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猪草的美好时光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3月24日        版次:GB07    作者:王国梁

    乡 情

    王国梁(公务员)

    春天的大平原坦荡开阔,绿油油的麦子铺成厚厚的绿毯。与麦苗一起茁壮生长的,是田间地头的各种杂草。它们顽皮地招摇着,尽情享受无限春光。

    可是,这些杂草影响麦苗的生长,所以要拔去它们。家里养的一头猪也闻到了青草的气息,早已垂涎。母亲在孩子稚嫩的肩头挎上一个小竹筐,打发他们去打猪草。那个年代,打猪草成了春天的风景。田埂上的少年迎风奔跑,一张张笑脸在春风中扬成一朵朵花。打猪草的孩子们,为春天增添了无限生机。

    我每天下午放学后,都要去打猪草。母亲对我说:“麦地里那些草,要早早地拔掉。今年家里那头猪,就指望着你把它养肥了。”我仿佛得到了无比神圣的使命,喜滋滋地奔向田间。打猪草对我来说,不是繁重的劳动,而是一种愉快的游戏。

    橘红色的夕阳悬在天边,暖洋洋的春风轻轻吹拂,空气里是草的清香。伙伴们三三两两散落到麦田里,有说有笑地打着猪草。田野里有声有色,有香有味,多么美好!

    我熟练地拔起挤在麦田里的各种杂草,有马齿笕,灰灰菜,还有一种我们叫做“麻生菜”的,猪最喜欢吃。春天的土地松软湿润,猪草一般能拔出来。有时候碰到不好拔的草,还需要用小锄头。偶尔会有人被锄头划伤手,即使手指流血了,也不胆怯,随手抓一把地上的泥土,按在出血的手指上,血立即止住了,继续打猪草。打猪草,让孩子们体验到了劳动的愉快和艰辛。

    打猪草的伙伴很多,每次都会有邻居小强。他比我大一岁,我们一起上学,一起打猪草。打猪草的时候,他总是照顾我,如果我打得慢,他就会跑过来帮我。不管多晚,他都会等我一起回家。夕阳下,我们追着鸟儿跑,尽情撒欢。田野里总是有那么多美丽的诱惑,让人流连忘返。

    天擦黑了我才回到家,母亲看到我的劳动成果,对父亲说:“瞧,孩子多能干!”我得意极了。其实,大人给孩子们安排这些劳动,就是让孩子们早早感受到对家庭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打猪草的美好时光倏忽间过去了。多年后,我回到故乡,却发现孩子们都不打猪草了,因为庄稼都用了灭草剂。我突然感到失落,灭草剂,太残酷了吧。我从来没有觉得草们是让人讨厌的,它们根本就是庄稼的伙伴,怎么能如此消灭它们呢?与我一起打猪草的小强,已经成了两个女孩的父亲,他终日在田间劳作,显出苍老的模样。时光如水,总有一些美好是要流逝的。

    春去春又回,故乡的田野上,早已绿油油了吧。我真想回到原野上,脚踏故乡的土地,再打一次猪草。夕阳西下,风儿荡漾,梦一样的童年时光又回来了……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