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硅谷巾帼泪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3月26日        版次:GB02    作者:滢

    硅谷女性群像。美国的科技圈仍旧是以男性文化为主的天下,并且男女两方之间有着不小的代沟。图片来源:w w w .theatlantic.com

    硅谷女性互助组织越来越多。图片来源:w w w .firstgiving.com

    Cathy Labs首席执行官B ethanye B lount是高级工程师,但多年来其权威性经常遭遇男性的忽视。图片来源:w w w.theatlantic.com

    S tephanie Lam pkin是B le n d o o r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作为有色人种兼女性,在硅谷发展尤为不易。图片来源:w w w .theatlantic.com

    硅谷女高管创建了一个名为“P ro je c t In -clu d e”的非营利组织,推进科技行业多元发展,Tracy C hou是联合创始人之一。图片来源:w w w .theatlantic.com

    系列电视剧《硅谷》的海报。这里,就是男性的一统天地吗?图片来源:televisionprom os.com

    当今世界,女性依然面对不少性别歧视,即使是在美国硅谷,也同样如此。尽管科技公司花费数亿美元改善各种条件,但是情况并没有多少改变。为什么硅谷对女人如此可怕?真正可行的又是什么?

    硅谷仍然存在歧视女性现象

    2007年的一个上午,BethanyeBlount很早就到了公司,面试求职者。作为高级软件工程师,30多岁的她在公司里位高权重,管辖手下的网络虚拟世界“第二人生”。她善良、自信,通常穿典型的硅谷装扮:牛仔裤、连帽衫和运动鞋。这天,她穿了一件T恤,搭配一件连帽外套。

    简言之,可以看出她是公司里的高级技术人员,应聘者也清楚她在决定自己能否获得聘用问题上举足轻重。但是,当B lount问应聘者一个技术问题、看他是否合适应聘岗位时,他给了她一个无礼的忽略性回复。后来,B lount跟另一名女士———公司副总裁———谈起此事,后者说该应聘者也是这样回复她的问话的。

    显然“第二人生”不打算录用这个家伙。但见鬼的是,这个家伙居然进了公司,因为公司里的领导需要一个男雇员,所以就聘用了他。当这名新雇员出现在公司里时,他本人也一脸诧异。“我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他说,“我走进公司,告诉公司领导我是新来的,他所说的就是很高兴我在这里:‘终于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B lount能做的唯有一笑———即使是现在,当她回首从前,这件事依然提醒她,作为科技圈的女性,她随时都要做好准备,哪怕是在面对应聘者时,也要准备好其权威被质疑的可能性。

    多年来,B lount体会了很多次———走进一群男同事中的感觉。他们会立即安静下来,哪怕之前还在热火朝天地谈论某事,现在他们却不希望她听到。她还曾经被要求在会议上做记录。当她和一位男性合伙人开公司时,那些投资者总爱向那位男合伙人提问,而不问她问题———即使那是她擅长的领域。这让那合伙人气疯了,而B lount不得不敦促他克制,“我没有时间生气。”她说。

    但遇上某些情况时,B lount也按捺不住。比如说在开技术会议时,她会警告年轻姑娘看好自己的饮料。因为这些会议后通常有酒会,而酒会往往是性骚扰和袭击的温床,你不知道会不会有某个家伙往你的鸡尾酒中放些什么东西,尽管B lount不相信妇女仍然要担心类似的事情。此外,女性经常被男性支使去拿咖啡。在某些时候,她还听到这样的评论———雇用妇女和有色人种会降低公司门槛。妇女们在网上表达自己观点时,也会受到冷遇或者攻击。

    “我很生气。作为一个22岁就开始创业的妇女,我发现,多年来歧视妇女的情况一直没有改变。”Blount说。

    B lount工作表现杰出的原因,她认为和自己忽略了种种轻蔑、尴尬的沉默,愚蠢的评论有关。

    “我当年决定以一种直接的方式去争取成功———不让人留意我是个女子,不谈性别,除非万不得已不和男性谈论性别问题。这帮助我熬过了当年艰苦的岁月。但是,回想当年,我觉得自己应该多做些事。”

