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引导西班牙变革的“魔术师”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4月09日        版次:GB06    作者:张弘

    《民主的胜利:西班牙政治变革的进程》,(英)保罗·普雷斯顿著,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17年2月版,72 .00元。

    张弘 自由撰稿人,北京

    政治制度的设计极为复杂,从力权、君权、专制、威权到民主,人类终于找到了驯服利维坦的有效方式。成功的现代化国家,无不是民主制。从威权过渡到民主,西班牙的政治变革,堪称典范。《民主的胜利》揭示,阿道弗·苏亚雷斯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面对佛朗哥留下的威权统治遗产,苏亚雷斯成功地使之重组,让西班牙迈出了最关键的一步,真正融入了现代化潮流。

    早在上世纪,西班牙就开始了民主化的尝试。1929年的世界经济危机,导致了人们对资本主义的怀疑。现代国家的建构,工业、经济和技术的快速变革,社会文化的转型,伴随着左翼激进思潮的兴起,在西班牙引发了剧烈的社会动荡。此前的自由主义显得保守,无政府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激进民族主义以及法西斯主义对其形成了有力挑战。

    按照包刚升在《民主崩溃的政治学》一书的观点,“高度的选民分裂导致严重的政治冲突,而离心型民主体制无法塑造有效的国家能力,两者的结合倾向于导致民主政体的崩溃。”斯坦利·佩恩《西班牙内战》揭示,1930年代的西班牙即是如此。1936年,人民联盟赢得了大选。随后,他们开始了没收土地和财产,推进集体化等手段,改造西班牙社会。7月18日,佛朗哥发动了军事叛乱。稍后,他得到了德、意法西斯的支持,与共和派政府打了三年内战,并且在1939年获得胜利。随后,他的独裁统治维持了30多年。

    但是,佛朗哥与希特勒有着根本区别。他没有跟随希特勒加入轴心国,没有以国家名义宣布参战,而是选择了中立。虽然他独裁到1975年去世,但是,他看到了民主化潮流,并把民主化的任务交给了自己培养的国王胡安·卡洛斯。经历了卡雷罗·布兰科时期的反潮流,阿里亚斯·纳瓦罗修正式的佛朗哥主义时期之后,胡安·卡洛斯于1976年7月3日任命苏亚雷斯为总理,苏亚雷斯开启了他的时代。

    佛朗哥阵营中的堡垒派,是改革的最大阻力。若不能冲破堡垒派的阻挠,就无法开启民主化的大门。为此,苏亚雷斯颇费了一番心思。《民主的胜利》显示,其魔术师般的手法令人叹为观止。

    首先,安抚反对派并打消其过高的政治诉求和心理预期。苏亚雷斯让西班牙工人社会党领导层确信,佛朗哥体系不可能通过公众体系被推翻,西班牙通过自由民选议会精心炮制宪法即可达到目的。苏亚雷斯也与西班牙共产党总书记卡里略接触,卡里略向苏亚雷斯保证,支持和平变革。

    其次,排除极右派,尤其是军方的阻挠。9月8日,苏亚雷斯邀请了军方部长、9位军区司令长官、三个军种的参谋长与会,将自己的改革方案提交给他们,希望得到其“爱国主义支持”。因为这一计划得到了胡安·卡洛斯支持,诸将不情愿地接受了。

    第三,以霹雳手段,削弱极右派的力量,任命偏中间派的官员。9月10日,内阁批准有关政治改革的法律,并且向公众公布。稍后,辛迪加关系部部长提出一项工会改革草案,德圣地亚哥将军坚决反对,他认为,30年代的动乱就是起源于工会。苏亚雷斯要求他辞职,并抓住机会起用了古铁雷斯·梅利亚多。年底,国民警卫队极右派司令长官被与古铁雷斯·梅利亚多关系密切的将军取代。为使其职位与军衔相配,他被晋升为中将。这打破了论资排辈的方式,让军方反动势力火冒三丈。除此之外,保安总署总长,武装警察总长的职位都被换人。

    第四,用特殊手段,使共产党合法化。在9月8日召集军方人士的会议中,军方人士要求,在所有改革行动中拒绝共产党参与。苏亚雷斯玩起了修辞技巧。他宣称,西班牙共产党党章明文规定的国际忠诚,将排除该党合法化的可能性。但他并没有告诉诸将,自己秘密与卡里略接触时,试图让其修改党章以合法化。

    第五,对于反对党有坚持,也有妥协。内阁公布的政治改革法律,让反对派内部绝大多数团体对自己能够享受的自由化程度而惊喜,因此对其给予了实质性支持。现实中,政府甚至非正式地允许共产党开展活动,且不加干预。到1977年4月9日条件允许时,苏亚雷斯宣布共产党合法化。

    第六,化解反对派的激进措施,主导政治局面,引导民主化的稳步进行。1976年10月8日,这项略有修改的政治改革法案在全国委员会投票通过。少数政治活动家和工会活动家无法阻止民众对苏亚雷斯变革的支持,加入反对派的中间派缓和了反对派的激进态度。11月16日到19日,改革法案在议会投票通过。《民主的胜利》作者保罗·普雷斯顿如是评价:“赞成政治改革计划的投票是堡垒派议员的一次集体自杀。”1976年12月16日,西班牙为政治改革法举行全民公投,78%的选民参加,高达94 .2%的人投票赞同。按照政治改革法,半年以后举行全民选举,所有国会议员均由投票产生。

    第七,起草新宪法。西班牙各大党的7个代表组成宪法起草委员会,1978年1月完成了初稿。在地区自治、宗教问题、教育问题上,各个政党产生分歧。为了使宪法顺利通过,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苏亚雷斯为首的中央民主联盟,与最大的反对党西班牙工人社会党达成交易,于6月20日结束了草案审议。1978年10月31日,议会以压倒多数通过了宪法。12月6日,西班牙再次全民公投,通过新宪法。12月27日,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签署了宪法。

    通过以上措施,苏亚雷斯引导西班牙迈出了从威权到民主最关键的一步。虽然他在1981年辞职,但是,西班牙的民主制度却得到了确立和巩固。在他执政期间,后来上台的西班牙工人社会党改变了自己的定位,争取到中间派的支持。最终,民主容纳了各个党派对于政治权力的需求,加泰罗尼亚实现了自治,巴斯克同样实现了自治,并让埃塔成为了西班牙人和国际社会共同的公敌,宣布停火并几经反复后逐步走向衰亡,并于2011年宣布永久停火。

    对民主的信念坚定不移,在变革过程中实施行之有效的方法,是苏亚雷斯政治变革成功的关键。借此,他也成为了西班牙历史上了不起的首相。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