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理文译《唐诗》

———中西文学交流琐谈之一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5月28日        版次:RB08    作者:张治

    法国汉学家德理文。

    ▲德理文译《唐诗》1977年重版封面。

    张治 学者,厦门

    如果关心汉学史,想必谁都知道法国汉学历史悠久,群星荟萃。用汉学史家张西平先生的定义,所谓“专业汉学”阶段———就是说,不再完全依靠传教士的工作,而是在大学和世俗的科研机构里建立汉学的教学研究科目———最早有康熙朝宫廷画家及传教士马国贤(Matteo R ipa)的那不勒斯中国学院(1732年),俄罗斯的圣彼得堡科学院设立汉学课程的时间也很早(1741年)。法国虽然是在十九世纪才建立相关学科的,但从此一直是西方世界的汉学中心。1814年,法兰西广学院( Co llèg e d eF rance)设立汉学教授席位,第一位是雷慕沙(Jean P ierreA b e l Rému sa t,1 7 8 8 -1832)。目前所见很多写西方汉学研究的书,包括那些号称自己到法国访过学的人,仍会把法兰西广学院(或译作“法兰西公学院”)当成是法兰西学院(A cadém ie francaise),于是把雷慕沙或是他的学生儒莲吹嘘为“院士”。可要知道,法兰西学院职能在于捍卫和净化自己的民族语言,之后负责颁发各种法语文学奖,因此译成“法兰西学院”是错的,不如译作“法国话学院”,这样就不会被大家误会了,但约定俗成太难改变。在我看来,法兰西广学院才了不起,那是法国历史最悠久的学术机构,1 5 3 0年由大学者布戴乌斯(G uillaum e Budé,拉丁文名字为G uilielm usB udaeus,1467-1540)创立,代表着西方人文学术从意大利转向法国。这是个最特别的教育机构,它不专门招生,不发文凭,设立的教授席位是根据这个教授的学术特长来定的,退休之后再选一个有学问的,根据时代的发展来找,可能会变成不一样的专业领域。今天来看,这等于是引导公众中有天赋特长的人去做他们最可能发挥其能力的自由研究。雷慕沙是大学问家,因此才当得起第一位汉学教授,但在我们讲“文学交流”的视野内,他只是翻译了《玉娇梨》和《风月好逑传》这种不起眼的小说,使歌德产生对中国文学的某种不准确的感受而已。雷慕沙的弟子,儒莲(Stanislas A ignanJulien,1797年-1873年),是1832年接替老师席位,成为第二位汉学教授的。他有很多事迹值得大书特书,但在这里我只想引出他的学生登场,这就是法兰西广学院的第三位汉学教授,德理文(M arie-Jean-LéonLecoq,Barond‘H erveydeJuchereau,M arquisd’H ervey de S aint- D eny s,1822- 1892)。

    德理文教授名头上显然是贵族出身,他早年研究汉学的题目是中国的农学与园艺,翻译了《授时通考》里的内容。他还写过大量的解梦学著作,这可能是他在法国文化界备受关注的理由之一吧。无所不知的钱锺书在读书笔记中曾提醒我们,这位爵士的身影曾在普鲁斯特《追寻逝去的时光》里一闪而过。钱锺书还引了斌椿、张德彝两位曾去过巴黎的晚清人士的日记,说他们都见过这位“德侯”,尤其张德彝在日记中提到此人“延川省李某为记室”。这个材料是很重要的,因为很可能是和他的汉学成果有重要关系的。

    他翻译了两本中国诗歌的书,一是《唐诗》(Poésiesdel‘époque desT hang,1862),一是《离骚》(LeLi-sao,1870)。《唐诗》三百多页,包括了前面有一个一百来页的序言,介绍中国诗歌的诗艺,以及P rosodie,即作诗法,涉及韵律的内容。值得一提的是,德理文注意到汉诗格律体各句因位置不同而产生的变化,所谓起承转合。他还谈到了“Pai-liu-chi”,即排律诗,但实际谈的是试帖诗,那是科举时常用的,排律的目的是为了考较文章手段上起承转合的变化,和八股文有异曲同工之处。于是,我们就会好奇了:他应该是要译介经典作品的,怎么把考试的应用诗拿出来了?