    有无数次她不得不将男人的手从腿上移开

    去年5月,Blount和一些妇女联手组建了一个名为“Proj-ect Include”的公益组织,目的是为公司和投资者提供消除性别歧视的范本。她的一位合作者,企业家和投资者S u sanWu说,少女时代自己很天真,对互联网文化的性歧视毫无觉察。但当她自主创业,而且迈进投资和大额资金风投后,她逐渐看到了性别歧视。在一次社交聚会上,一家新企业的创建人跟Susan Wu说,如果想拿到他的合同,Susan Wu需要跟他共度一段“亲密时光”。一位天使投资者也告诉她类似的遭遇。Susan Wu变成了一个温和、坚定的自我解救者。

    回顾前尘,Susan Wu感慨万千。“有无数次,在开会时,甚至是在社交活动、业务午餐或者是在头脑风暴大会上,我不得不将男人的手从我的腿(或者是背部、头发、胳膊)上移开。”她发现,如何能婉转地拒绝一个男人的求爱而不伤害他,这是科技行业最成功女性的一个很重要的技巧。

    SusanWu学会了如何把握自己的行为举止分寸:友好的、恰当的,既不过分亲热,也不会拒人千里。她学会了微笑的艺术,知道如何使谈话远离她的个人生活,让话题重回正轨如体育、市场策略等等,她学会了区分真正的掠食者和善良但有点笨拙的人。不过,她也不能过于谨慎,因为太多的小心翼翼会影响事业前程。

    为了写本文,记者采访了十多位喜欢在科技领域工作的女性。她们爱解难题、注重友谊、把握机会、进步神速、收入颇丰,工作娱乐两不误。她们也获得了不少男同事的体贴和支持,但是,对科技领域女性,无论是惊鸿一瞥还是粗粗一扫,都会发现其间有种种故事。事实上,最近的一份调查报告指出,200多名在科技领域工作的资深女子,她们中几乎所有人都遭遇过性别歧视。就在本文付梓发表前夕,曾经在优步公司任工程师的一位女性,写了一篇博客,详细列出了硅谷的性别歧视证据,揭露了公司里的性别歧视行为模式。

    Blount和SusanW u的成功证明,女性若想在科技领域取得成就,与20世纪著名女演员GingerR ogers与男星FredA staire合演的歌舞片《女人万岁》相比,她们现在要做更多的事,而不仅仅限于动动高跟鞋。

    科技巨擘承诺斥资百万改变现状

    也正是由于上述原因及种种其他因素影响,在美国电脑和数学领域,女性目前所占比例仅有四分之一。尽管女性在其他领域可能取得了巨大成就,但是15年来,她们在电脑、数学领域员工中,所占数量仅有四分之一,这一比例目前还有轻微下降趋势。在科技领域,女性的受雇率远低于男性,离职率则高出男性两倍,个中原因不难猜出。有研究显示,女性在科技会议上被打断的次数常常比男性多,她们被人评头品足的几率也比男性高,她们很难获得风险投资。研究还显示,男性尤其是英俊男子,他们更具说服力。而特别残酷的讽刺是,女性对开源软件的贡献比男性大,她们的成就比男性的更被认可,但唯有当她们的性别不为人知时,这种情况才会出现。

    至于有色人种的女性,她们在性别歧视之外还遭遇种族歧视。B lendoor公司的创建人、首席执行官StephanieLam pkin就是其中之一。她15岁就已经是全能的程序员,后来去斯坦福大学攻读工程师专业。即便如此,当她去求职时,招聘者竟然称她“没有足够的技术”,应该考虑去做销售或者市场———这是许多科技行业白人女性的体验。此外,在一次会议上,还有位白人妇女称,Lam pkin应该改名叫“乌木”,因为她的肤色是黑的。

