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狗“地下地上的界限早已模糊”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3月26日        版次:GB12    作者:笑

    作为华语嘻哈音乐教父,热狗似乎应该对嘻哈音乐的推广有更大的使命。对于“教父”之名,看起来桀骜不驯的热狗总是哈哈一笑,只说自己不过是比别人早一点唱华语嘻哈而已,最早也是把自己的歌放到网上,被听到才签到唱片公司。早期热狗有《韩流来袭》等不少粗口歌,愤怒和批判张口即来,现在已经年过四十的他也变得温和了很多,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年纪大了,粗口交给年轻人去讲,“每个人都会成长,心境都会改变,愤怒和批判也会变得比较婉转一点,或者用反讽等其他的形式,希望大家听到的嘻哈音乐是快乐的,酷的,又有感动的”。

    “兄弟本色”能够成军也和热狗有着很大的关系。最早是因为热狗本人在上海的演唱会每年都会请来同公司的张震岳或者顽童当嘉宾,有一次把兄弟几个一起请来上台,现场效果反倒更好,再加上老滚石一直有“传帮带”的传统,大家就凑在一起玩嘻哈。

    壹

    世界观:先不去争什么位置和地位

    南方都市报:热狗本人给外界的感觉一直是很酷很拽的,从个人到一个团体,合作是不是就意味着妥协?

    热狗:其实真的还好,可能是因为我们五个都是男生,而且都是蛮直接的,而且相对都是比较随性懒散的。我所谓的懒散是,不会主动去争什么位置,争什么地位,或者是争什么名利。我们要一起写歌嘛,那当然就是会有一些意见不一样啊。可是我们觉得没关系,就是看用谁来主打。如果这首歌是瘦子的东西、瘦子的想法是最好的,就会追随着他去加入;这首歌是我的话,那大家就会加入我的。每一条歌的方向跟起头人可能都不太一样,可是我们就是去fallow他,然后去把它做好。所以印象中,我们几个真没有意见不合要打起来了,都是蛮和平的样子,一直走到现在。

    南都:你自己之前也是做地下嘻哈,然后签滚石发唱片,再到把嘻哈音乐做到体育馆,还要在台北小巨蛋开两场,其实兄弟本色最早来广州时,也是在中央车站的中小场地,越搞越大有哪些困难?

    热狗:我是觉得现在这个年代,不只是嘻哈音乐,对所有的创作者来说都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因为现在我们讲地上、地下或者主流跟非主流之间的那条界限,已经是非常模糊的。一个非常红的流行歌手,唱片也就卖那么几张;一个地下歌手,经营好自己的话,搞不好他那个唱片销量是不会差很多的。而且我们一直以来都觉得,音乐不管地上、地下、主流、非主流,这其实回到最终,音乐就是好不好听、酷不酷、厉不厉害、吸不吸引人。我觉得现在这个时候对创作者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时候,因为他自己都可以做,然后找几个朋友拍M V,可能预算不多,如果创意很好的话,照样吸引很多人去观看,完全不会输给地上那些大牌。现在才是百花齐放,地下那个潮流也是非常波涛汹涌的,好多好多嘻哈歌手。五年前、十年前,你是不会觉得怎么有那么多饶舌歌手在做音乐,所以我们现在真是越来越往好的一个方向进展,那我不知道最后会发展成什么样,但我觉得起码当年是在播种的时候,现在有点在收割了。

    南都:你自己做嘻哈,和现在跟“兄弟本色”做嘻哈,有没有哪些不适应?

    热狗:我们这个团体差不多是在2015年的年尾,2016年的年头成军的。其实我的新专辑本来那时候就整理得差不多了,要做发行。可是后来公司就提出“兄弟本色”这个概念,我觉得很酷、很新鲜。从以前到现在一路以来我都是自己写歌、录音、制作,干什么都是单打独斗。那这一次就一个团体,我觉得有点想试试看,身为一个团员会是怎样的感觉。所以我们就决定先“兄弟本色”,我的新专辑就暂缓。等广州这个跑完,台北小巨蛋跑完,“兄弟本色”会暂时解散,大家回到各自的音乐身份跟岗位,那时候我就会开始再把我2015年年底那张即将完成的专辑再做重整、发行。

    南都:嘻哈音乐是一种潮流音乐,搁置了两年时间,再回头去做会不会有点过时?

