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册萧公权旧藏的外文书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4月09日        版次:GB08    作者:周运

    周运 编辑,北京

    去年在国家图书馆发现了一册萧公权旧藏《亚里士多德政治学》(ThePoliticsofAristotle,Vol.I,translatedbyB.Jowett,O xford:ClarendonPress,1885),原书两册,只存第一册。

    前衬页一有三行铅笔字:obe-dience to law as habit,p.51;lawofobedience p.122。前衬页二有毛笔字:萧公权,钢印:K U N GC H U A NH SIA O。前衬页三、扉页、题辞页、后衬页二与后衬页一也都盖有英文钢印。扉页有红色的国立北平图书馆英文藏书印。内文有很多铅笔画线和钢笔批注,萧公权先生应该细读过该书。

    其中批注分四类,第一类是给一些章节加标题,如第27页B ook II标题上批:Constitutions E xam ined,第107页B ook IV标题:TheForm sofGovernm ent,第28页(1261a)页边批注:A rgum entsagainstthecom m unity ofw ives,眉批:PoliticalU nity,第144页Book V标题:Revolution。第188页BookV I标题:T he Form s ofG overnm ent(continued); Offices,第206页Book VII标题:T hePerfectState -theLifeofVir-tue,第244页BookVIII标题:Education。

    第二类是给一些段落加概括文意的小标题:第29页(1261b)批注:Specialization,

    第30页(1261b)批注:C ollec-tive D istributive,第35页(1263b)批注:⑤P essim ism,第40页:“贫困是革命与犯罪的父母”(1265b),页边批注:贫者犯之源。第51页段落画线,页边批注:obedi-ence to lawas habitw .。第101页批注:A rgum entsagainstone-m anrule.下面:law abovetheruler.第179页(1314a)批注:T hem arksofatyrant。第121页(1293b)批注:A ristoeracy 1A stheperfectstate 2 A s an existing type.第122页(1294a)批注:Lawand O be-dience。

    第三类是疏通词义,如第99页(1286a)页边有仿印刷体的钢笔字:A rgum ents for the rule of them any,下面铅笔:Cf.p.101。A kingm ustlegislate用方括号括上并在右上角加星号※,地脚有钢笔字:※R ead:there m ustbe a legislator,w hetheryoucallhim kingornot.第149页批注:having用方括号括上并右上角加星号※,地脚钢笔字:※R ead:A ftertheirarm y had.(1303a)。

    第四类是对比其他人如柏拉图、马基雅维利、洛克、黑格尔等的论述,如第82页(1279b)页边有1、2序号,下面括住一段批注:vs.Locke;第102页(1287a)批注:vs.Plato.下面批注:Cus-tom ary andW rittenLaw (1287b);第145页(1301b)批注:cf.Hegel~onreform .;第183页批注:cf.M achiavelli.(1315b);第211页批注:cf.Hegel(1325a)。

    而《政治学》第106页(1288b)a有铅笔星号※,页下铅笔批注:※to bk.vii。第107页B ook IV标题铅笔字眉批:N ew m an:bk.vii,这是指纽曼校订的《政治学》希腊文本(PoliticsofAristotle,4Volum es,W ithanIn-troduction,TwoPrefatoryEssaysandN otesCriticalandExplanatory,editedbyW .L.N ewm an,Cam bridgeU niversityPress,1887-1902)。纽曼校注本第三册B ook IV(V II) 1288b.4(7)注释部分是疏解文句(p.307)。《政治学》第143页(IV .16)结尾有铅笔批注:to bk vi1301a。说明萧公权手边有这个原文本与Jow ett英译本相对照。萧应该懂些希腊文,未见他在自传里提过此事。

    而有趣的是在第258页:“杜里调(D orian)为培养品德的乐调之一种,(中略)在《理想国》中,苏格拉底在杜里调外又选取茀里季调(Phrygian)是错误的;他在先既反对笛声,后来又存录茀里季调,则他的谬误尤为可异。”(1342a)(《政治学》,吴寿彭译,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第432页),萧在Dorian右上角加星号,在第259页地脚用钢笔画了带星号的一段五线谱并注明:Dorian,Phrygian,Lydian各自音调。据自传,他1923年夏离开密苏里大学,到伊利诺意州的爱文斯顿,以便进西北大学夏季学校,当时动机是:“我在可伦比亚时曾不知自量在史蒂芬学院学过两年小提琴,想在西北大学暑期学校中学一点音乐理论。在西北大学得着一点初步的乐理和作曲知识。到绮色佳又进绮色佳音乐学校继续学乐理、小提琴,并且开始学一点钢琴。”(《问学谏往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第33-34页)此处所画的五线谱及标上的音调,就是萧公权当时学音乐的表现。