    过去几年,硅谷开始抓性别歧视问题,争取减少性别歧视的数量。2014年,谷歌公司公布了雇用女性和少数族裔的数据。其他公司,包括领英、雅虎、脸书、推特、Pinterest、eBay和苹果公司,也先后公布类似数据。从数据上看,情况并不好,由此产生的新闻报道也没有什么好消息,但这些公司承诺要花费数百万乃至数亿美元,改变工作环境,改变领导组成,改变雇佣惯例。

    经过长期努力,科技已经改变了我们的学习、思维、购物、旅游、烹饪、社交、生活、爱情和工作方式,也似乎正准备着改变其在性别不平等方面的本能。

    3年来,硅谷的多样性会议和培训课程比比皆是,业界顾问和软件制造商也开始提供性别歧视的解决方案。但是,很多女性认为,尽管性别歧视已经变得不那么明显,但现状依然难以改变。

    进军计算机领域的女性越来越少

    二战结束后,编程被人们认为是机械而毫无魅力的技术,是适合妇女干的类似秘书的工作。到了20世纪60年代中期,硅谷伴随着微电子技术高速发展而逐步形成。在软件显示其潜力和盈利能力后,编程显现出闪闪发光的未来,变成了男性的世界。个人电脑的出现,加速了这种改变。C om m odore公司和苹果公司早期的产品都被人当做玩具。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研究者JaneM argolis说,个人电脑的诞生使得电脑得以进入孩子的房间。当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孩子进入大学时,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知道如何编程,但是知道如何编程的女性则少之又少。

    时至今日,大学里的学生大半部分是女性,女性进入专业领域的百分比也在不断上升。但是,计算机领域却是个例外。1984年,进入计算机和信息科学领域的女性数量达到高峰,约占37%。之后,这一比例逐年下降,目前为18%。

    哈佛大学经济学家Claudia Goldin对记者说,技术领域对女性有吸引力,因为很多公司都做出优渥的承诺———灵活而合理的上班时间———对女性来说非常有吸引力。一些大公司还提供带薪产假,比如谷歌,有22周的带薪产假。那么,为什么技术领域的女性还越来越少?

    美国人才创新中心的一份报告发现,女性退出技术领域,通常不是出于家庭原因,也不是因为她们不喜欢这些工作———相反,她们很喜爱,而且很愿意在这些领域发挥自己的技能。但是,该报告指出,工作场所条件有限,缺乏创意角色、事业停滞感是女性离开技术领域的主要原因,而管理者的敌对行为是主要因素。

    在科技领域,敌意文化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在这个世界里,我最不喜欢的话题就是‘科技女性’,所以我经常会长话短说。”一位博客作者如此说。每当她开始演讲或者在会上讨论某个议题时,她就会收到威胁和辱骂的邮件,一些男人威胁说他们“要甩掉我的会议讲话视频”。另一个女人说,当她在Pubcon大会上等待作演讲时,一个男性与会者告诉她:“不要紧张,你很性感。没有人期望你做得更好。”

    在办公室,性别歧视通常以微妙的形式出现。一位妇女跟记者描述了这么一种氛围:她们发现自己处于令人羡慕的现代工作环境里,但周围却是些思想极右的同事和饶舌的精英,那种被贬低的感觉难以表述,更别说要去证明它了。

    TelleWhitney是A nitaB org女性与科技研究院的负责人和首席执行官,该研究院是一家支持科技领域女性的非盈利机构。W hitney表示,性别歧视是创业的大难题,因为很多领域往往是由精英大学兄弟会里的年轻人、朋友或室友掌控的。

    硅谷女性奋起维权反对歧视

    2012年,硅谷著名风险投资公司K P C B (即K lein erPerkinsC aufield& Byers)女合伙人E llen P ao提起诉讼,称K PCB公司文化中存在性别歧视,说在该公司工作期间自己在业绩评定、加薪和晋升方面都遭受性别歧视,尤其是自己遭印度裔同事A jitN azre性骚扰后向K PCB管理层投诉,反遭降薪和取消晋升。Ellen Pao要求K PCB支付1600万美元的性别歧视赔偿及1.44亿美元的惩罚性赔偿。结果,她于2012年10月被要求离开公司。

    K PC B还否认指控,辩称这场诉讼是“虚假指控”和报复。但是,如果她如K PCB所说那般没有能力,她是怎么能成为合伙人的?

