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书谱写的另类二战史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4月09日        版次:GB06    作者:王绍贝

    《当图书进入战争:美国利用图书赢得二战的故事》,(美)莫里·古皮提尔·曼宁著,广西师范 出 版 社2 0 1 7年1月 版 ,40 .00元。

    《作为武器的图书:二战时期以全球市场为目标的宣传、出版与较量》,(美)约翰·B·亨奇著,商务印书馆20 15年12月版,79 .90元。

    王绍贝 自由撰稿人,汕头

    《当图书进入战争》一书讲述了一个另类的二战故事———美国利用图书赢得二战的故事。

    本书开篇就是大场面,写了1933年德国纳粹党举行盛大游行活动,成千上万的学生游行者把堆成山的不符合纳粹意识形态的书籍点火焚烧,有8万名观众观看了这个仪式,学生组织代表发表演讲,他说,为了纯洁德国文化,必须焚毁所有威胁纳粹民族运动的“非德意志”图书。图书被一本接一本烧掉,人群欢声雷动,似乎他们正在观看一场体育盛事。

    尽管此行为遭到了许多知名文化人——— 如海伦·凯勒、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辛克莱·刘易斯等人的强烈谴责,但纳粹却越走越远,1935年,希特勒所写的《我的奋斗》变成了国家强制推行的读物,该书被制作成小册子,送给所有新婚夫妇,并作为教科书在德国所有学校使用。希特勒还利用电台和电影向边远地区传播他的思想,戈培尔努力使昂贵的收音机成为大众买得起的商品,以便德国所有家庭都能够听到希特勒的声音。德国的电影制片厂也被迫制作包含政治宣传的娱乐片,并实行严厉的电影审查制度。当公众批评德国制片厂制作的电影充斥着无聊与叫嚣时,戈培尔便斥责电影批评家,责怪他们在评论文章中引用了这些观点。1936年,电影评论被官方宣布为非法行为。

    希特勒还利用短波电台对法国、美国进行渗透,这场心理战、宣传战为德国侵略欧洲铺垫道路,造成了许多国家对德国的畏惧心理。但在媒体业非常发达的美国,纳粹办的媒体其意图轻而易举就被识破。美国图书馆协会的图书管理员们感到义不容辞,必须阻止纳粹随后对美国发动战争的想法,他们不想看到自己的书架被清洗、图书遭到焚毁。美国图书管理员得出结论:最理想的武器装备便是图书本身。通过鼓励美国人阅读,德国电台宣传的影响力就会淡化。

    美国加入二战后,军队迅速扩编,但基本上由没有经验的平民组成,他们对战争毫无准备,面临仓促草率的训练、极其简陋的装备、没日没夜的行军和一堆烦恼和恐惧。周围发生的一切都在提醒士兵们,死神近在咫尺。战争给参战者的身心带来巨大的创伤。军营中的休息娱乐设施非常有限,而空闲、待命等待的时间却非常多,在没有智能手机的时代,随身最方便的消遣手段就是图书、杂志、报纸了。有些人读书是为了记住他们离开了的故乡,有些人则是为了暂时忘记周身所处的地狱般的环境。“当人们无处可逃的时候,图书可以成为暂时的避难所。”现代心理学认为阅读可以起到心理治疗的作用,这一点是二战时期美军得到印证的事实。当你想到不得不忍受蜗居并每天挤2-3小时地铁的时候,你需要图书阅读来做精神的避难所,当你因为家人住院不得不当陪护的时候,也需要图书阅读来做思想的武器,在越是艰难的困境中读书,越能考验人类意志能够达到的高度。

    为了募集更多图书,美国图书馆协会发起了“胜利图书运动”,运动得到了罗斯福总统与第一夫人的支持,他们当众向士兵捐赠图书。“胜利图书运动”原计划一年内募集1000万册图书,但在实际运作过程却出现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与前几年在中国大城市曾一度流行的“换书活动”一样,捐书活动收到了许多类似教辅教材、专业考试用书、废旧图书等不能引发一般人阅读欲望的书籍,刚开始募集到的550万册图书,被拒收了150万册。

    “胜利图书运动”遇到的另一个困难的是,募捐到的许多图书是又厚又重的精装本大部头,行军作战的士兵已经背负了沉重的装备、给养,不愿意继续背上砖头一样的书上战场。战争爆发后,美国实行配给制度,出版商的纸张配额大幅下降,一位专栏作家说:“在美国我们不烧书,我们只减少纸的配额。两种动机完全不同,但他们的结果完全一样。”战争引发了一种新趋势,使图书包装从硬皮本走向了小巧的软皮本。1939年,美国仅有不到20万册平装书出售;到1943年,平装书的销售上升到超过4000万册。

    从1943年开始,美国陆军计划通过战时图书协会组织,每月购买几百万册平装书,这些书被称为“军供版”图书,它们根据美国大兵制服口袋的尺寸量身订制,与同类精装书相比,减轻了五分之一以上的重量。书的内容涵盖经典著作、畅销书、历史、传记、科学以及诗歌等,美国大兵终于不需要再读那些没人想要而捐出来的书了!军供版图书无处不在:战士们排队打饭、等待理发时,受敌军炮火压制躲在掩体里时,等待执行一项没有危险的飞行任务时,都在阅读这种版本的图书。从图书中,士兵获得了勇敢、希望、决心、自我人格感以及其他特质,从而填补了战争带来的心理空虚。

    早在战争结束前,美国政府就开始思考大量遣散军人可能带来的问题,1500万参战男女回国就业成问题,容易造成社会不稳定。美国国内也担心退伍军人会来抢饭碗,重新回到大萧条时代。为此,罗斯福除了提供给退伍军人一笔可观的退伍金之外,还要求国会为老兵提供上大学的机会。于是,美国历史上,高等教育将第一次像发放救济一样,不分社会阶级与贫富。对老兵的这种教育的民主化倒是与同样以民主和自由之名而战的目标相符。根据《退伍军人权利法》,到1948年大约有780万老兵接受了教育或培训,总共有220万老兵注册了大学课程。1947-1948年美国大学中50%的学生是退伍军人。刚开始大学师生担心这些退伍的大老粗会破坏大学的学术氛围,拉低学校的成绩,但出人意料的是这些老兵成为了“该死的平均分提高者”!许多大学生抱怨老兵学习太勤奋,除了读书没有其他爱好。正如美国图书馆协会和胜利图书运动当初所预料的:在战争结束后,美国大兵因为读书学习而兴旺发达。美国拥有了“一支世界上最用功读书的军队”,这一切都拜军供版图书所赐。

    据统计,德国在欧洲销毁了1亿册图书,美国为军人免费提供了1.2亿军供版图书,再加上胜利图书运动募集并发放的1800万册图书,美军收到的图书数量远远超过了纳粹所焚毁的图书数量。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