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甫图申科书目撮述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5月28日        版次:RB06    作者:马海甸

    迄今为止叶甫图申科最大型的 诗 歌 英 译 本《1 9 5 2—19 9 0年诗选》。

    西书架之五十三

    马海甸 翻译家,香港

    俄罗斯诗人叶甫盖尼·叶甫图申科于4月1日因病在美国逝世,终年84岁。他是苏联—俄罗斯“大声疾呼派”诗人亦即所谓“二十大产儿”的孑遗。这一代诗人中,有三位声名远播于俄罗斯境外,他们是安德列·沃兹涅先斯基、贝拉·阿赫马杜林娜以及叶甫图申科本人。沃兹涅先斯基和阿赫马杜林娜的年龄与叶甫图申科差不多,都是三十年代后出生,但已于数年前先后谢世,苏联解体前后,叶甫图申科长居美国,在俄克拉何马州一所大学里度过了人生最后的阶段。

    当代俄国诗人中,叶甫图申科是最多产的一个,他固然写抒情诗、长诗,也写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散文、评论和剧本。由于他早年的诗作贴近现实,有尖锐的政论性,故而英译本之多,为历代俄国诗人之最,甚至多于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约瑟夫·布罗茨基。中苏关系紧张长达二十余年,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才逐渐恢复,叶甫图申科的多产期适逢此时,很长一段时间内,他的诗歌的中译仅见于1963年出版的“黄皮书”《娘子谷及其他——— 苏联青年诗人诗选》,仅收短诗十四首。此书直至今天仍然是旧书商所谓的“大缺本”,尽管是越来越少人闻问的诗集,而且仅得一百来页,售价也自不菲。1980年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苏联当代诗选》,载有叶氏诗作三首,编者在简介中说:“叶甫图申科在反斯大林和反华上,是苏联诗人中很突出的一个。”这也代表了中国翻译界当时对他的认识水平。

    由于无缘得读叶甫图申科的原版诗集以及《娘子谷及其他》,说来惭愧,我最先接触的是叶氏诗集的英译本,作曲家萧斯塔科维奇根据诗人诗作谱写的交响乐和交响诗。英美出版的六十年代初叶氏诗集,都是一百来页的薄册子。1989年M arionBoyars Publishers的《早期诗选》(乔治·雷维译),厚达二百七十余页,是当时篇幅最大的英译诗集,尤其可贵的是,该书是英俄对照本,收入诗人的早期代表作《娘子谷》、《斯大林的继承者》和《季马站》。迄今为止叶氏最大型的英文译诗集(近七百页)是《1952—1990年诗选》〈爱丁堡Ma in stre m P u b lish igCom pany〉,英译者多达二十五人,其中包括著名英美诗人特德·休斯、约翰·厄普代克和理查德·威尔伯的译文,诗人译诗,趣味有别于翻译家译诗。从中也可以看到叶氏在国际诗坛的地位。

    1984年,外国文学出版社出版了乌兰汉选编的《苏联当代诗选》,书内选入八首叶氏短诗,时距《娘子谷及其他》已逾二十年。1986年,叶甫图申科的长篇小说《浆果处处》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这是诗人第一部独立中译本。1987、1988、1998年,诗人的集子被冠以《叶甫图申科诗选》和《叶甫图申科抒情诗选》的名字分别由湖南人民出版社、漓江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太白文艺出版社出版。太白版以全书近半的篇幅收入诗人苏联解体后的作品,要算一个特色。1997和1998年,昆仑和花城出版社分别出版了长篇小说《不要在死期之前死去》和回忆录《提前撰写的自白》,比起他的诗作,我更喜欢这两部散文作品。踏入新世纪,无论中译和英译,都不曾有新版或再版的叶甫图申科选集问世。这与布罗茨基的著作成为热销书恰成对比。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我在美国的网上书店买到叶甫图申科俄文版三卷集(苏维埃俄罗斯出版社版,1987),这是苏联时代出版的最大型当代诗人诗集。苏维埃俄罗斯出版社是苏联权威的国家文学出版社之一,审稿严格,1964年后,有些初刊时名噪一时的“解冻”名作,因形格势禁,反而未能收入集子。苏联解体后,各种名目的一、二乃至三卷集纷纷出笼,过去被删节或未付梓的作品得以恢复原状和刊出;打2003年起,莫斯科A CT出版社筹备出版叶甫图申科八卷集,至2015年出齐。《诗人文库》自布罗茨基二卷集后,已多年停出,三位“大声疾呼”派诗人的先后离世有望令《文库》续上新书。

    诗人到美国教授俄罗斯文学尤其是俄罗斯诗歌,副产品是出了两套大型俄国诗选,第一套,即为我曾在本专栏介绍他编纂的《世纪诗章》(莫斯科波里法克斯版;英文版《二十世纪俄罗斯诗选》,英国第四等级出版社1994年版),兹不赘。第二套,是2013年开始出版的“俄罗斯世界”五卷本《在俄罗斯,诗人大于诗人。十世纪俄语诗歌》,这套书迄今已出三卷。“在俄罗斯,诗人大于诗人。”之句出自他的长诗《布拉茨克水电站》,下面的句子是:“只带着骄傲的公民激情,/没有舒适和宁静的人,/才能注定成为诗人。”两年前,诗人又以此句冠以他的一部新集子,可见,这是他的得意之笔。

    《十世纪俄语诗歌》第一卷收俄国中古民歌民谣和史诗到普希金的诗作;第二卷收巴拉丁斯基到弗拉基米尔·索洛维约夫的诗作;第三卷收英诺肯季·安年科夫到阿赫玛托娃的诗作。诗人生前是否已编竣全集,不得而知。不过有《世纪诗章》作为底本,大抵也就是增增减减的问题而已。我不喜欢叶甫图申科的诗作,一如不喜欢他的鼻祖马雅可夫斯基的诗作,但他编纂的俄国诗选却较可读,1962年德米特里·奥布伦斯基编纂的《俄国诗歌传统》(印第安纳大学出版社),1980年尼古拉·班尼科夫编纂的《三世纪俄国诗选》(莫斯科进步出版社),都不如叶氏的选本。正如我前面说的,诗人译诗,有别于翻译家译诗,诗人编纂的诗选也不同于学者。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