    这场官司的审讯一直持续到2015年9月。同年,雅虎前总裁SueD ecker在网上撰文说,她一直关注这起诉讼,因为它引发了自己强烈的共鸣。官司结案时,SueD ecker把女儿从学校里带出来听结案陈词。“我,还有很多我知道的科技行业女性,都在工作场所遭遇过性别歧视行为。”她们一度觉得个人的抱怨毫无意义,然而EllenPao的官司改变了SueD ecker的态度。

    尽管EllenPao输掉了官司,但她的诉讼已经成为一道分水岭,人们日益重视性别歧视问题。2016年,美国7位女性包括K PC B前合伙人T raeV assallo、天使投资人E llenLevy、媒体与市场研究顾问M icheleM adansky发起了一项名为“硅谷的大象”的调查。调查显示,84%的受访者说,她们经常被告知,说她们咄咄逼人;66%的女性由于性别原因被排斥在要职之外;90%的受访者目睹了在会场内外的性别歧视行为;在硅谷工作的女性中有60%曾经遭受性骚扰,其中三分之二的性骚扰行为来自她们的上级,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说她们曾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

    在这7位女性主导者中,有一位是EllenPao案的关键目击证人,T raeV assallo,K PCB前合伙人。

    “我们之所以决定发起这次调查,主要是因为我们在EllenPao一案中听到了让人难以置信的对话。我们意识到许多女性在职场上都曾遭受过性骚扰等情况,但许多男性对此却不知情,在得知情况后他们往往会感到震惊。”调查的发起人写道。

    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的软件工程师T racy C hou对记者说,有一次她指出公司某个代码存在重大缺陷,但被她所在的工程团队成员驳回,后者称他们长期以来一直在使用该代码,若有问题他们会发现。Chou一再坚持,说可以证明在一定条件下这个缺陷会被触发。最后,一个男同事发现她是对的。C hou告诉她的团队,说她知道如何修复缺陷,而队员们却持怀疑态度,另请两个工程师来审查。

    对于Chou来说,即使在开放式的办公楼,她也倍感压力。因为开放式办公,意味着你难以避免这么一种情况:随时可能有男同事从你身后跳出来,对你的工作挑毛病。每当她提出技术上关注的问题时,常常被人说“情绪化”。她的一位女同事也颇有同感。

    性别歧视的深层研究

    在硅谷,高学历者天天说要使世界变得更美好。而硅谷又是一个年轻的科技区域,没有排外历史,它需要的是科技精英。那么,为什么会出现性别歧视呢?2010年,一项调查显示,管理者们喜欢雇用男性而非女性。如果告诉参与者公司重视优秀人才,这只能促使参与者将奖金提供给男性。

    这种偏见在硅谷特别多,源于一个基本信念:成功的科技几乎完全取决于与生俱来的天赋。没有人认为,律师、会计师甚至脑外科医生需要天赋,他们觉得,只要认真学习法律就可以当律师,只要通过考试就能成为注册会计师,而医生也是经过训练而成,不是天生的。相比之下,2015年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证实,计算机科学和其他领域的一些学科,包括物理,数学,哲学,更加迷恋“优秀人才”,认为这类人的才能是与生俱来的。该报告的结论是,女性在这些领域会受到质疑,因为很多人顽固地认为天才是男性的特质。

    为什么科研领域女性数量少?上述研究报告还提到了其他的几种解释,比如说女性可能不喜欢长时间工作,越来越多的男性将进入科研高端等。持此臭名昭著观点的,是哈佛大学前校长萨默斯。2005年1月14日,萨默斯在美国全国经济学家会议上说:大学中缺少女性科学家的原因之一,可能是由于两性之先天差异。他的讲话当即引发轩然大波,虽然萨默斯后来为此发表公开信表示道歉,但收效甚微。