    根据萧公权自传所述,他1923年8月下旬就读康奈尔大学。1924年夏末,开始着手写一篇有关政治多元论的博士论文。“论文题目决定之后,我从速进行搜集阅读有关的资料,同时再度细看前次用过的书籍期刊。到了一九二五年初夏这两项工作大体完成,论文内容的轮廓也粗具于胸中。”“我的记忆力既然不强,只有靠笔记来补助。阅书时看见有重要的文字便随手记录在纸片上。每晚休息以前把当天所得的纸片,按其内容分类,妥放于木匣之内,以备日后随时引用。到了着手草写论文时,积存的纸片不下数千。事实上,我无须取出这些纸片,一一重看。因为书中的文字经我用心看过,用手录过(所谓心到)之后,在我的脑子内留下了印象。不能过目不忘的我,采用这笨拙的方法勉强做到了过手不忘。”(《问学谏往录》,第39-40页)《政治学》有不少段落与字句都用阿拉伯数字编号,应该是便于在纸片上抄录笔记并分类保存。他1925年8月起开始写论文初稿,到次年5月初,长约八万字的论文脱稿。1926年6月中旬博士毕业。此书的购买时间既然是1924年1月17日,那应该是他写作硕士论文和博士论文《政治多元论》(1927年出版)一书的重要参考,《政治多元论》书后的补充书目里就列出了该书(1885)。

    1937年7月28日日军进北平,萧公权携全家于7月30日上午雇车进城,在一处民房内住下。“当天下午我独自雇车到新南院住宅里搬出了一些书籍和用具。五年的清华生活,于是告终。此后更没有再到过校的机会了”当时萧有诗纪其事:

    移居杂咏十一首丁丑夏倭寇据清华园携家避居城内鲁公望寓所

    草草移家去,悠悠来日难。

    乱中携具少,屋外喜天宽。

    穷巷流民集,秋郊战骨寒。

    亲朋有书至,刻意问平安。

    (《小桐阴馆诗词》,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第61页)

    10月9日早,萧公权全家坐火车去天津,家人在青岛安顿后,萧独自辗转来到成都四川大学任教,并在燕京大学兼课。1938年秋至1940年夏期间写作《中国政治思想史》:“我在农家寄居两年,完成了《中国政治思想史》的撰写。我在清华任教时所编的参考资料和我历年授课所用的教材,全部带到了成都。”这些资料和教材,属于萧公权当时进城时取出的那部分书籍,他还有不少书应该留在了清华的寓所。据汪荣祖在《萧公权与中国政治思想史的建构》一文里说:“PaulJanet,H istoirede la science politique,Felix A lcan,1887,1913萧先生藏书。此书,原由清华同仁张熙若(奚若)所赠,扉页题有:‘Y Chang N ewYork,1919’,谅张氏于1919年购于纽约,另题‘敬赠公权兄 熙若 廿六,六,九’,赠萧氏以酬代课之劳。萧先生随身携带备览,未因战乱遗失。萧先生晚年转赠此书与笔者,珍藏至今。”(《萧公权学记》,第7页)而邓林(W illiamD unning)的《政治学说史》(A H istory ofPoloticalT heories,1923),据汪荣祖前文:“萧先生所藏邓林之作是1923年版,应是他留美时所购,他细读痕迹斑斑。”页下小注:“此书现在由笔者收藏”(《萧公权学记》,第8页)。以上二书都是萧离开清华时所带出的书。

    《亚里士多德政治学》后衬页二盖有黑字:JA N 17 1924,铅笔字:3 35-,这应是购入价格。封底内侧标签:中原书店北平东安市场电东一三六一。《亚里士多德政治学》的流出很可能就是在1937年萧公权离平南下之后,然后此书经中原书店售予了国立北平图书馆,从平馆登录号124688来看,登录时间应在1949年前后。这些藏书的流散,也是当时学者流离播越命运的反映。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