    热狗:其实还好,因为我的歌都是比较接近生活的状态,都是在记录某个时间点的当下,或是当时发生的事情。并不会因为随着时间一直流逝,这歌就会好像不合时宜了,或是时间点不对了,因为我记录的都是我的一些故事啊、感受或想法等等,所以我不会觉得好像过了一些时间,就觉得是不是不太好或者干嘛。

    贰

    方法论:合适的crossover就是要对味

    南都:你之前有和岳云鹏合作《五环之歌》,之后你们还有联系吗?你自己还会寻求这种嘻哈和其他艺术形式的跨界吗?

    热狗:一定会啊,因为就是在找寻机会嘛,最主要就是那个主题是我喜欢的,或者是这个crossover这个跨界合作很酷、很吸引人,才会去着手进行。一直以来,其实很多人邀歌,要一起写歌。可通常我都会说,你先寄给我一个简单的D em o听听看,有没有感觉。我觉得O K,我们才会往下进行。像《五环之歌》那个也是一样,我觉得这个主题是很好的,利用一个很传统的小调啊,去讲那种现在老百姓的塞车之苦、塞车之痛,只能苦笑地去面对生活。这种主题,这种小老百姓的感觉我很喜欢,虽然我也并不是真正在北京生活过,可是这种塞车的感觉是全世界都一样的嘛,台北的那种上下班高峰时间,也是塞得要死,所以就是很容易去揣摩想法。跨界主要还是看主题,跟那个感觉对不对味,对了就会进行下去。

    南都:那你跟岳云鹏本人在合作之后还有接触吗?

    热狗:有,其实我们后来有加微信,然后有时会聊聊天这样子,并没有什么很特别。

    南都:作为嘻哈音乐前辈,对大陆的嘻哈音乐了解多吗?

    热狗:其实真的很多新的饶舌歌手在地下很波涛汹涌的,你想象不到有那么多人都在做这个音乐,大陆这边的也是非常的蓬勃,主题也是千奇百怪。这边地方大,方言多,各式各样的类型风格都有,所以我是觉得这边是真的蛮有意思的。那我自己非常推崇这边有一个饶舌歌手叫小老虎,他的东西就非常有诗意,有点像那种饶舌的文青,他又特别喜欢做一些爵士的东西。我是觉得这边各种类型的都有,是真的还蛮好玩的、蛮有意思的。

    叁

    包容心:非常喜欢广州,太融洽,太好逛了

    南都:那对广州本地的嘻哈歌手有特别了解吗?

    热狗:广州本地就是粤语方言嘛,其实像讲者,我们都还蛮熟的,当然广州还有一些新的团体,但我们和讲者关系很好,来广州也会送我们衣服啊、饰品啊,很有感觉。

    南都:说到广州,你自己还提到一个“广州之恋”,很喜欢这边的气氛?

    热狗:对啊,这几年是几乎每年都来,对这边的印象也非常的深刻。这边毕竟是一个对外来文化很包容的地方,你在这边可以看到好多黑人,好多外国人。衣服的批发、舶来品、那些制造生产,都非常发达繁荣。我记得第一次去看的时候,“天啊,这边也太好逛了”。其实这边我也有认识很多朋友、很多女生、很多D J和开夜店的,他们的夜店都超级大。这边的生活啊、文化啊、品位啊非常的好,大家也不会去排斥,都会很融洽地生活在一起。所以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广州,或者说每次来广州的观众的反应都特别好,因为他们了解这个文化,了解这个气氛,他们知道怎么跟我们互动怎么玩,然后每次来效果都很好。

    南都:所以你来广州真的会去批发市场扫货吗?

    热狗:真的,广州每年都会来,(瘦子插话:我们有自己的潮牌啦,然后有来这边联系工厂,其实这边的工厂做的东西蛮不错的)我之前有段时间很喜欢戴那种嘻哈饰品,最早我是去日本,有一个很有名的专门做这种嘻哈饰品的商店,去到一看,哇,好帅哦。然后我在广州这边逛,原来日本的店都是从广州进货的,而且价格超便宜。日本就是批过来,加工改造,我一看就知道,一样的嘛,原来在广州都找到,所以我觉得广州超屌的。(笑)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