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寅恪介绍刘节求职金陵大学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3月26日        版次:GB08    作者:洪光华

    刘节致李小缘、商承祚函。

    洪光华 学者,澳门

    张求会先生的文章《〈陈寅恪书信(422通)编年考释〉“硬伤”录》(2017年3月12日《南方都市报·阅读周刊》)对刘正、黄鸣著《陈寅恪书信(422通)编年考释》加以评论,其中提到1940年陈寅恪3月12日致刘节信。“刘、黄‘考辨’略云:‘观信中所言,陈寅恪应也曾去信金陵大学询及任教之事。’”

    张求会根据拙文《刘节与张其昀的恩怨》(2015年10月14日《中华读书报》)得出结论说:“据洪光华研究,刘节1939年秋方应聘为浙江大学(广西宜山)史地系教授,次年春即因学术之争、门派之斗而被迫他去。”“最终,刘节去了成都金陵大学。由此可知,陈寅恪此信自始至终皆是为旧门生刘节考虑去处,而非自己有意赴金大执教。”

    有关刘节去金陵大学的细节,笔者可以补充一二。

    1940年3月10日刘节致函金陵大学文化研究所所长李小缘、教授商承祚。该函现藏南京大学图书馆,未曾正式发表,故全文抄录如下:

    小缘、锡永吾兄先生撰席:

    日前得昆明方面消息,知贵校文化研究所正在延揽人才,力图发展,寅恪师即以贱名奉达左右,私以为喜。弟书生习气,不通世故,开罪于浙大当局,故未敢妄有希冀。顷得大札,不以弟愚钝,愿引为同列,曷胜欢忭。弟自二月五日向浙大方面辞职,该月份即不支薪,弟一穷人,岂能断炊数月?恳请两兄与学校当局商量,自二月份起薪。弟有广韵声类研究稿,稍稍整理即可发表。并盼电寄一月薪水,弟即可北行,共襄盛业。三体石经集录正欲寄出,因得昆明方面来信,尚留在此,可以面交矣。耑复,顺颂

    撰祺。不一一。

    弟节顿首 三月十日

    浙大方面虽坚留不放,弟计已决,无所疑滞也。

    刘节写道:“贵校文化研究所正在延揽人才,……寅恪师即以贱名奉达左右。”这就清楚知道,1940年3月12日陈寅恪致刘节信所言:“金陵大学环境似较好,姑得其复书再酌。……总之,先俟金大回音,然后别图可也”,所说的,是刘节请老师在自己离开浙江大学后,帮助找金陵大学的教职,而非陈寅恪自己想去金大。张求会的结论是正确的。

    顾颉刚1940年4月12日日记:“子植、小缘、锡永来。”(《顾颉刚日记》,中华书局2011年版,卷四第362页)此时,刘节已经抵达成都,到金大履职了。

    另外,《陈寅恪书信(4 22通)编年考释》一书标作“刘正、黄鸣著”,笔者有些许疑惑。遍览全书,引录陈老先生及相关人士的文字所占比例极高,以著述惯例而言,是否改署“编著”或“辑注”而非“著”更合适些呢?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