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些来中国做事的洋人们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5月07日        版次:RB08    作者:董志谋

    《洋人撬动的中国》,吴煮冰著,中国画报出版社2017年3月版,48 .00元。

    董志谋 公务员,广州

    洋人“撬动”中国的历史其实非常漫长,最早可以追溯到懒惰的大明王朝。明清时期一以贯之的朝贡体系确立的东方世界国际秩序,比后来的条约体系悠久得多。从开始的万邦来朝到后来的万邦来舶,数百年来国际关系和国际贸易的游戏规则始终是由中国人制定。那些曾经的海洋霸主,荷兰、西班牙、葡萄牙,千辛万苦地奋斗了几个世纪,也只争得澳门这个弹丸之地的租住权,这还得益于大明朝出了汪柏这个放眼世界的明白人。

    后起的海上霸主,那个号称日不落的英帝国,在广州撞得头破血流。洪仁辉北上天津状告粤海关,乾隆帝判他澳门圈禁三年。英帝国的商务代表律劳卑被两广总督卢坤活活气死。英使屡次觐见大清皇帝,深感受尽屈辱。这些被后人广为诟病的历史细节无不说明,在漫长的历史时期,中国是国际关系的掌门人。中国通过贡舶贸易确立的东方秩序乃至世界秩序对世界各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几乎所有国家都直接或间接得益于这个古老的东方大国。

    吊诡的是,那些受恩无数的番鬼子不仅不知道感恩戴德,反而欲壑难填,不约而同地向这个东方恩主举起了战斧,他们美其名曰:为自由贸易而战。

    自以为是的英帝国完全不理解这个古老的东方帝国,他们一厢情愿地以为只要打开了中国的大门,工业革命产生的垃圾就可以肆无忌惮地行销于中华帝国广袤的内地。

    第一次鸦片战争的炮火 不 仅 摧 毁 了“ 广 州 制度”,也摧毁了广州的贸易,结束了我们的时代。安土重迁的行商、买办作鸟兽散,其中一些人到了内地,上海道兼江海关监督吴健彰就是其中的代表。吴家世代穷人,吴健彰早年在广州卖鸡,后开同顺行,广东英语学得不错。林则徐到广东禁烟,认为行商跟洋人狼狈为奸,无人可用,吴健彰承充翻译,左右逢源。英国人在上海开设领事馆,吴健彰也赶到上海贩卖鸦片,深得洋人信任。上海道台跟英国人无法交流,日常事务完全指望吴健彰,偌大的上海俨然就只有吴健彰一个夷务专家了。

    英帝国血泪控诉的广州制度其实深得广州人欢心,吴健彰当上粤海关监督后第一个愿望就是要在上海恢复广州制度,建立一个“五行会体制”,掌管对外贸易。如果没有小刀会作梗,这事的成败还真不好说。列强依靠坚船利炮开辟了上海口岸,但离开中国的买办,他们同样寸步难行。以牙行为中介的贸易体例贯穿中国历史达数千年,即使当代,外国人来华贸易也必须依赖中国代理商才能完成交易。可惜英国人缺乏这种认识,他们悲观地发现,他们的产品没有销路,他们的游戏规则在中国无法落实,究其原因,他们没有能力像统治印度那样统治中国,又无法让中国的统治者按他们的规则出牌。上海的动乱意外地让洋人坐到中国政府的牌位上过了把瘾,他们惊喜地发现洋人撬动中国的时机已经成熟。而清廷一再吃亏之后也发现,用洋人来办事,不仅易于办成事,中国吃的亏反而小,而使用中国人,哪怕是通晓夷情的能臣,由于有洋人掣肘,往往难以成事。

    《洋人撬动的中国》其实就是一本赫德传。清廷聘请的第一位洋客卿是李泰国,此人自以为有英帝国当后台,一味使用洋规则,完全不顾及清帝国的面子,葬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赫德吸取了前任的教训,在位四十余年,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他建立的海关帝国被喻为空前绝后的国际官厅,号称晚清中国政府里最廉洁的部门。表面看,赫德引进了西方先进的现代管理制度,其实他骨子里却浸染了中国传统,他习汉语,学古文,练书法,其深厚功夫远超当时大部分文化人。英帝国作为他的祖国于他其实只有虚荣,中国才是他安身立命的国土,他已经蜕变成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他甚至幻想让儿子参加中国的科举考试。他的海关帝国处处打着中国传统的印迹,他希望能像中国的王朝一样兄终弟及或父终子及。而海关的廉洁神话也并不是铁板一块,如德催琳窃取清朝国有资产,赫德晚节不保,无不彰显西方现代管理制度下的人治缺陷。中国传统治理方式和西方现代管理制度,亦如人治和法治问题,绝非简单的优劣论或是非论可以概括的。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