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荣华楼的悠扬粤韵与一盅两件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5月19日        版次:GB07    作者:何智升

    城 记

    何智升(华南师大学生)

    “你好,想饮乜茶呢三位?”

    “整番壶普洱,唔该。”

    骑楼林立的广州龙津东路,有一家可以“一盅两件,唱曲听戏”的粤剧茶楼,承载着我太多的童年忆记。

    “荣誉麻香颐陆羽,华筵珍品醉刘伶”———荣华酒家,一间可以溯源到光绪二年(公元1876年)的百年老字号。这间街坊们有口皆碑的荣华楼,是我童年忆记中彼时欢乐的源泉和亲情的见证。

    幼时不谙世事的我,并不觉得咿呀的二胡与叮咚的扬琴演奏的旋律有什么特别,不会觉得粤剧比童谣更动听,更不懂得为什么每次在那里饮茶的时候,爷爷奶奶都会把那些我听不懂的曲调一遍又一遍地哼唱。

    而现在,唱起《帝女花·香夭》、《紫钗记·剑合钗圆》甚至是《血染越王台》等曲目,我已勉强称得上驾轻就熟。只是每当有好的折子戏上演,我都是去北京路的南方剧院,或是珠江新城的广州大剧院,在那里寻找儿时的粤剧记忆。那些曾不被我珍惜的时光,可以喝着早茶,坐在爷爷奶奶身旁聆听粤曲的日子,已悄然离去,成为追忆。

    当然,也是在那时,爷爷便教会了我:饮早茶吃点心有个名字“一盅两件”。

    麻香酥、凤爪、排骨、叉烧酥、鲜虾肠、干蒸、流沙包……当见到一碟又一碟精美的茶点摆上桌子时,眼阔肚窄的我总会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如果说孩童时做过哪些到现在自己仍认为做得很正确的事,我想,当时把荣华楼的点心几乎都尝过一遍的“壮举”,便是其中之一吧。

    品尝点心的时候,听爷爷讲述各种典故和趣事,跟着爷爷逐字读门口的楹联,学会了许多广州话的俗语,比如“跑马射蚊须”,还有“冇尾飞堶———一去无踪影”。

    缭绕着点心热腾腾的香气,伴随着跌宕有致、音韵和谐的粤曲,爷爷奶奶随意诉说的点滴往事,是属于一个广州家庭在这座城市里的忆记。这是每个工作日从东山骑自行车回西关的过往,是周末一家人到越秀山上看广州足球队的比赛,是在这家荣华楼里喝了一年又一年的茶,是爷爷奶奶当年在云山松涛西堤榕阴牵手相伴的定情之约……而每当爷爷提起这段,奶奶总会别过头去,跟着台上哼唱起来,脸上似嗔还喜———

    “自君爱顾,照耀玲珑。但愿长留粉蝶抱花群……”

    长大,搬家,不再和爷爷奶奶一起住了。

    直到那天,不经意走到那个写有“荣华楼,始创于1876”的深红色牌匾下,禁不住走进去,当听到熟悉的粤曲声响起,点点滴滴涌上心头。我仿佛又看到爷爷坐在那里,拿着放大镜,一边饮茶一边逐字逐句地看报,奶奶则用手指轻轻敲打着节奏,跟着台上的名伶老倌,吟唱着一曲《荔枝颂》……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