    我们得根据《唐诗》的篇目来看看德理文选了些什么。没有汉字对应,发明“法兰西远东学院拼音”的顾赛芬(SéraphinC ouvreur,1835- 1919)还没去中国,拼写规律难寻,有些人名不容易猜出来。先是选了李太白、杜甫各十几首诗,然后依次是王勃、杨炯、魏征(Oe y -T ching,选了一首“Le poèteexposeses sentim ents”,是《述怀》)、陈子昂、骆宾王、宋之问、高适、王维、孟浩然、常建、陶翰(T hao- H an,选其“L e poètepasselanuit aucouvent deT ien- T cho”,是《宿天竺寺》那首,篇幅不短,并不好翻译)、韦应物、王昌龄、岑参、张籍、白居易(只选两首)、李商隐。

    此后,德理文选了一些他认为可以的小诗家,第一个就是裴夷直,居然选了一首《亚夫碎玉斗》(Lesm esuresdeJade),这首诗作者是不是裴夷直,其实还有异议。“亚夫”一作“亚父”,指的是范增。亚父碎玉斗,说的是《史记》故事:范增在劝项羽鸿门宴杀刘邦,项羽犹豫不决,刘邦逃脱。范增一怒之下将张良所献玉斗击碎。此诗属于“赋得”体,就是唐代的试律,德理文自己也对此有所说明。

    第二个则是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接下来依次为朱湾(T chu- ouan),选其《寻隐者韦九山人于东溪草堂》一首。崔颢之后是名将张巡的《闻笛》,这个也颇难猜测,因为作者拼写为T chang- sin,而注释中提到是为纪念一位抵御鞑靼人的N gan- lo- chan的官员H u- youen而作,前者即轧荦山,乃安禄山之名;后者即许远,于是才对得上来。接下来先是储光羲,继而是童翰卿(T hong- han- king),选其《昆明池织女石》(一作司马复诗)。王泠然(O uang- leng- jen)之后,是姓名拼读起来好几位与之音节重复的李嶷,选《林园秋夜作》,注释对于诗人做官好好的,突然要辞职追求闲适安逸的生活表示不可理解。接下来选了(T chang-oey)张谓未被完整译出的《湖上对酒行》,再就是钱起(T sien- k i)、崔敏童(T soui-m in- tong)、韩偓、戴叔伦。这中间还有两位,我单凭拼读、诗题和内容大意都无法在《全唐诗》里找出其原作来,一个是P e- lo-y e (他的诗题译作“L‘isolem ent”,大概是独坐之类的题目),另一位则是K h e n g -tsin.这实在太难调查了,钱锺书的读书笔记里只标出李商隐的《马薇》和张若虚《春江花月夜》而已,他似乎懒得去详细查对了。

    就光看这个选目,我们会觉得很奇怪。有些诗特别生僻,难道德理文已经通读《全唐诗》了吗?这在常理是不可能的。再去查看德理文那篇特别长的序言(共103页),才发现有个地方他告诉我们所参考的底本了。他译此书用了四个本子。一是1726年刊刻的十二卷本T hangchi hokiai,指的是雍正年间王尧衢编的《古唐诗合解》中的《唐诗合解》部分(应为1728年);二是不久前刊刻的十二卷本T hang chiho suentsiang kiai,指的是乾隆时人刘文蔚的《唐诗合选详解》;后两部是李白和杜甫的诗集。

    《唐诗合解》和《唐诗合选》都有整理本。我们看《唐诗合解》第一卷目录,就有魏征《述怀》、陶翰《宿天竺寺》、李嶷《林园秋夜作》。卷五就有崔敏童入选的那首诗。《唐诗合选》的目录,前半部分选诗都在《唐诗合解》的范围,是个节略而已,后半部分则基本都是唐人应试诗,好几卷。比如裴夷直《亚父碎玉斗》就在第十卷。同卷有个题目是“赋得鸟散馀花落”,和我们找不出作者的K heng- tsin诗作的题目,L es oiseaux s‘envolentetlesfleurstom bent,意思相同,内容也对得上来。鸟散馀花落,是谢灵运的一句诗,白居易主考时曾出过这个题目。但作者是赵存约,往前翻,有个作者名字,是耿湋。K heng- tsin这个名字原来就是把耿湋看成了耿津。

    德理文译的《唐诗》给他带来了巨大声誉,最有名的当然是他翻译的钱起《效古秋夜长》,题作Souvenirdel‘antiquitéévoquéparune longuenuitd’autom ne.不论影响如何,题目第一个字就译错了,souvenir的意思是“回忆”,变成了“由漫长的秋夜而感发的对古代的追怀”,而不是“摹仿古诗而作”的意思了。不过“德侯”的译文倒是非常贴合原作,我们逐字逐句对下来,只是稍有出入而已。开首第一句“秋汉飞玉霜”,法文作:

    L a voie lactée brilledansun ciel d‘autom ne,etle g rés il v o ltig e e nparcellesdejade.

    据说,“秋汉”在汉斯·贝特格(H ansB ethge,1876-1946)的《中国笛》(D ie chinesischeF lo te .N a ch d ich tu n g e nchinesischerLyrik,1907)变成德文后,终于被马勒误解为“秋天的湖”,于是钱起的头四句变成了《大地之歌》里的第二乐章,D erE insam eim H erbst,“秋天的孤独者”。贝特格书题中的N achdichtung,就是意译诗。汉语的诗歌翻译史,没怎么经历意译诗的阶段。我们恨不得外语好得超过母语,翻译起来字字忠实。回头想来,值吗?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