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朴素大地上的幸福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5月19日        版次:GB07    作者:林景新

    流金岁月

    林景新(学者)

    暮春阴雨霏霏,杨五哥带我去普宁市里湖镇龙兴村下营村的山里。

    “我会把一百年内家族的墓地都整饬完毕。我已经开始种上茶,让乡人有生计,他们会回来的。”五哥说。

    这个朴素的男人有着遥远的梦想。希翼故土兴旺、家族兴旺、乡情不断,而茶园与墓地修建是这一切的纽带。

    下营村地处高山深林,家园已没落,乡人已四散,而他却固执独守家园,种茶、筑路、修墓。夜晚漆黑一片、荒无人烟的下营村,窗外的野猪嚎叫令我无法安睡,五哥却视为天籁之音。

    在曲折山路上,荷锄前行的五哥真像堂吉诃德,带着悲情的梦想,带着坚定的信念。

    许多人与畜对故土有深深眷恋,哪条叫大黄的狗是之一。

    跟主人杨五哥一样,大黄是五峰山下营村最后的守望者。作为访客,下营寨于我而言是一首美丽的诗歌。作为守望者,下营寨于五哥和大黄卻是一曲忧伤的骊歌。

    夕烟西下时,大黄跟在五哥身后,蹒跚走在曲折的山路上,你会看到那寂寞的忧伤如烟飘荡在它的眼眸中。

    每年在五哥出外谋生几个月中,大黄便以山为家以虫为食,自谋生计。“当我从外地回来那天,大黄听到摩托车一响,会像疯了一样从山上冲下来。”五哥说。

    只要对故土的眷恋够深,就会成为一个朴素的诗人,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条狗——— 那诗歌,可以写在纸上,可以流淌在梦里,可以凝固在眼眸里。

    我把水烧开,杨五哥就从后山里采摘归来。在与世隔绝的下营村,举目所触都是烹饪的美味。

    “木槿花熬汤,一勺动心。乌橄榄炒饭,一口难忘。荷叶蒸鸡,一叶知香。”五哥说。这个憨厚的汉子炒菜时专注的眼神与铿锵的姿态,多像挥斥方遒的诗人。

    “这山里食物味道跟小时候一样,熟悉、美味,吃一口都有落泪的冲动。这是故土的味道。”五哥说。

    这五峰山上,随处可见的木瑾花、白花菜、蕨菜、橄欖,简单的加工就能烹饪出珍贵的味道。

    “来,每天都要吃出幸福。”五哥说。

    来,吃出幸福,在这高高的山上,在这珍贵的世间。

    阳光晴好的午后,杨五哥带我爬走五峰山的最高峰:企人石。在层峦叠嶂包围的村里,还剩下三户人家,家园没落让一切变得沉默寡言,五哥明媚的笑是最后的生机勃勃。

    山林寂寥无声,五哥一微笑,那些安静的花儿忽然间怒放,这是一个幸福的男人———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把他打败,除了幸福。

    很多飘荡四方的人,曾为寻觅诗与远方而奔走天涯,两鬓染霜归来才发现:曾经所厌恶的生活,其实却是自己一直寻觅的。

    每一个对土地有深刻执念的人,只要走在朴素大地上,幸福自然从内心升起。有时我会走很远的路,去看一朵花开的样子。有时我会发很久的呆,去想一朵花开的心情。我曾经的那些瞬间,就如五哥的走在五峰山路上的瞬间,幸福的感觉弥漫内心。

    活在这尘世,我们都要做幸福的人。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