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一种青春叙事

    这是些什么样的故事呢?两个画“行画”的年轻人在浑浑噩噩中的自毁(《一缕烟》);两个玩气枪的男人,在荒郊野岭以为自己打死了一个女童(《气枪》);或者,怀疑妻子出轨的男人,发起一场二人藏地之旅,却被两个陌

  • 小说家是“天生的守望者”

    大卫·福斯特·华莱士的散文集有一个又长又古怪的标题《所谓好玩的事,我再也不做了》(以下简称《所谓好玩的事》)。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