职于北京师范大学。《陈寅恪集·书信集》中收录有陈寅恪与刘铭恕之间通信一封,时间是1957年,论及敦煌学等问题。可见,陈先生对于刘铭恕的学术研究水准是认可的。

    陈寅恪借阅的这些书都是常见书籍,“开明本《廿五史》”应指民国时期上海开明书店出版的《廿五史》。“《高僧传初集》”是指梁代慧皎所编的《高僧传》,共十四卷,又称《梁高僧传》《梁传》《皎传》。“《才调集》”是五代时期后蜀韦縠编选的诗集,共十卷,每卷一百首,共一千首。所选诗以晚唐为主,中唐次之,盛唐较少,初唐寥寥。所选诗人,盛唐突出李白,中唐推崇白居易、元稹,晚唐以温庭筠、韦庄、杜牧、李商隐最多。

    可见,陈寅恪丰富的学识大多来自对常见文献的缜密思考与分析,并非有些人所想象的孤本秘籍,这也是这则史料对今日治学者的启示。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