    “越重视天赋的领域,女博士越少。”这是上述研究报告的发现,而这类情况适用于非洲裔美国人。因为女性和少数族裔常常被认为是缺乏天赋者。

    因此,离开科技行业的女性,其数量是男性的两倍,这就不难理解了。

    性别歧视问题有所改善

    2013年10月,Chou出席了G raceH opper年度大会,这是一个独具特色的行业会议,专为从事计算机行业的女性举办。大会名称源自计算机科学家、美国海军少将G raceM urray H opper女士,宗旨是提高从事计算机行业妇女的地位,为她们提供一个交流互助的平台。

    在这次大会上,脸书公司首 席 运 营 官She r ylSandberg警告说,科技行业的女性数量正在减少。C hou深受震动,于当月在媒体上发文,呼吁人们公布自己公司里的女性雇员人数,她还列出电子表格让大家填写。

    当时,一些大科技公司却抵制《信息自由法案》的要求,不愿意公布员工数据。这些公司认为,员工统计数据是商业秘密,一旦公布会伤害公司的竞争优势。但C hou依然坚持,要求提高公司透明度。她并不是唯一的呼吁者,美国著 名 民 权 领 导 人J e s s eJackson和他的“彩虹联盟”也倡导妇女和有色族裔进入科技行业。还有些积极的投资者,开始要求科技公司披露工资和性别差距信息。

    2015年1月,英特尔公司首席执行官Brian K rzanich到拉斯维加斯,出席美国消费电子协会大会。在会议上,他宣布将斥资3亿美元,在未来5年实现公司员工的多元化。2个月后,苹果公司承诺投资5000万美元,与非营利组织合作,致力于让更多的妇女和少数族裔进入科技领域。同年春天,谷歌公司宣布增加年度预算,从1.15亿美元增到1.5亿美元,用以增加员工的多样性,目标是吸引更多女性和少数民族人群加入,其中一半的资金将流入境外团队,而另一半将投入到谷歌总部,让谷歌更具包容性。

    谷歌负责人事运营的副总裁N ancy Lee今年2月退休。她表示,公司已经明白有两个当务之急,一是生产全球性的产品,一是道德建设。

    她指出,谷歌创始人眼光独到,“我们要建立长久的公司。我们不想去做坏事。”谷歌已经公布了员工的详细信息。

    事实上,在2014年,女员工只占谷歌公司员工的17%,黑人和西班牙人也分别只占1%和2%。在推特公司,女员工仅占10%,脸书有15%职员是女员工。至于苹果公司,女员工占20%。

    到了2016年,情况有所改善。据报道,谷歌公司总体员工中有31%是女性,技术人员19%由女性担任。在脸书公司,女性数量已经从2015年的32%上升到2016年的33%,女技术人员也增加了一个百分点,从16%升至17%。

    还有一些行动给人们带来希望:风险投资公司已经设立了专门的投资部,帮助那些由女性初创的企业。某些大专院校特别是卡耐基·梅隆大学、斯坦福大学和哈维穆德学院,已经大幅提高了计算机科学课程的女生数量。

    或许更令人鼓舞的,是不少新科技公司已经从英特尔、谷歌那里吸取了教训。比如Slack公司,从开创之日起就致力于员工多元化,赢得了人们的赞扬。该公司雇用了4名女性软件工程师。从2015年9月到2016年2月,该公司的女性员工已经从18%升至24%。

    尽管进展缓慢,但看得出,对天赋和天才来源问题,美国科技行业已经改变了想法。

    原载:https://www.th e a tla n tic.co m/m agazine/archive/2017/04/w hy-is-silicon-val-le y - s o - a wfu l- to -w om en/517788/

    原作:LIZ A MU N D Y

    编译:滢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