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拾掌故中的艺文雅趣

中华书局推出《掌故》第二集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5月07日        版次:RB05    作者:朱蓉婷

    南都讯 记者朱蓉婷 近日,由徐俊主编、严晓星执行主编的文史掌故类文集《掌故》推出第二集。该书第一集于2016年7月出版,汇集了赵珩、陈徒手、胡文辉、严锋、谭伯牛等近二十位知名作者,在国内文史爱好者中引起广泛关注。

    执行主编严晓星告诉记者,2016年《掌故》第一集出版后,半年内连续加印三次,可以说颇获读者好评。2017年《掌故》第二集也是名家云集,有白谦慎、许礼平、艾俊川、范旭仑、胡文辉、柳向春等十几位当代知名作者,再次聚焦近代以来百余年内的文坛、学林、政界、艺苑的人物与故实。

    记者从中华书局了解到,第一集邀请到的钟叔河、董桥、陈子善、赵珩、白谦慎将继续担任顾问,随书附赠影印传世名画《高逸图卷》,并首次在中国大陆发表已故画家周昌谷先生的未刊旧作。

    “走出旧掌故,显露真面容”

    严晓星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曾表示,“掌故就是了解沿革、记录事迹、留存轶闻,用宏大叙事中多余的素材。”他将《掌故》的内容概括为“历史关节、人生片段、世相掠影”。一方面,从文章体式和趣味上而言,《掌故》第二集延续了晚清民国以来掌故写作的传统,甚而上接宋元明清笔记文体的气脉,打通文史,强调文人高雅的趣味与不俗的境界。另一方面,从内容材料上而言,或亲闻亲历,或考订有据,以写人和叙事为主,梳理、考证旧史,避免道听途说,希冀采之可以裨信史,丰富我们对相关历史人物与历史事件的了解。

    《掌故》第二集作者队伍的扩容,得到了明显的体现。新作者撰写的文章,如刘聪的《吴湖帆和周鍊霞的订交与相识》,通过吴氏的《佞宋词痕》、吴周二人合作的书画及题跋,以及同时代人物的日记、年谱等资料,详细钩沉了吴周二人的订交与相识。

    艾俊川在《小万柳堂纪事》一文中指出,掌故家的笔下,时常会出现廉泉、吴芝瑛夫妇的身影,而他们的事迹,多赖掌故以传。不过细究起来,现在读到的小万柳堂故事,几乎都和真相有些距离,云环雾绕,难言信史。这固然是掌故的局限,却难免终成读者的遗憾。这篇文章条分缕析,运用海内外多种资料,披露了廉南湖、李经迈公案真相与小万柳堂始末,并比勘、考证吴芝瑛书法的亲笔和代笔等爱好者关心的内容,让闻名于近世鉴藏史的小万柳堂“走出旧掌故,显露真面容”。

    新老作者 各显其能

    第一集亮相过的“老作者”,这回也出手不凡。尤其是备受赞誉的雪克老人,回忆一代词宗夏承焘,距离、角度都恰到好处,趣味情致更微妙可喜。胡文辉、柳向春、励俊都从艺术史上的名作入手,聚焦人与物在历史中的浮沉进退。

    柯愈春与学者谢兴尧为至交,用十七个片段写出前辈风貌,非外人所能道者。许礼平、白谦慎两位追记各自交游的长者往事,其文醇,其思远。同为一代人的雷燮仁在《“走出疑古时代”的背后》一文里,从《日记》看顾颉刚与李学勤的交往。顾李之间的关系,无论是学术思想还是个人交往,都是学术界经常关心的话题。尤其是“文革”中顾李之间的关系,李如何有“特别的机会”通读顾的日记,李如何成为顾的邻居,以及顾的书籍被抄而失散等问题,特别引发好奇之士的关注。雷燮仁关注看似不足道的细节,却都着意由外而内描摹人物,星花旧影,耐人寻味。

    《掌故》的作者,大部分是“6 0后”、“7 0后”,但也有生于1989年的宋希於这样的年轻学者。“掌故界”的后起之秀宋希於,仍是本集中最年轻的一位,第二集贡献《〈沁园春·雪〉在延安的流传》一文。严晓星表示,长者写掌故,有一种“恍若隔世”“欲说还休”的味道,中青年作者所写的,多数不是亲身经历,但在搜集材料、分析问题等方面,也有着当局者所未必具备的优势。

    继第一集追溯“掌故”的源流之后,第二集邀请何家干先生介绍四十年前香港的《掌故》月刊。何家干在文中指出,一般来说,用真名发表的和记录文艺界人物、风土习俗的文章,真实性都比较可靠;以笔名发表的,事关政治事件和军政界人物的回忆录,读者需要十分小心。这些写着“野史、轶闻”的刊物封面很容易给夹带私货的人开方便之门,“拔高自己、添油加醋,或无中生有、罔顾史实”。严晓星表示,《掌故》第二集收入这篇文章,一来是向同名刊物致敬,二来也希望借此正视“掌故”的不足,作为警醒。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